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 > 第七百五十五章 这身皮肉本就是我的,我又何需想?

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 第七百五十五章 这身皮肉本就是我的,我又何需想?

    顾展铭跟南宫政宇还在书房里下着棋,落下一枚棋子后,南宫政宇端起旁边的杯子轻抿了口茶水,提着眼帘看着对面正在冥想的男人,不动声色的又放下了手指间端着的杯子。

    “展铭,你跟琳君两人?”南宫政宇提了枚黑棋落在白棋的旁边,视线搁在棋子上,问着对面的男人。

    本是垂眸沉思的男人,这时直起身,黑沉的眸子盯着南宫政宇沉默了会,随后扯了个无奈而又苦涩的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南宫政宇那双经历过风霜洗礼的双眼微微眯起,带着几分审视意味的目光直直地看进顾展铭的双眼里,却见对面深瞳里一片平静,毫无波澜。

    轻笑了声,收回探究的目光,南宫政宇复又垂下眸子看着眼底的棋盘,低声开口,“既然在心里已经想明白了,以后就别折腾了!”

    “这都几点了,还不睡呢?”谢芝琳走到书房门前,看着两个还依然沉浸在围棋世界里的男人,气恼地出声提醒。

    “都这么晚了?!”抬头看了眼书房里的挂钟,南宫政宇惊诧了下,扫了眼还没有结束的棋盘,无奈地说道,“那就明天再继续吧!”

    “快上去休息吧!”看着南宫政宇身后的男人,谢芝琳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也真是的,就随着你爸胡闹,明天难道真不到帝云去了?”

    “明天不去了!”双眼看着二楼的方向,顾展铭跟谢芝琳说道。

    顺着男人的目光往上看了眼,谢芝琳扯着嘴角笑了下,在他的胳膊上拍了拍,催促道,“即使明天不去帝云,也早点去休息吧!”

    嗯了声,侧身跟两人打了个招呼,男人便提着步子往楼上走去。

    客房的门,在男人暗沉深邃的双眼里慢慢地推开,入目的房间漆黑一片。

    垂下眼睑压在眼窝上,站在门口伫立了片刻,男人才慢慢地重新掀开长睫,借着窗外洒落进来的月色,顾展铭的双眼看着卧室内超大尺寸的床,上面除了一床被子外,空空如也!

    眉头轻蹙,修长的双腿踏着清辉走了进去,站在床尾的位置,视线在面前的床铺上再次扫了下,确定上面的确没有人后,男人轻闭了下眼帘,侧身重新走出房门。

    静寂的长廊上唯有壁灯撒下的晕黄光影与此作伴,顾展铭站在南宫成燕的卧室外,双手卡在腰带上,仰着视线看着紧闭的实木门。

    抬起手臂,骨节分明的手指却在距离实木门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薄唇溢出一声轻叹,长臂终是重新垂放了下来。

    双手交叉搁在胸前,男人微仰着头靠在墙壁上,双眼落在对面,空茫的瞳孔敛进墙壁上繁复交错的花纹。

    房间内的女人,瞥了眼早已深眠的南宫成燕,捂着嘴打了个非常秀气的哈欠,睁着泪眼朦胧的双眼扫过床头柜上的闹钟,柳眉轻蹙了下,没想到不自不觉已经这么晚了!

    侧身调暗了下床头的壁灯,夏琳君提了下身上盖着的薄被,挪着身子钻了进去。

    半阖的双眼落在墙壁上,紧闭的双唇轻轻地往外呼了口气,侧身闭上了双眼。

    两道清浅的呼吸声,渐渐地占领了整个房间,夜色随着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深。

    房里房外,一睡一醒,在这个深夜里彼此的心应该都是空的吧!

    墨色的夜空渐渐泛白,顾展铭拉开房门走了出来,视线扫过依旧紧闭的房门,侧身率先下了台阶。

    “今天不是说在家休息吗?怎么还这么早起来?”看着走下扶梯的男人,谢芝琳回身看了眼窗外,困惑地问道。

    “早上还要到帝云处理点事情!”对着女人扯了下薄唇,顾展铭跟她解释,“我很快就回来了!”

    “那先吃点东西再过去吧!”看了眼男人手指间的钥匙,谢芝琳轻声说道,“早餐已经好了!”

    “等我回来再吃吧!”抬着手腕看了眼,顾展铭在心里估摸着时间,抬着眼帘跟已经转身往厨房走去的谢芝琳说道。

    回身看了眼男人,困惑的视线往上瞟了眼,眼底滑过些许的了然,对着他轻笑着点了点头,“那快去快回,我们等你一起吃!”

    嗯了声,看着女人眼底的那份了然,顾展铭倒是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提着双脚快步离去。

    “怎么,展铭出去了?”南宫政宇转出卧室刚好看到布加迪驶出视线,开口问着客厅里的女人,“不是说他今天不到帝云去了吗?”

    “说是还有点事情要出来,马上就回来的!”回身看着走到身边的男人,谢芝琳复述了顾展铭的话,随即轻笑着开口,“今天早餐迟点吃,等他回来,大家聚在一起吃!”

    蹙着眉头,南宫政宇不甚明白的看着面带微笑,心情明显很好的女人,眼底有些疑惑,毕竟以往对于早餐,大家都是随意的。

    “真笨!”视线往上瞥了眼,谢芝琳无奈地埋怨了句,也就转身不再跟他多说了,锅子里还熬着粥,她得进去看看。

    看着女人走进厨房,南宫政宇回身扫了眼二楼的方向,随即轻笑了声,摇了摇头往门口走去。

    既然早餐还要等段时间,那他先出去晃一圈再回来,权当锻炼身体吧!

    南宫成燕从梦里幽幽转醒,侧身看着依旧闭着双眼的女人,抬着手直接拍了拍额头,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眼底满是无奈。

    侧眸看向窗口,视线扫过没有落锁的玻璃上,撇着嘴角掀开被子下了床。

    重新走出浴室,见床上本是熟睡的女人已经睁开了双眼,南宫成燕走过去重新窝回了被子里,掀着红唇跟夏琳君念叨着,“我还以为清早醒来会跟以往一样呢!没想到你还在我身边躺着!”

    拧着眉看着南宫成燕,夏琳君疑惑地问道,“你以为,我昨晚会跑回去跟顾展铭睡一起?”

    “那倒没有!”摇了摇头,南宫成燕看白痴一样地看了眼夏琳君,随即解释道,“我其实蛮希望展铭能爬窗进来,趁着我们没有任何知觉时,把你偷出去的!”

    嘴角抽了抽,夏琳君实在不能理解南宫成燕的思维,侧身看了眼窗口的位置,随即收回的目光,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让我空等一场,真是让我失望!”靠着床头,南宫成燕撇着嘴角嘀咕着。

    “起床了!”坐起身,夏琳君掀开被子就下了地,撇了眼床头还在扼腕痛惜的女人,摇着头走进了浴室。

    布加迪驶入帝云大厦的停车坪,令那里执勤的保安愣了片刻,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七点钟。

    看着男人的身影走进大厦,本打算转身继续转悠的保安,见关震的车子紧跟着也开了进来,眼底浮山些许的困惑。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两人都来这么早!

    早已坐进办公椅的男人,双眼落在面前的档案袋上,眼底却是平静一片,没有半点的起伏。

    关震推门走进来,看了眼办公桌后面的男人,手指下意识地捏了捏掌心的档案袋。

    “坐吧!”扫了眼办公桌前面的椅子,顾展铭直起身跟关震说道。

    顺着男人的视线,关震拉开椅子坐了进去,顺便把手里的袋子搁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淡漠平静的视线看向桌子后面的男人,等着他开口。

    “这里有份文件,你打开看看!”手指轻动,顾展铭把面前的袋子推到了关震的面前,视线在他搁在桌子上的文件袋上扫了眼,眉头轻蹙了下,眼底划过一丝疑惑,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看了眼对面沉冷着脸的男人,关震拿起了顾展铭推过来的档案袋,拧着眉取出了里面的几张白纸。

    低垂的视线快速地扫过上面的内容,随着进入瞳孔的字越来越多,男人紧闭的嘴角张得越来越大。

    最后关震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着难以置信的双眼看着顾展铭,“这份就是您上次亲自过去拿来的资料吗?”

    嗯了声,看着关震难以置信的双眼,顾展铭对着他轻阖了双眸,给了他确定的答案。

    “这……”重新压下头,关震再次快速地扫了眼上面显示的信息,眼底依旧是不能相信,“这是为什么?”

    “这就是我交给你的原因!”看着重新坐下的男人,顾展铭起身绕出了办公桌,拿着桌子上的杯子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杯温水轻抿着,“帮我彻查夏琳君出手对付唐萌的原因!”

    看了眼站在落地窗前伟岸的背影,晨曦的光晕笼在他身上,关震从中却看出了些许落寞的味道。

    低下头重新看着上面的信息,对着他的背影说道,“放心,我今天就着手开始调查!”

    放下手指间捏着的几张白纸,关震看着桌子上他带过来的档案袋,抬着双眼看向顾展铭,“顾总,我这里也有点信息,你最好也过目一下!”

    侧身看向关震,见他脸上满是沉重,顾展铭提着步子重新走了回来,低垂的视线落在档案袋上。

    “这是我前段时间得到的一些信息,因为没有实质的内容,被我压在了手里!”拿起档案袋,关震朝顾展铭递了过去,跟他解释,双眼瞥过旁边的白纸,“不过,今天看来,或许能将一些事情串在一起进行分析!”

    看着手里的档案袋,顾展铭拧着眉扫了眼对面的男人,重新坐进椅子,从中抽出了里面的一张白纸。

    紧蹙的眉心,随着男人快速移动的视线,其间的沟壑越来越深刻。

    当顾展铭把上面的内容全部收入双眼,并沉入脑海时,只见他轻阖上双眼,抬着手指揉捏着饱满的额头,眉心的沟壑始终紧蹙着。

    “你来分析下!”沉默了良久,依旧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开口问着关震,“她到底为什么对唐萌出手?”

    “我这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摇了摇头,关震也是无从分析,沉压的浓眉里是他始终没有解开的困惑,“而且,太太对付唐小姐的动机,我根本无法找到!”

    “这两份资料的内容,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轻叹了声,顾展铭掀开眼帘看着关震叮嘱着,“其中也包括唐总!”

    “明白!”点着头,关震把资料重新装进袋子,看着男人清冽的眸子,试探地开口,“顾总可以直接问问太太,或许能从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她既然暗自操作了这么大的动作!”扯着薄唇轻嘲地笑了下,顾展铭对着关震摇了摇头,“足见她对我是防范甚深的,问了也是白问,还会引起她的警觉,想要真相或许就更难了!”

    “我能把王博调回来吗?”沉默了会,关震问着顾展铭的意思。

    他这句话的意思非常的明显,他能否出手让王博开口,或许能从中知道点真相!

    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指来回的敲击着,男人暗沉的眸子搁在白纸上,随即摇了摇头,“我看未必能从王博的嘴里得到有用的信息,他所拥有的信息或许也就你调查到的这些!”

    “你的意思,太太真正出手对付唐小姐的目的,王博未必知道?”蹙着浓眉,关震问着对面的男人。

    “我想,有个人或许更清楚一点!”拿起摊在桌子上的白纸,男人冷凝的眸子轻闪,眼底滑过一抹深思。

    “那我先回去了!”见男人不欲多说,关震拿起桌子上的档案袋,准备离开。

    “把这份也一起带回唐门总部吧!”在桌子上扫了眼,顾展铭叮嘱着面前的男人,“记得放入保险柜里!”

    “知道!”探出手臂勾过男人面前的资料,顺便一起转入手中的袋子,关震跟顾展铭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提着步子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靠在旋转椅上的男人轻点脚尖,看着薄霞满天的视线里整个衢城的绚丽风光,薄唇轻扯溢出一声叹息。

    “妈,早餐好了吗?”夏琳君跟南宫成燕迈下台阶,视线扫过空无一人的客厅,彼此对视了一眼,满是疑惑。

    “再等一下,你爸出去还没回来呢!”看着并肩走进视线的两人,谢芝琳侧身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

    顾展铭依旧没有回来!

    “妈,你又开始穷讲究了是不?”看着谢芝琳,南宫成燕无奈地撇嘴,“我们家又不是那些门规甚严的贵族,没必要这样吧?”

    “让你等就等,哪有这么多废话!”瞪了眼南宫成燕,谢芝琳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下,侧身温和地看着夏琳君,视线在她的脸上扫过,试图找出些许的不同,“昨晚睡得好吗?”

    “她昨晚跟我睡一起!”看着谢芝琳眼里的探究之色,南宫成燕无奈地撇嘴,直接戳穿了她的臆想,“你儿子半夜没有把她偷出去!”

    “那的确是有点可惜!”对着两人摇了摇头,谢芝琳十分实诚地表达了她的失望,“昨晚我还以为展铭会有所行动呢!真是不成器的孩子!”

    “妈,同志啊!”听到谢芝琳这么说,本是缠在夏琳君胳膊上的手随即放开来,南宫成燕双眼放光地走到她的身边,亲热地挽上她的臂弯,十分兴奋地叫嚷着,“我也这么想,为此,我昨晚还特意早睡了!”

    “去!谁跟你是同志!”抬着手指点着南宫成燕的额头,谢芝琳好笑地说道。

    看着面前玩闹的两人,夏琳君翻着白眼转身回到了客厅。

    布加迪在谢芝琳的期盼下终于开进了院子,南宫成燕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双眼缠在他身上绕了好几圈,“你这大早上的到哪里去了?”

    “到帝云处理了点事情!”对着谢芝琳笑了下,顾展铭提着双脚走过去,挨着夏琳君直接坐了下来,在她想起身离开时,长臂探出直接卷在了她的纤腰上将人紧紧地禁锢住,令她动弹不了分毫!

    见两人亲密地坐在一起,本打算离开的谢芝琳笑眯眯地也跟着坐了下来,含笑的双眼盯着夏琳君问道,“今天展铭休息,你有没有什么安排?”

    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清冽气息萦绕在女人的鼻息间,令她厌恶地蹙了下眉,看着面前关心她的人,夏琳君弯着唇角回答,“没有,最近太累了,就想呆在家里休息!”

    夏琳君这样回答,本想直接打消谢芝琳安排两人独自出去,奈何人家还有后招等着她!

    “也好!”点了点头,谢芝琳看着顾展铭直接吩咐着,“今天我们三人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家陪着琳君吧!”

    “妈,燕子也要出去吗?”夏琳君拧着怀疑的目光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女人,开口问道。

    “对,这次出去还不是为了她!”侧身看了眼南宫成燕,谢芝琳接着对夏琳君解释,“上次跟你提过的那个男人,今天想见见她!”

    夏琳君依旧持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南宫成燕,总觉得这个安排真是好巧,“怎么都没听你提过啊?”

    对着夏琳君呵呵地笑了两声,南宫成燕好想跟她说,她也是刚知道。

    “昨天忙着看笑话了,就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而已!”歪着身靠在谢芝琳的身上,南宫成燕满是无所谓地说道,“何况这也不是件大事,就直接给忽略过去了!”

    抬着手指对着南宫成燕点了点,夏琳君好想对着她暴出口,奈何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只能气闷地放下了手,对着她哼了下直接闭上了嘴。

    卷在女人细腰上的手轻轻地捏了下,随即招来夏琳君的一个白眼。

    顾展铭抬着晦涩暗沉的眸光锁着女人隐着厌恶的眉眼,捏在她腰窝上的长指跟着又是一捏。

    看着暗潮汹涌的两人,谢芝琳拉着南宫成燕早就走进了餐厅,把客厅留给了两人。

    “妈,你都不怕两人打起来?”躲在实木门后,南宫成燕看着客厅里正叫着劲的两人,问着谢芝琳。

    “过来吃饭!”扫了眼南宫成燕的背影,谢芝琳无奈地摇头,“打起来,琳君也吃不了亏,有什么好担心的!”

    “妈,你刚才说的是真的?”收回视线,南宫成燕坐进椅子,看着面前已经动手开吃的女人轻声开口。

    “是真的,昨晚临睡前我接到的电话!”扫了眼身边满是怀疑的女人,谢芝琳跟她说道,“反正你也已经出了月子,我就答应下来了!”

    “妈,你看我这五大三粗的身材能出去见人吗?”捏了捏还满是肥肉的肚子,南宫成燕抬着她那双幽怨的双眼看着谢芝琳,哭丧着脸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

    “你那时候怀着孕都愿意出去见人家,现在是闹咋样?”横了眼充满幽怨气息的女人,谢芝琳满是不在乎地说道,“让人家先适应了你最不入眼的时候,以后等你恢复到原样,他就会把你当天仙一样捧着了!”

    “妈,你的见解永远独树一帜!”对着谢芝琳竖了个大拇指,南宫成燕低下头认命地动手开吃。

    “顾展铭,你放开!”余光里见两人走进餐厅,并虚掩上了房门,夏琳君抬着手按在他的胸口推拒着,同时双脚齐动往他的腿上乱踢,试图挣脱开他的控制。

    女人的挣扎,幅度再大,闹腾地再厉害,在顾展铭的眼底也不过是一只扑腾的小鸟而已,对于他来说毫无杀伤力。

    气喘吁吁的夏琳君,抬着她那双愤恨的双眼看着紧贴在她身上的男人,红唇轻掀,恨声出口,“怎么?顾总又想要我这身皮肉了?”

    深沉的目光从女人含恨的双眼上移开,顺着她高挺的鼻子,粉色的唇瓣,曲线优美的颈子落在她身前圆润的弧度上,卷在她腰身上的长臂一收,挑着眉问着怀里的女人,“这身皮肉本就是我的,我又何需想?”

    “放屁!”听着男人不要脸的说辞,夏琳君想笑却根本笑不出来,良好的修养终于在这刻宣告土崩瓦解,“谁***告诉你,这具身体本来就是你的?你从哪里来的自信?”

    眼帘眨了下,顾展铭对于女人喷在脸上的唾沫渣滓真是哭笑不得,若不是看她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他真怀疑她是故意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