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千界域 > 第三十一章 运气还是气运
    星空纪元34567年,也戈刺杀猿帝于仓木之谷,是役,猿帝败亡,也戈转战三千万里连屠暴猿帝,邪虎帝,战狮帝,于傲世大帝手下全身而退,杀帝之名不胫而走。

    星空纪元34758年,“神风”挺进怒风谷血战暴风虎鹰群,是役,灵风公主一箭破暴风击杀虎鹰之主破入大帝领域,十年后,灵风公主风飘絮挑战羽帝芳华而胜战力直逼“圣级”大帝,百年后34860年胜圣羽大帝称号圣风大帝。

    星空纪元34880年,“惊海”芒古“万劫”之体大成生撕彻地巅峰撼地暴熊......

    星空纪元34875年,“永恒”柔云公主魂变......

    星空纪元34790年,“雷泽”云破天虚实相合破入大帝之境......

    ......

    有着太多的修者崛起也有着更多修者陨落,这一代被称为最强时代不是没有道理的,资料中记载的近千年来破入大帝之境的修者近半百人却近三层左右都是无欢这个时代的修者,在这名单中无欢倒是看到了斩道,郁饶的名字,而他们那代也就他们二人而已,更多的是七八千年前的人物。

    无欢没有找到自己的信息,唯一的记录就是与血帝追逐至“无尽深渊”旁被逼入深渊失踪,看得无欢一阵无语。

    从“无尽深渊”出来之后或许连无欢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思想变了很多,不再以局中人的眼光看事物而是一种超然物外的视野来看,这些战绩斐然的修者不管熟悉与否都只是一堆信息而已甚至连与之争锋的欲望都没有,如果罗维在这里的话他会告诉无欢在他离去后的一件事。

    “身体活性堪比‘万劫之体’,自身寿元不出意外的话已破十万年极限,体内空间浩如星空连我的仪器都无法测量出极限在哪,除了没有法则缠绕之外你与通天老怪没什么差别!”

    无欢或许还不知道罗维是谁,但能被一个天物大帝所忌惮的存在除了同级别外也就是更高一级的存在了,无欢的这个思维也被称为“神之视野”,不成通天万物皆为蝼蚁。

    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一切无欢没有惊扰到其他人直接离城而去,座下羽蛇在其滋养之下通体透着层金光,蛮牛等荒兽早在上岸之初就已放出,它们似乎受到什么召唤般告别无欢撒欢的跑了不然无欢也不会花大力气降服羽蛇代步了。

    以一种漠然的目光俯视众生,与兽斗与修者斗与自然环境斗无欢就在一边看着,先民也如此这般披荆斩棘开辟出现在的星空百族文明无欢只是在一旁见证而已。

    无欢感觉自己每一天都在变强之中,浓郁的元气富含灵粹的天材地宝,精华无匹气血滔天的荒兽肉,到现在无欢都不能尽数释放自身战力只因为根本没遇到这样的对手。

    雄峰万丈拔地而起,在未知之地深处什么样的奇峰异石大江大河没有,而这样的地形中一般来说都盘踞着荒兽巨擎没一个好惹的,同样的这样的地方天材地宝也比其他地方更多更丰富,风险和机遇共存。

    费卡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真的,既不是大族也不是宗门出身的他就是乱星海内的一介***在那样的环境中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而孤儿的出身的他从混迹街头的乞儿到如今“暗魂”内一小队队长,一直以来其他人都叫他幸运的费卡,因为不管同队死多少修者他总会活到最后。

    “暗魂”之中除了中高层外底层和中低层的成员都有任务,以任务值换取内部的资源,探索未知之地寻找天材地宝什么的就是基本任务,而这獠牙山脉就是这类任务中任务值最高的区域,在这里费卡已经赚取了天文数字般的任务值了,同样的他这个小队也是众多小队中收益最丰厚的队伍了,跟着费卡有肉吃这是队员们的共识。

    费卡来来回回数次知晓獠牙山脉地势崎岖蛰伏强力荒兽无数,说出来可能没人信但费卡确实能预感威胁来临从而选择避过,靠着这种本能他一次次化险为夷,但今天一入山脉就有种心惊肉跳之感,越靠近目的地越是惊恐,有好几次他都有打道回府的冲动。

    “再往前十里,最后十里!”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费卡对自己的暗示了,结果他深入了上千里。

    深山老林幽静,所以哪怕很轻微的声音都能传出很远,然后整个老林就和狂欢的广场一般你会听到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声音,而一声如惊雷般的怒吼绝对的堪称石破天惊般,平地一声惊雷无数巨石从天而降。

    轰隆隆!

    巨石在大地之上砸出一个个巨坑,沙石飞溅堪比力箭一般轰碎四周草木,费卡一行实力也不弱自然没事,但他们担心不是这些巨石而是前方。

    一头长着三只大角的似马巨兽冲天而起,一头四翼千丈巨蟒盘绕在最雄伟的山巅之上与之对峙,费卡眼力很好他看到巨大的蟒头之上一个人迎风而立抬手就是一按,一座血色大山凭空而现将那巨兽镇压下来,掉落万丈高峰冲击的大地一声巨响惊天。

    “快走!”此情此景费卡不再停留招呼着一众队员就撤,奈何数道血光乍现几个队员被血光轰中的瞬息间直接炸开,费卡看的分明这血光穿山破洞一往无前那路线和自己退路有近七层重合了,被镇压大地的异兽不知何时已经爬了起来,那血光就是它震碎出去的血色山峰残片。

    异兽如数种荒兽的集合体般,浑身筋肉虬结四肢有力,漆黑的毛发如油墨般泛着光,四爪如鹰其上皆有鳞甲,最让费卡胆战心惊的是此时这异兽离自己就是山脚山巅。

    “不好!”几乎在刹那间费卡手一招裹带着剩下的六个手下亡命狂奔出去,不为别的刚刚被轰碎的手下他们的血气已散开,以荒兽的嗅觉这和在它面前没什么两样。

    不幸的事还是如费卡猜想的发生了,可能是被那远在百里之外的那强者击伤了异兽需要补充,所以这异兽转身看到狼狈逃窜的费卡一行一个虎扑呼啸着冲了出去,这一扑费卡只来得及带走身旁的两个队员,剩下的人已经连同一堆碎石进了异兽的巨口之中。

    一片巨大的阴影投下两只如擎天柱般的兽臂横亘在眼前如一道天门一般,腥气扑鼻不用说费卡也知道头顶匍匐着谁。

    “呦呵,这个时候还敢分心,你是看不起我是吧!”更巨大的阴影覆盖了仅剩的一丝光明,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天可怜见此时这声音对费卡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

    接下来那就是又一番的大战,此时谁也没空理会费卡几人这蝼蚁般的存在,但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两头巨兽间的碰撞带起的余威都让几人险死还生的,本来费卡能带着自己手下安全离去的但人心隔肚皮何况是乱星海这样地方出来的修者,死道友不死贫道可是他们的座右铭,最后,除了费卡被一块飞石擦伤外剩下的队员一个比一个死的惨连个尸骨都没完好的。

    当费卡好不容易跑出战场之后回望战场,巨大羽蟒整个缠绕在那异兽身上,方圆数十里不管是山峦森林还是湖泊尽数被夷平。

    “你的运气不错么!”还没等费卡喘口气一道略显调侃的声音骤然在他身后响起,之前这声音如同天籁之音,现在则是催命之音。

    “前...前辈说笑了!”费卡见过太多性情喜怒无常的高手,说好听点是高手风范神秘莫测,说难听点就是乖戾无常十足的神经病。

    “能躲过一次必死之劫可以说是运气,但次次那就有点不正常了!”无欢本来也没注意费卡但几次不经意间的却发现了对方的不正常,彻地中阶的修为一般的资质一般的族群出身毫无出彩之处。

    “真的是小的运气啊!”费卡都快哭了。

    “那就再让我看看你的运气!”说着费卡已经飞了起来,无欢直接把他送回了二兽相斗之处,那里劲力四溢乱石炸飞威胁的不能再威胁。

    不知是否错觉冥冥之中无欢在费卡这个乱星海异族身上看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毫光,那种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一般,所以他把费卡又给扔了回去,然后,他看着费卡在险象环生的环境中一点一点的往外跑,附着在费卡身上的魂力传来感应,这是气运!

    眨眼间无欢出现在逃窜的费卡边上目光死死盯着他,一个普通修者身上竟然有着如此浓厚的气运,这点让无欢很感兴趣,挥挥手一只遮天巨掌破空而至从天而降直接轰在缠斗中的双兽,羽蟒见机得快溜了,那异兽被无欢一掌直接按进了大地深处气息更是如同风中残烛一般。

    只见羽蟒发出兴奋的嘶吼一头扎进大坑之中巨大的身躯将异兽死死缠住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开始了吞噬,无欢盯着费卡连动都不敢动。

    “看来你身上有不同凡响的地方!”无欢的目光让费卡心底毛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