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千界域 > 第五十九章 死去活来
    战意强化自身无欢曾经试过,不是全面强化而是在手脚之上,就好像一拳轰出战意缭绕既加持了真元也顺带着把拳头绷的紧紧的,总之效果是有却完全达不到脱胎换骨般的境界聊胜于无般。

    那疑似太虚境器灵的声音却不止一次暗示了无欢战意用错的方向,身体才是战意承载的最佳方向,可是身为体修的芒古战意加持下好像也就那样么。

    复制体此时完全的陷入停顿之中不再行动似乎那位也是在给无欢时间思索般,还好“修罗战意”使用不是太夸张没有像海神试炼时那般所受到的反噬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让无欢有精神好好思考一些问题。

    第一个想法战意加持自身,然后.....没感觉,没有那种瞬间暴炸般的战力爆棚,真要说感觉的话无欢现在的身体素质算是恢复到巅峰时期的样子了。

    “我要的不是巅峰状态是突破是破局啊!”满怀希望结果就是这个根本无法抗衡完全进入绝对掌控状态的复制体。

    “你对你自己的身体了解多少?”那声音再次响起回荡在整个擂台。

    “了解多少?你丫的一个魂修祖宗和我讨论体修的领域什么情况?”一个魂修的祖宗问你对自己的身体有多少研究,这和一个佛学大师和你讨论砍头该从哪里下刀才最好一般,一股莫名的错乱感扑面而来。

    “肉身养魂是为根基也是根本,无根之木离死不远无体之魂岂能永存,一个真正的魂修要真正了解自身肉身的情况才有望走上巅峰,当然此理论仅限普通生灵!”那声音反倒和无欢探讨开了,“了解自己的躯壳用自己的灵魂来看是为观照,你这个灵魂大圆满境界是怎么修来的?”没有情感的声音中无欢感受到了深深的鄙视。

    “呦呦呦,还聊上了,我就知道这家伙闷骚的很!”一道光幕将无欢此时的情况完全呈现出来,书生更是一声怪笑语气调侃。

    “他能明白多少?”不同于书生的没心没肺器灵倒是很关心无欢能不能有所突破。

    “曾经的预言都已一一应验,如果这小子真是那个人的话我们的希望还真落在他的身上!”书生以少有的严肃语气道。

    “怕就怕他操之过急了!”器灵有点担忧道。

    “看天.....不,看机缘了!”书生道。

    “用魂力观照自身!”那声音的话给了无欢一个启示,以魂力内视自身无欢不是没做过根本没有看出什么变化,自己的身躯很健康各方面素质不和体修对比的话完全称得上一级棒,但一个魂修祖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示身躯,魂力这让无欢有点疑惑,有这样的身份地位的完全没理由消遣自己才是,那么就一定是有所指。

    战意加持自身魂力自天灵而下剖析整个身躯,无欢以前做过这事但没有什么得着,今天继续做一遍结果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似乎那位说的全是废话般。

    “平衡!”突然的一个词从无欢脑海中闪过,而这位一开始说的平衡指的是真元,魂力以及身躯,好像自己忘了观察真元。

    人体筋脉遍布全身说是血管又不全是因为它比血管还密集复杂,以无欢魂力观察全身筋脉那好似在一场大火中倒入一盘水般根本没什么用,所以一小节筋脉在无欢意识中断的放大,一层晶莹白光游走在筋脉表面,而里面真元如大河之水般奔涌而过,细细的一层筋脉壁膜如一道天堑般把二者隔离成了两个世界,得益于最近毛细筋脉的发现无欢深入筋脉壁膜之中,丝丝真元已没入壁膜深处让真元流通渠道更多速度更快。

    “另一边壁膜会是如何?”看到筋脉内壁膜的情况无欢不由的想到壁膜外那被战意所覆盖的外壁膜会如何,魂力深入然后......被弹了出去,没有缝隙的存在魂力根本进不去。

    “看到了么,战意只在表面流淌根本没有真正的进入你的身体深处!”那声音说道。

    “但要让战意进入无异于崩裂我全身筋脉,筋脉为基构筑我的血肉筋膜内脏骨骼,照你这种说法做我的身躯瞬间就会崩溃!”无欢道。

    “那层膜就是所谓的极壁,你能想到用外界刺激促使真元流入毛细筋脉之中,方法很粗糙想法却很好,但毛细筋脉有极限最后你穷尽这些细小筋脉将这些筋脉强化到无比坚韧之时虽可以一时带来好处但结果就是你日后突破极壁将比其他人困难上无数!”那声音缓缓道来将无欢此时的利弊道明。

    “战意无法贯穿筋脉给自身的加持也就流于表面,要是像你这么说的话现今流传的战意使用方式岂不是都错了,战祖也错了!”无欢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经这位这么一提他发现从战祖开始所有人都走错了路。

    “体修没有筋脉只有血管!明明战意和杀意同级但你表现出来的战力却远逊于那个使用杀意的小子!”这位根据无欢的表现和也戈的战力进行了评价,无欢是强但也就达到三祖的程度而已略强一线比之芒古铃铛都强一点,但是对上也戈和命余就差的比较大了。

    “你能教我?”说了这么多无欢要是还不明白这位的想法就有点太迟钝了,这是试炼也是机缘不成功无欢或许真的就走不出去了。

    “我能做的就是提点建议,你还是得靠自己!”那声音依旧没有情绪变化很是漠然。

    “第一个问题,战意如何深入筋脉而不需崩裂?”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一切免谈。

    “不破不立!”留下这样一句话后这位再无动静留下无欢默默的在思考。

    “就这样?”等了半天就这样一个词无欢嘴角都在抽搐。

    此时万兽殿中却很热闹,随着铃铛和芒古进入第六重试炼封皇碑山代表他们的名字突然间暴起刺目红光,其他人的名字都是黑色的唯有他们的名字是红色位于石碑最顶部然后突兀消失,而第三面那道无字碑上,两个人的名字发出耀眼金光出现在中底部,而名字之前的封号是灵皇和战皇。

    试炼之外飞船之上,一直关注着封皇碑的一众势力在看到铃铛和芒古的名字之时顿时炸开了锅,多少年了灵皇战皇之名再现而且还是一同出现,这代表什么代表着日后两尊大能在崛起。

    “好!”神风道飞船之内无数人亢奋异常,多少年了铃铛不负所望啊。

    “咦,怎么没有魂兵皇的名字?”这时万兽殿中有人发出以疑问,因为三面封皇碑上根本没有无欢的名字,没能冲击到三祖之境他们或许相信但连第三层次真皇都没有名字这就不可能了。

    “他抓到了那奇怪的小东西,难道有变?”很多人一早就有疑问了此时说出来。

    “难道他根本就没有进行试炼?”有人说道。

    人们议论纷纷却又说不出个结果来,火灵麒等人一脸的担忧,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无欢现在在哪经历着什么。

    “看,又有两个名字出现了,也戈,命余是他们!”这时有人惊呼道,因为在第三面无字碑上除了铃铛和芒古外又有两个名字浮现位于石碑上层颜色也更加深邃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层次在铃铛二人之上。

    “没有封号却比海皇他们的层次还高,难道三祖之上还有境界不成?”有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看,又有名字出现了,是魂兵皇!”这时又一个名字出现了,无欢的名字位于四人之间,明显高于铃铛二人却低于也戈二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此情此景所有宗门无数典籍之中根本就没有记载过,灵皇或战皇的出现在无字碑上他们了解但现在出现三个人还在三皇之名之上这就出问题了。

    “祖师说的是真的,三祖之境并不是真皇境的极致!”天灵宗飞船之内一众高层面色很难看如冰封般但此时却稍稍解冻,其中一个老者明显不是唯我境,雪白的长眉之下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神中透着股惊讶,因为他看过一段先辈记录的有关灵祖的一句话。

    外界此时都炸锅了但无欢依旧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苦思冥想,这一关的试炼已经超出了一般界限而是要无欢进行突破了,而这突破搞不好自己会直接身死绝无生还的可能。

    “不破,不立!”无欢念叨这两个词其实早已有了一个大致的设想,但这个设想回想起来实在的疯狂和找死无疑,除非是疯子想必也没人会这么做。

    “修罗战意,开!”绝对的掌控感再次取代正常的情绪波动,无欢这次不是用来战斗而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接下来容不得一丝的犹豫和迟疑。

    “战意,凝,筋脉,给我...破!”一声低吼一道玻璃般的崩裂声中,位于无欢心脏附近最坚韧的一节筋脉上战意化针在强大魂力的掌控下对着筋膜狠狠扎下。

    “喀嚓”裂痕如蛛网般顺着筋脉瞬间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