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千界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有一剑,请小友转达
    度鄂的小世界投影在众人眼前分崩离析好似一双无形大手在磨灭这世界一般,很多人不明缘由只当度鄂伤势太重连引爆自身结界都做不到。

    天降血雨天地同悲,又一次天地异像又一个通天境强者陨落,两个通天境不仅是父子而且还是死在同一人手中,羽化位面一众强者不禁黯然,这场战斗有意义么!

    “揽月,认输吧,只是去掉超级位面为名你们无需负隅顽抗,有实力日后你们再抢回去便是!”哥舒懒残把握时机喝道,声音远传千百里之外清晰的落入所有修者耳中,不得不说他这一说本来抱着必死之心的修者真的有所动摇,轰轰烈烈战死虽然是众人的期望,但当同级修者真正死在自己面前之时他们发现自己的决心并不是很坚定。

    “求仁得仁,剑客宁折不弯,我们投降了,羽化一脉的脊梁也就断了,苟且偷生去了精气神,羽化位面只会消失在历史之上,我们已经对不起列祖列宗了,但我们不想后辈指着我们的画像说‘看啊,这就是我们的老祖,不仅葬送了位面也葬送了传承!’”揽月举起手中长剑前所未有的坚定,这一战他抱着必死之心。

    “废话少说,来吧!”七大宗主之中最火爆的红羽宫宗主怒喝一声杀了出来,战斗再一次开启。

    “四重之下通天修者凝聚世界之心蓄积世界之力,七重之下以世界之力投影自身小世界将外界法则换为自身的法则如领域一般,而通天的极致是将这投影化为现实,毕老的释放甚至能将时间都冻结起来,在天地间圈出自己的世界,世界之心是根本是一步步前进的基础,我没有世界之心却有主宰内宇宙的意志,能将内宇宙的法则投影出来的手段,通天与我来说并不是必需要经历的境界,甚至我按着这片天地的规则步入通天反倒会成为束缚!”无欢战过通天境不少修者连中阶通天都会过了,整个通天境修炼路程在他面前完全展开,一种不知是明悟还是灵光忽的一现,通天境他跨不得,哪怕跨过通天他会强到自己都无法估计的程度,但是一个声音隐隐告诉他通天境入不得。

    战斗依旧在继续,沧澜位面的通天本就比羽化位面多一些,现在无欢又解决了两个,当下情况是没有通天境能空出手来再来战无欢了,因此此时无欢四周千百丈是整个战场中最安静区域。

    “咦,你怎么还在这里啊?”看到玄天破百无聊赖的在边上擦拭自己的佩刀,好吧,那把刀还是无欢拍卖的六把神庭神器之一,很明显这把刀又被重新祭炼过了,连刀魂都成型了。

    “不在这里我还能去哪!”玄天破一个鄙视的眼神,自己的对手被你一指点死了,又生猛的一臂抡爆了更强的通天四重,现在哪还有对手给我的。

    “你不错么都进通天了!”战场之中无欢尴尬的做了看客没话找话的和玄天破说道。

    “你这是在讽刺我么!”玄天破看了眼无欢后眼中精光四射。

    “额,你家老祖好厉害!”好吧,无欢转移话题的本事真心差的很,但不得不说一刀一剑的玄天放比之一拳压双剑的哥舒懒残也是不遑多让都是现在无欢需要仰望的存在。

    无欢连毙两大通天的震撼比揽月预计的还要严重,那口气散了不是那么容易能补回来的,一往无前的气势没人羽化位面的修者根本难挡人数是他们数倍的沧澜位面修者,自爆成了最终也是最有效的杀敌手段,可惜在沧澜位面早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丝的迟疑让修者最后的自曝并没有造成预计中效果,哪怕沧澜位面的修者也陨落了很多。

    通天境的修者很难杀,至少没有人像无欢这般一杀就杀两的,身躯破碎了我大不了耗个几万年在小世界内重塑身躯,只要灵魂还在小世界之中通天境很难死的彻底。

    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羽化位面通天境修者一个又一个被轰爆了肉身,其中不乏真正刚烈之辈如度鄂一般自爆以身殉宗门,而这其中却又以逍遥剑宗的通天最多。

    “门人如此刚烈傲然,宗门为何依旧在衰弱?”这点无欢很不了解,从他接触过的逍遥剑宗门人来看剑客的高傲刚烈体现的淋漓尽致,自身传承不差门人资质也行内斗很少,对散修的霸道这点更不是理由,比他们霸道的宗门多了去了也没见有谁衰弱了的。

    “这片天地和我们沧澜位面你有何感觉?”玄天破问道。

    “那股暮气?”无欢不确定道。

    “羽化位面从神话时期到如今辉煌了数千万年,孕育天骄妖孽传奇无数,但修者的成长不仅需要天地元气无数资源更和他成长的位面息息相关,生灵由位面所孕育消耗位面之灵韵,羽化位面的灵韵已消耗太多位面如壮年步入暮年一般,如果这里能产生一位登天而去的大能的话还可以反哺位面补充其灵韵,可惜羽化位面爆发的太早了,逍遥剑祖,七脉先祖整整八个主宰在相隔不到百万年间爆发辉煌到极致,而后整个羽化位面已经数千万年没有人登天而去了,而风灵位面最后一个登天而去的主宰在六百万年前!”玄天破解释道。

    “这个位面承载不了那么多的通天境也很难孕育天资无双之妖孽!”无欢明白了,不是门人不努力也不是宗门堕落了,而是这个世界撑不住了。

    “非人之罪,他们无愧历代先祖!”玄天破看着依旧在搏杀的羽化位面修者叹息道。

    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羽化位面步入暮年非通天所能改变,本来逍遥剑宗的几位老祖寿元还可以撑个几千年,但几千年对于通天境来说无异于苟延残喘而已,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就是晋级主宰,可惜他们太过于衰老气血寿元早已干涸,哪怕将其他几人一生精华尽皆聚于一人身上也是无用,从玄天破这里无欢得知了逍遥剑宗几个老祖为何齐齐陨落的原因,现在逍遥剑宗能做的不是投降而是以自身为养料滋养这个世界。

    “我先走一步了!”终于,当所有战场尽皆平息战斗之后最高层次的战场中一身蓝袍的蓝羽崖宗主手中长剑破空而去,一片无边无际却终年风雪交加的虚幻世界出现在天空之上,小世界不是自爆而是化为风沙尘土般随风而逝。

    “我等先去了!”不分先后红羽宫,橙羽阁,黄羽楼,绿羽亭,青羽谷五大宗主在扔出手中长剑之后如蓝羽涯宗主一般消散在众人眼前,无欢能清楚的“看到”大地之上蒸腾起丝丝雾气,弥漫世界的暮气消散了许多。

    “各位师弟稍等,愚兄随后就来!”整个战场之上羽化位面只剩一个揽月了,以哥舒懒残为首的沧澜位面大能们静静的看着他,战斗早已结束,通天境就那么多,消逝的六大宗主和他们乃至前来观战的李青衣等人中都是故友。

    只见揽月横举手中长剑缓缓轻抚而过,说不出的悲凉,抬起头来看向远方道:“你就是无欢!”

    揽月对无欢说话,一时间所以的目光顿时集中在无欢身上。

    “正是晚辈!”无欢硬着头皮躬身一礼道。

    “想不到,当年的小小修者如今成长到了如此地步,他,还好吧!”揽月感慨道。

    “前辈过誉了,小子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他了,想必他活的会很滋润!”无欢知道揽月说的是谁,长平无畏虽是青羽谷门人,但一直被揽月等宗主注意着。

    “活着就好,虽然不应该但你连杀我宗两大通天,我这个宗主怎么也得表示什么不然下去了不好交代啊!”话锋一转无欢直觉寒毛顿时乍起,揽月要动手了。

    揽月的话转的太快出剑也太快,快到哥舒懒残等人一个愣神刹那之间,万千剑芒如雷电横空化为一道天罗地网迎着无欢当头照下,剑芒之内凝聚着揽月的境界,凝聚着他这个临近半神之境的超级通天境毕生一击以及那将剑下世界完全割离的恐怖意境,明明尽在眼前旁边的玄天破却觉得自己和无欢隔了一个世界一般根本不在一个次元上。

    “揽月,你干什么!”哥舒懒残一声低喝倒是玄天破手中刀剑锋芒现直接斩向揽月,围魏救赵可比直接救援无欢快多了。

    “靠,我招谁惹谁了!”无欢郁闷不已,早知道就不和揽月这个老怪废什么话了。

    无欢一直在猜想半神级的攻击会是怎么样的自己能不能找到破绽胜之,事实证明无欢确实想多了,不要说胜之了无欢连破绽都难以发现,一个刹那间瞬息万变无欢也没那本事捕捉到战机。

    “这是我给他的一道剑意,请小友转达!”这时一道声音出现在无欢耳边,紧随其后的是那如一片雷劫云般铺天盖地的雷霆剑芒......

    “我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