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能臣 > 第六十六章 白菜的重重孙子--菜包子!
    长子成亲了,孙子也快降生了,已经晋升为准爷爷的萧逸,认为自己该放下凡尘琐事,好好享受一下清福了!

    “启禀太师大人,羌、狄各部大酋长前来进贡了,您是否接见一下?”

    “些许小事,交给伯商处理就好了!”

    “诺!”

    ……

    “启禀太师大人,田赋减半的政令拟好了,您是否过目一下?”

    “些许小事,交给伯商处理就好了,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诺!”

    ……

    “启禀太师大人,白菜大爷又不肯吃东西了!”

    “混账,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不早点来报,走,快看看去!”

    凡尘琐事,皆不足道,能让萧逸为之忧虑者,恐怕只剩下两件了,一是夺取天下,二是‘白菜’的身体!

    甘泉宫中有一座精致的马厩,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内部还专门修了阁间,夏天放冰块,冬日放炭火,保证里面一年四季如春,就算是皇帝的寝宫也不过如此了。

    “大爷,您就吃一口吧,就吃一小口!”

    “大爷,大发慈悲心吧,您要是再不吃饭,小人们只好去上吊了!”

    “咴!--咴!”

    ‘白菜’趴在干草堆中,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浑身毛发脱落了大半,露出了瘦骨嶙峋的身体,上面遍布疤痕,有刀伤、枪伤、箭伤、烧伤、砸伤……都说伤疤是战士的勋章,同样也是战马的勋章!

    几名老马夫围在旁边,有的给挠痒痒,有的给驱赶蚊虫,还有的捧着黑色陶罐子,里面是刚煮好的黑豆,求爷爷告奶奶的请‘白菜’吃一口,可惜后者眼皮都不抬一下,目光中一片灰寂之色!

    一般马匹的寿命是二十五年,极少有活过三十年的,而战马冲锋陷阵、负伤流血,寿命更要大打折扣,活过二十岁就算长寿的了!

    ‘白菜’已经三十三岁了,属于马类中的老寿星,也算创造了一个奇迹,可奇迹终有结束之时!

    去年冬天时候,‘白菜’大病了一场,几乎奄奄一息了,萧逸搬进马厩住了一个多月,熬煮汤药,日夜照顾,这才把‘白菜’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也是元气大伤,再不复之前的活力了。

    而且随着年岁增长,‘白菜’的牙齿几乎磨平了,以前喜欢的白菜、香瓜、苜蓿都无法啃食了,只能吃一些煮的稀烂的豆饭,消化系统也非常不好,经常吃什么拉什么,这让它的身体更加虚弱。

    上下人等全都知道,‘白菜’的大限不远了,可是谁也不敢提这件事,私下议论都不敢,否则萧逸会拔剑砍人的!

    相反的,家人们全力安慰着萧逸,蔡文姬天天翻阅古籍,据《五杂俎》载:龙性最淫,故与豕交,则生象;与马交,则生龙马。

    龙马者,天地之精也,寿命可达千岁,‘白菜’如此神骏,肯定是龙马的后代,就算活不了一千岁,活一百岁肯定没问题吧,如此推算,‘白菜’其实还年轻着呢!

    萧玄、萧黄兄弟,给‘白菜’庆祝了三十三岁大寿,还命人铸了一把九十九斤九两的纯金长命锁,专门请高僧开光之后,挂在了马厩的墙壁上!

    “小的们参见太师大人!”

    “免了!”

    “怎么了白菜,又发小脾气啊,乖乖的吃两口,一会带你去马场玩好吧?”

    “咴!--咴!”

    看到萧逸的身影出现,‘白菜’眼中有了几丝活力,听说可以出去玩了,顿时发出欢快的嘶鸣,勉强啃食了几口煮豆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已是垂暮之年了,可是蓝天白云、青青草原,才是一匹千里马的最爱,纵然不能尽情驰骋了,看一看也是好的啊!

    可是‘白菜’的身体太虚弱了,慢走几步还可以,奔跑完全不行了,更加别说出远门了,好在萧逸有办法,不能走,咱们就坐车!

    墨家子弟们专门设计的,一丈八尺长、一丈二尺宽的大车,由八匹骏马驾辕,下装六个负重轮子,上有可拆卸的挡板,再铺上厚厚的草垫子,趴在上面舒适极了。

    把‘白菜’抬上了马车(马坐马车,也算开天辟地头一份了吧),萧逸亲自驾驭,数百名骑兵护卫着,在嘹亮的开路号角声中,直奔马场而去……

    …………

    前汉建元三年,武帝刘彻征集了十几万民夫,不惜耗费大量物力、财力,在秦代一个旧苑遗址上,扩建了一座新的皇家御苑,并取名‘上林苑!’

    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县,纵横三百余里,有霸、产、泾、渭、丰、镐、牢、橘八水出入其中,里面宫室众多,草木茂盛,并豢养了无数飞禽走兽,以供皇室成员射猎之用!

    不过这般奢华的御苑,耗费实在是太大了,以至有人评价说:‘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其害远大其利也’,后来汉家国力转衰,无力维持巨大消耗,上林苑也就慢慢的荒废了,变成一片无人问津的野地!

    萧逸执掌关中之后,见这么好的地方荒废了可惜,于是一声令下,利用里面水草肥美之利,建起了一座养马场!

    “哒!--哒!哒!”

    上林苑中养了几万匹骏马,又分成大小几百个家族,在头马的带领下尽情奔跑,啃食青草,饱饮河水,全都养的膘肥体壮,嘶鸣声此起彼伏……

    尤其是春天出生的小马驹们,一个个精力充沛、活蹦乱跳,好奇心还非常之大,总是往陌生的地方乱跑,引的母马们追逐不止,生怕被潜伏的野兽了叼了去。

    原来这里不止有马群,还有很多豺狼虎豹,牧马官们多次上奏,派精兵把猛兽清剿干净,以保护马群的安全,却全被萧逸给驳回了,因为只有经历生死历练,才能养出最好的战马,那些无忧无虑的驽马,只配拉车推磨之用!

    “咴!--咴!”

    ……

    看到大片的草原,以及四处奔跑的马群,‘白菜’不禁精神大振,竟然从车上跳下来了,在萧逸的帮助下爬上了一座土坡,仰天发出嘹亮的嘶鸣声,虽远不及青年时期了,可仍有一丝龙吟虎啸之威!

    听到嘶鸣声,无数匹骏马奔跑了过来,其中又以汗血宝马为主,在土坡周围来回的打转,还发出讨好的嘶鸣声,它们都是‘白菜’的儿子、孙子、重孙子……起码有几千匹之多呢!

    某些不要脸的家伙吹嘘,给自己一群美女,自己就能创造一个种族,却全然不知肾的负担有多重,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白菜’却可以挺胸抬头的表示:‘自己说到了,自己也做到了!’

    一匹大胆的黑色小马驹,奋起四蹄冲上了土坡,与‘白菜’对视了一会儿,上前互相蹭了蹭脖子,表现得极为亲密……生命是短暂的,因为只有一次,生命又是永恒的,因为可以延续!

    ………………

    “还是姐姐的手巧妙,看这针脚多密实啊!”

    “那里,妹妹才是心灵手巧呢,绣出的图案就跟活得一样!”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酷暑消退,秋风吹来,漫山遍野的草木开始泛黄了,硕果累累的大梨树下,曹节、甄宓、蔡文、,稻香诸位夫人围坐一起,一边闲话家常,一边给尚未出生的小孙子们缝制衣裳!

    有虎头帽、小肚兜、软底靴,还有透气舒适的襁褓,上面绣着青蛇、蝎子、蟾蜍、壁虎、蜘蛛五毒图案,这是关中地区的习俗,据说有驱邪避灾,百毒不侵之功效!

    诸位夫人蕙质兰心,缝制的衣裳一件比一件漂亮,还构思了很多新款式呢,唯有赵雨手托香腮,不断的唉声叹气,脑袋都快扎进地缝里去了。

    这位六夫人武艺高强,一条龙胆亮银枪耍的风雨不透,寻常武将都不是她的对手,唯独不通女红之事,拿起绣花针就浑身哆嗦,在连续扎手十四次之后,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有些‘嫉妒’的看着旁边啃酸梨子的孙尚香!

    这位八夫人是同类货色,只知舞枪弄棒,不会针织女红,可人家肚子里有‘货’啊,可以名正言顺的休息,而不用在姐妹们面前出丑了!

    嫉妒是没有用的,得拿出实际行动来,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又望了望不远处小溪中的身影,赵雨下定了决心--再生一个!

    “啊嚏!--啊嚏!”

    萧逸赤膊上身,仅穿牛鼻子短裤,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亲手给‘白菜’刷洗着皮毛,最近这段时间,一人一马几乎形影不离,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咴!--咴!”

    一匹黑色的小马驹,在河岸边嬉戏玩耍着,是上次从上林苑中带回来的,从血缘关系上推算,它是‘白菜’的重重孙子,今年春天才出生的,刚刚断奶没多久,性格活泼,调皮大胆!

    萧逸还给它起了个名字-菜包子,因为小马驹浑身皮毛乌黑,唯有脑门正中位置,有一块月牙形状的白斑,不禁让人联想起某位青天大人,它又是‘白菜’的重重孙子,叫这个名字挺有意义的,而且小马驹也没有反对!

    ‘菜包子’站在河岸边上,不断用前蹄试探水的深浅,一副想下水又不敢的样子,急得咴咴直叫唤,不禁让人想起了小马过河的故事!

    萧逸心里明白,‘白菜’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特意带回了这匹小马驹,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以后好陪在萧逸的身边,怕他一个人孤单寂寞,怕他一个人喝酒无趣!

    我驮着你,冲锋陷阵,浴血厮杀,一起建立了丰功伟业!

    我带着你,吃喝玩乐,游戏红尘,一起看世上最美的风景!

    生时不离,死前不忘,虽然从无言语上的交流,你却是我今生最好的兄弟!

    …………

    “父亲!父亲!--江东急报,十万火急!”

    萧黄一路狂奔到了河岸边,双膝下跪行礼,手中还举着一份鸿翎急报,上面贴着四根羽毛,代表急报的最高等级了,非军国大事不得擅用!

    萧逸知道非同小可,也带着‘白菜’离水登岸了,同时暗暗猜测着,莫非诸葛亮又出兵北伐了?

    “赤眼蜂急报:黄初四年-十月初二日,东南沿海突起飓风骤雨,其状犹如恶龙狂舞一般,自南向北席卷了吴郡、会稽郡境内数十个县,吹倒房屋十几万间,摧毁即将成熟的庄稼数百万亩!

    飓风又引发了海啸,海水沿着河道倒灌上岸,淹没了大量城池、田园,人、畜死伤难以计算,就连长江上的船只都未能幸免,沉没者数以千计!

    截止汇报之日,飓风骤雨仍未停止,亦无减缓之势,正一路向北快速推进,直奔健康城而去了,吴王孙权与文武百官、巨室富户皆离城向内陆躲避,其状狼狈不堪!”

    万没有想到,不是西蜀有兵来犯,而是东吴闹了天灾!

    或许孙权心里清楚,自己没有一统天下的能力,吴国也没有吞魏灭蜀的实力,就连自保都难以维持长久,故而最近几年,这个碧眼儿越发痴迷于修仙了,召集了一大批术士,整天在王宫内开炉炼丹,弄得是乌烟瘴气!

    军国大事都交给了顾雍、诸葛瑾、陆逊等人,好在这几个人颇为能干,把江东治理的妥妥当当,没想到天灾突然降临,江东百姓要吃苦了!

    “古人云:敌国生灾,我国之福,如今东吴君臣不修德政,以至招来了天灾,我国正该大肆庆祝才是,父亲为何面露忧色呢?”

    看到父亲露出悲天悯人之色,萧黄不禁疑问起来!

    “吴为敌国不假,可是江东百姓无辜啊,大家皆是炎黄子孙,如今同胞们受了灾难,又岂有幸灾乐祸之理呢?

    何况魏、蜀、吴三国鼎足而立,如今一足剧烈颤抖起来了,这尊巨鼎还能安稳吗,恐怕大变就在眼前了!”

    萧逸了望东南方向,又望了望洛阳方向,心中不禁上下起伏,惊天大变就在眼前了,萧氏又该何去何从呢……一飞冲天,还是万劫不复?

    “雨儿!”

    “夫君有何吩咐?”

    “把我的盔甲、宝剑拿出来,好好擦拭几遍,很快就要用到它们了!”

    “啊……诺!”

    “噗通!”……在‘白菜’的鼓励下,‘菜包子’终于跳入河水中,拼命向前游动着,不管前路如何危险,终要奋勇闯一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