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魔剑道 > 第660章 没有任何的选择
    每一名强者都有着极强的自信,在自信心受到打击之前他们很难听从其他人的指挥,尤其是像龙在天这样的人。

    眼见着龙在天的计划出了差错,他们自然认为还是自己的办法更加直接有效!

    “压倒性的力量,这几句话我好像听过并不止一回了。不过除了满嘴的大话以外,你们这些个人还真是找不出什么特点了。”

    长相普通,也就说明更加有利于隐藏自己。倘若不是因为强者的心态,苏烈根本不能发现此人。

    之前此人表露出来的不屑,也许是因为龙在天的机会根本行不通,又或者更多的是对杀死苏烈太过自信。

    想想苏烈不过就是一名九星武帝,以此人武尊级别的实力不需要任何的掩饰,可以直接动手打杀苏烈!

    “外界一直有传言说,你的个性十分的狂傲。对于很多事情你总是保持着,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态度。此刻看到你,我在相信传言未必都是虚构出来的。”

    来回的走动了几步,此人看着苏烈满是杀意的说道:“不过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你将会为你的狂傲付出代价。”

    话才刚刚落地,此人马上踏步向前伸手往苏烈的身上摸去,寒光连闪在穿空间带起了“滋滋”的声音。

    “嘿,我说。你说这样的话根本没有什么根据,你知道嘛你。”穿空的声音已经传进了苏烈的耳朵,可是苏烈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左脚向一旁移动半圈,身体侧身微微转动躲过此人伸出的手掌,然后苏烈伸出右手二指点在了,此人的手肘上。

    “澎”的一声异响传来,此人的手臂反向自己的肩膀上打去。

    “好快,这小子的速度在那一瞬间变快了。”心中大感惊讶之下,此人居然忘记了被苏烈一指打偏的手臂。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打中了他自己的肩膀,然后便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此人身上的护体战灵顷刻间化为了虚无。

    “面对着自己的对手,你怎么能够这么马虎大意呢?”口中淡淡的说了一句,苏烈反而伸手此人身上摸去。

    这样的场景让此人脸色大变,他身上的护体战灵才刚刚崩碎,在这么短的时间他根本无法抵挡苏烈的攻击。

    此人刚刚开始的不屑已经完全消失,因为他知道苏烈的右手掌心处将会出现的是,已经与苏烈彻底融为一体的兵刃。

    那可不是一般的兵刃,其威力最起码也是圣器级别的。

    在没有护体战灵保护的情况下,去硬接这种级别的兵刃那简直就是拿鸡蛋碰石头,只要有一丝的马虎他这条小命就算是交待了。

    “该死不死的臭小鬼,他不过就是一名九星武帝而已。为什么在他的身上看不到,武帝与武尊之间的那道巨大的鸿沟?”

    眼见着,苏烈的右手就要接触到他的身体,此人只能匆匆闪躲避免与苏烈直接接触。

    不过苏烈带给此人的困惑,已经如同开春的绿草般开始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使他的实力难以全部发挥出来。

    “即便这个臭小子真的唤醒了魂兽,可是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又能够发挥多少魂兽力量?”虽然已经尽量闪躲,可是苏烈的右手依旧紧贴着此人的胸膛划了过去。

    “嗤嗤”之声响起,此人的胸前被苏烈划出了一道近一尺长的伤口,不停流淌的鲜血很快就浸红了他的衣衫。

    “小爷都告诉过你了,在与他人对战的时候不要去想那么多想不通的事情,那可是会害你没命的。”

    眼见着那飘红的鲜血,苏烈直盯着此人淡淡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突然拿眯起的双眼,冲着此人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一股凌厉的灵压扑面而至,非但冲散了此人的发髻而且还令他向后倒退了数步,蹒跚的脚步差点让他瘫坐在地上。

    “啊!”头脑一阵眩晕,此人抚摸着额头发出了一声惊呼。此人的右手处居然有鲜血流下来,顺着手肘不停的滴落到了地上。

    仔细看时,才发现那并不是右手受伤流出的血液,而是此人的双眼被苏烈烧坏了眼球。

    “告诉我,你们望月楼的楼主是什么人?望月楼的具体位置又在什么地方,怎样才能够找到那个家伙?”

    冷冷的冲着此人问了几句,苏烈马上抬腿向前用天哭往此人身上削去。

    武帝与武尊之间的差距,绝对不是凭借一两个高深武技就能够弥补过来的东西,苏烈必须在一刻钟之内问出问题的答案。

    否则便没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

    兵刃的闪现,引起了此人对苏烈的无限愤恨,他根本没有想过仅仅只是几个接触的瞬间,事情便糟糕到了这种地步。

    苏烈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他只有在突然出手的那一瞬间才会把战斗力飙升起来。

    而苏烈有了瞬闪的帮助之后,便更加不害怕别人会追上他的速度了。这样做即省时又省力,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把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改变过来!

    “你想要知道望月楼在哪,不要做梦了。以我们青衣楼的行事风格,这种事情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青衣楼的人,一个个就好像全部都把自己的小命出卖给了青衣楼,即便选择自爆也不会把真话说出来。

    虽然此事并不是绝对的,但却让苏烈为此多耽搁了不少时间。

    不管苏烈杀多少人,只要他找不到青衣楼的位置在哪,搞不清楚青衣楼做那么多事情的原因,那都只是做了没用的事情。

    “小爷当然知道你不会轻易说出来,不过选择自爆让自己的一生就这么结束,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不甘心吗?”

    眼睛受伤之后,此人的动作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制约。苏烈手中的天哭从他的脖颈处划过,将他那暴起的战灵再一次崩碎。

    只要苏烈再随后补上一击,此人就算是武尊级别的超级强者也没了生还的可能。

    前后不过短短数十息的时间,但是却能够决定一名武尊强者的命运,四周的那些个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我们望月楼的楼主,其实你早就已经见过了。他就是……”就在最关键的地方,此人突然间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仰身倒在了地上。

    仔细看便会发现,此人吐出的鲜血居然会带有点点黑色,应该是早就已经中了毒。

    不过他毒发的时间也太巧合了,苏烈明明就要听到最关键的那几个字了,着实是让人感觉泄气的很。

    眼见着此人吐血身亡,苏烈的那个脸色瞬间就黑的如同锅底似的。

    即便青衣楼做的再好,他们也不可能完全掌控人的思想。苏烈已经尝试改变什么,却没有想到又会遇到这样的一幕。

    “究竟是什么人杀死了他?凭我的感知,居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状。能够做到这点的人,难道会是武圣级别的超级强者?”

    匆匆向四周扫了几眼,苏烈黑着的脸看起来狰狞无比。

    这件事情太诡异了,就好像有人刻意的待在一旁等待这一刻似的。出手偷袭的人不会是武圣,因为如果有武圣强的话首先倒霉的应该是苏烈。

    专门挑选,苏烈崩碎了那人的护体战灵的那瞬间出手,说明此人只适合搞刺杀一类的动作,真正的实力未必有多么强。

    “望月楼的楼主我已经见过了?从过去到现在,我也没有见过几个青衣楼的人。现在最可疑的就是龙在天,可是其他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是望月楼楼主。”

    短短数十息的时间,一名武尊级别的超级强者居然就死在了苏烈的手中,周围的那些个士兵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就乱成了一团。

    刚刚他们还在说,苏烈全然没有把龙在天放在眼里,现在看来苏烈的确是有这种狂傲等到资格。

    一个十七岁的青年,居然在短短的数十息之后干掉了一名武尊级别的超级强者,这件事情只要传出去那便是一场无比巨大的风暴。

    乱作一团的士兵们发出了惊呼声,而此时苏烈突然向四周释放了一股极为猛烈的灵压,很快就让这些人全部都昏死了过去。

    “如果说是我认识的人,那恐怕就只有在白清儿那里见过的几个家伙。为了搞清楚白鹭身上的谜团,刻意的接近白清儿也不是不可能。”

    经过反复的思索以后,苏烈终于找到了问题究竟出现在了什么地方。

    白鹭的身上,暗藏着原本属于中安王国的秘密。不过当中安王国分裂之后,这个秘密便不再是什么秘密。

    根据苏烈以往的猜测,这个秘密很有可能会是一只已经化身成为妖兽的魂兽。

    如果此事是真的,的确可以引起青衣楼的兴趣。这样一来才能够解释,为什么白清儿经过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事情。

    而且,整个中安王国王室早就留下了一条后路,没有理由让白清儿那个没什么脑子的女人,去为了中安王国的事情四处奔走。

    “我就说嘛,为什么那么多的王室成员,居然只有一个没什么头脑的她,能够在暴乱中远远的逃离了。”

    转头看向四周,苏烈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然后这才嘀咕道:“原来早就已经有人,替她选择了她以后要走的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