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或许还有世扬吧!
    “哦~~~!这样啊!”捏着手机的女人,轻笑了声,眉眼之间却没有丝毫的笑意,笑声停歇,嘴角轻敛,“展铭,我想跟你说一句话!”

    “什么?”双脚踏着洒落在地的光影,男人低垂着头轻声问着对面的女人,微压的长眉里是他不宁的心绪。

    “盐城的风景的确比衢城美多了!”女人掀开被子挪下双脚,手臂后弯撑在腰上,踩着柔软的长毛地毯在卧室里踱步,“说实话,我很怀念曾经在那里的三年时光!”

    “夏琳君!”修长的身影停在了过道上,男人抬着视线看向走廊的尽头,深邃的五官,线条如刻,身上散发着极度阴沉的气息,削薄的唇吐露着淡淡地警告,“适可而止!”

    “怎么了?”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并没有让话筒对面的女人有所忌惮,对于他忽然冷凝下来的声线反而有着几分困惑,“盐城那地方的风景的确非常好啊!”

    “你真的只是在怀念盐城的风景吗?”捏着机子,顾展铭侧声看着窗外,轻敛的眼角里是他压抑的薄怒。

    “哦~~~,或许还有世扬吧!”男人的反问,女人拧着眉想了下,非常认真地回答,“你也知道,他是我的初恋,很多美好的东西还是值得珍藏跟回味的!”

    “珍藏?回味?”捏着机子的手指紧了松,松了紧,努力地释放着不断翻涌上来的怒气,紧抿的薄唇吐字如冰。

    “你生气了?”男人周身的低气压,隔着两个手机的距离女人都能感受到,捂着嘴咯咯地轻笑着,“就是无聊,跟你随便唠唠嗑而已,不必当真的!”

    蹙眉而立的男人,满腔的怒火直接被女人轻描淡写地压在了心口里,心火四窜,却没有发泄的出口。

    “就这样吧,妈肯定煮好东西等我下去吃了!”耳畔是男人沉重地呼吸声,女人抬着眉轻笑了下,“你也知道,最近这月份大了,营养要跟上,等我吃饱了再继续跟你好好说说盐城的风光哈!”

    女人最后一个“哈”字落下,通话也随即被她挂断,不带一点迟疑的。

    捏着没有半点声音的机子,顾展铭铸立在落地窗前,黑沉的眉眼里裹挟着风雪,侧影凛冽入骨。

    “展铭哥!”从休息室里出来的唐萌,走出转角就看到站在窗前的男人,轻柔的笑在她的唇角边绽放,摆着柔软的腰肢向着男人走去,“你在这里等我吗?”

    顾展铭侧身看向轻步而来的女人,冷峻的脸上依旧覆盖着一层薄霜,搁在唐萌脸上的眸子晦涩暗沉。

    “展铭哥!你怎么了?”在男人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唐萌隐隐感受着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心有不安地问着。

    晦暗的眸子从唐萌的身上收回,看向远处林立的建筑,男人深深地呼了口气,努力压制不断往上窜的怒火,压下眼帘静静地矗立在过道上,不见任何动作。

    “唐小姐已经醒了?”重新转过来的王君忆视线瞥过男人,落在了唐萌的身上,脸上带着清雅礼貌地微笑,“我还想着进去看看呢!再睡下去晚上真的要失眠了!”

    “也是刚醒!”抬着视线瞥了眼面前沉压着气息的男人,看着王君忆笑了下,嘴角有着淡淡地勉强。

    “唐小姐是要回去了吗?唐家有安排司机过来接吗?”在距离两人两三米的地方,王君忆礼貌地开口询问唐萌的安排,对于她嘴角的那丝勉强,双眼直接跳过,“如果没有,我这边安排帝云的司机送您回去!”

    “……”看着一脸浅笑的女人,唐萌的柳眉轻蹙了下,眼波微转滑向面前的男人,见他依旧站立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贝齿轻咬着红唇,唐萌的眼角流露出淡淡的委屈,双脚移动往顾展铭所在的地方走了两步,抬着轻颤的眸光怯怯地注视着男人,“展铭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视线来回扫过,敏锐的王君忆早已察觉出流窜在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流,见唐萌不愿意离开,而男人却没有反对的动作,女人抿了下嘴角,轻声开口,“那我就先回去忙了!”

    女人脚下的细高跟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渐渐地远离了两人所在的地方。

    “展铭哥!”抬着手指轻轻地拉了下男人的袖子,唐萌抿着嘴角委屈地开口,“我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情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的,就是别这样不理我,我会难过的!”

    “你嫂子的电话是不是你接的?”男人的视线依旧落在远处,并没有回身看着身边异常委屈的女人。

    “她向你告状了?”听到男人提起夏琳君,女人精致的脸上满是不悦,轻摇了下手中的袖子,闷闷地开口,“所以展铭哥就忘记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吗?”

    “唐萌!”侧身看着低垂着的头女人,顾展铭拧着眉思索着如何开口跟她解释当年的情景,“当时我说的那些话,其实……”

    “其实就是骗我的是不是?”圆睁着双眼,眼眶之中隐隐有水光闪烁,唐萌隐忍着委屈轻声问着面前的男人,“你答应我的那些话,都是当时的权宜之计而已,是不是?”

    “唐萌!”看着女人气愤难忍的样子,男人的眉紧紧地拧在了一起,抬着手臂轻轻地压在她的双肩上,沉着声线低哑出声,“你先别激动!”

    “展铭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你最疼爱的妹妹啊!”低头轻声啜泣着,唐萌抬着手轻轻地擦过眼角,哽咽地对男人进行控诉着,“你现在为了那个女人,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委屈我!”

    “唐萌,温泉山庄的事情,目前其实还没有最后的定论,伤害你的人未必是你的嫂子!”压在唐萌肩膀上的手紧了下,微微用了点力,“我一直没有就这件事问你,也是怕你再次受到伤害!”

    女人停止了轻泣的声音,重新抬起泪眼看向面前的男人,双眼里隐着淡淡的痛苦,嘶哑地开口逼问着,“那展铭哥,现在为了那个女人,是不是就忍心让我再次撕开那痛苦的记忆,寻找那个畜生在黑暗中留在我身上的线索了?”

    “唐萌!”看着面前痛苦的眸子,男人的喉咙仿佛被堵塞,那些对于线索的逼问再也开不了口。

    “展铭哥,我没想到,我们几十年的感情竟然比不过你对那个女人的感情!”轻笑着摇了摇头,唐萌挪着双脚慢慢地从男人的身边退开。

    仰着视线隐忍着快要决堤的泪水,轻笑了下,“我先回去了!”

    “唐萌,我只是想尽早找出真相而已!”看着转身离开的身影,顾展铭紧蹙着眉心,低哑开口,声音沉重。

    “展铭哥,你只是在寻找为夏琳君开脱的证据而已,并非为了我的委屈!”停下脚步,女人背对着男人,垂落的发丝轻轻晃动,声音里裹挟着浓浓的悲伤。

    看着坚持己见的女人,男人双手插在劲瘦的腰上,脸上隐着浓浓的无奈,低叹了声,“我让王秘书安排车子送你回去!”

    “不必了,不是真心的关心,我要来何用!”声音落下,女人提着步子继续往前走去。

    看着越走越远的身影,顾展铭沉默了会,终究放心不下,提着步子跟了上去。

    南宫家

    “干什么这种表情看我?”侧身看着不时拿有色眼神瞄她的南宫成燕,夏琳君无奈地放下了手里拿着的杯子,轻声发问。

    抬着手指摸了下鼻子,南宫成燕挪了下身子,往夏琳君的身边靠了靠,瞥了眼在厨房忙碌的谢芝琳,压着声线低声开口,“刚才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嗯?”看着女人一脸的八卦,夏琳君却不明白她所说的意思,“哪些话?”

    “刚才你在卧室里ko掉展铭时说的那些话!”睨了眼茫然的女人,南宫成燕好心地补充了句。

    “当然是真的!”对着女人轻点下巴,继而不无可惜摇了摇头,“你这个感情一片空白的人,是无法理解初恋的美好的!”

    “你得了吧!”抬着手就是对着夏琳君的肩膀一巴掌,南宫成燕非常不满地撇了下嘴角,“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是你自己想知道的啊!”揉着被南宫成燕拍疼的肩膀,狠狠地瞪了她一样,看着从厨房走出来的女人,夏琳君非常不客气地跟谢芝琳告状,“妈,燕子又对我动手动脚!”

    “早跟你说了,让你别动不动往人家身上招呼!”听到夏琳君的告状,谢芝琳快步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帮着揉了揉被拍疼的地方。

    抬着视线朝着南宫成燕狠狠地瞪了眼,唇瓣张合开始教育,“看看你的手,比琳君的两只还肥厚,这一巴掌下去,那力度哪个女人吃得消!”

    顺着谢芝琳的目光,垂下视线看了眼自己肥厚的手掌,又挪过视线瞥了眼夏琳君依旧纤细的手指,南宫成燕郁闷地撇了下嘴角,横了眼嘚瑟的女人,坏心眼地对着谢芝琳开口,“妈,我觉得你应该给琳君增加点营养,她这样的孕妇属于营养不良型的!”

    “妈,燕子在说你给她准备的伙食差!”侧过身,女人拉住谢芝琳的袖子继续跟她告状。

    看着夏琳君眨巴了下眼睛,南宫成燕挪着身子靠在女人的身上,有气无力地开口,“我认输,我们就不要相互伤害了!”

    看着两个玩闹的孩子,谢芝琳在每个人的头上都摸了摸,划过两张笑脸的眼神充满着宠溺,“你们继续闹吧,我得去准备晚餐了!”

    看着谢芝琳重新走进厨房,沉默了会,南宫成燕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你都不怕把展铭惹火了,直接对你家暴吗?”

    “他有什么理由生气?”挑着眉看着南宫成燕,夏琳君倒十分的好奇男人火气从何处而来。

    “你在挑衅他啊!”看着女人不怕死的表情,南宫成燕好心地提醒了句,“哪个男人忍受得了自己老婆跟他提前任的好?”

    “我只是跟他随口说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抬着手指,女人看着修剪地十分圆润的指甲跟南宫成燕重申着,“跟他对唐萌随口说说一样的道理,谁当真谁傻!”

    “猛!”对着夏琳君竖了个拇指,南宫成燕抿着嘴轻笑了下,“说实话,我真的非常好奇当时展铭那绿脸的模样!”

    “你现在就可以过去看看啊!”夏琳君对此却没有兴趣,不过不妨碍她给南宫成燕出主意,“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帝云还是在唐家了!”

    看着女人无所谓的神情,南宫成燕收了玩闹的心情,靠坐在沙发里,轻叹了声,“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

    瞥了眼南宫成燕,夏琳君本是浅笑的眸子也是慢慢地淡漠了下去,摇了摇头轻叹出声,“不知道!”

    回到唐家的唐萌,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绕在顾展铭的身边,下了车子直接快步进了屋子。

    等顾展铭提着双脚走进客厅时,早已没有了她的身影。

    “这是怎么了?”郑闻怡抬着视线看向二楼,满是疑问地问着身边的男人,“真是难得,她竟然有一天会对你甩脸子。”

    “没什么大事!”看着郑闻怡,顾展铭轻摇了下头,“过会就好了!”

    “这段时间也真是辛苦你了!”两人做进沙发,郑闻怡看着略显疲惫的男人,十分抱歉地开口。

    “应该的!”男人抿了下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只要唐萌能安稳地度过这段时间,什么都值得了!”

    嗯了声,郑闻怡看着男人掀了下唇瓣,却见他抬着手指按着紧蹙的眉骨时,咽下了已到舌尖的话。

    “夫人,小区门卫说有个叫李毅峰的男人想要进来,问我们认识不认识,放不放行?”阿姨拿着一部移动电话走了过来,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开口询问。

    “李毅峰?”提着眉问了句,得到阿姨的确定后,拧着眉沉默了会,“去告诉门卫,让他进来吧!”

    “怎么了?”见女人的脸色并不好,顾展铭看了眼转身离开的阿姨,压着声线问着。

    “前几天,我听唐萌跟他谈分手,不知道现在上门是什么意思!”看了眼男人,郑闻怡轻声念叨着唐萌的意思,“她是怕到时候事情闹出来,两个人会成仇,干脆就分手算了!”

    “那她是多虑了!”听郑闻怡讲了个大概,顾展铭扯了下嘴角,“只要感情深,这些并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是这么个意思,但是唐萌坚持,我也没办法!”抬着视线看着门外,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婚姻的事情,还是要她自己拿主意的!”

    在男人沉默中,李毅峰开着车子进入了唐家的院子。

    瞥了眼身边的男人,郑闻怡起声往外走去,“你在这里,我去迎一下!”

    嗯了声,男人的视线落在女人往外走的背影上,看着院子里动静。

    李毅峰已经站在了车外,此时正打开后座的门,扶着一位中年妇女下来。

    “毅峰这位是?”看着被扶出车子的女人,郑闻怡快步走了上去,目光不着痕迹地将人打量了一番,轻笑着问着面前的男热。

    “阿姨,这是我妈妈!”看着郑闻怡,李毅峰不好意思地开口介绍着,“妈,这是唐萌的妈妈!”

    “你好,我是毅峰的妈妈陈霞,没有提前预约就贸然来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女人十分有礼地上前跟郑闻怡轻握了下手,轻笑着开口赔不是。

    “原来是李太太,快请进,里面坐!”拉着陈霞的手,郑闻怡将人引了进去。

    “顾总!”跟着两人进门的李毅峰率先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轻笑着跟他打着招呼。

    “来了!”对着两人轻点了下头,视线扫过一脸浅笑的女人,跟李毅峰说道,“这边坐!”

    “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也是被这孩子缠得没办法了!”坐下后,陈霞看了眼边上的男人,对着他轻笑了下,抬着眸子看向始终带着浅笑的郑闻怡,无奈地摇头说着事情的原委,“唐萌要跟他分手的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今天就被他硬攥着上门拜访,一点都没有准备,真是怪难为情的!”

    “李太太客气了,毅峰跟唐萌相处过一段时间,我们虽然没有正式见过面,但是真要算起来也不算是陌生人了!”看着陈霞尴尬的神色,郑闻怡轻笑着开口,“你不必这么计较的!”

    “唐萌今天在家吗?”听着郑闻怡的话,女人也只是轻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真正地放在心上。

    毕竟唐家的门,真的不是那么好进的,抬着视线往楼梯口瞥了眼,陈霞试探地开口,“能不能让两个孩子当面谈谈,毅峰也只是想要再见她一面,问问清楚而已!”

    “可以的!”看了眼从进门就坐在边上,视线不断往楼上瞟的男人,郑闻怡跟身边的顾展铭对视了眼,轻点了下头同意了,“我上去把她叫下来,你们等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