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八章 奇怪梦魇
    ——阮黎芫洗完澡之后,由于家里没有适合她的衣裳,便去任旭尧的房间找了一件宽大的衬衫。

    六岁的身体还没有发育,那衬衫穿在她的身上直接达到了膝盖以下的位置,特别不适合。

    她拿起旁边电视机的遥控板,打开黑白的电视机,由于没什么好看的,她便直接找了个新闻联播。

    “最近的一次政治大改革之后,整个国内的治安成了最大的问题,市民现在每天都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本台为您报道……”

    专业化的语言在耳边回响着,政治大改革?

    这确实是这么些年最大的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几乎改变了整个A国的格局,持续十几年才终于平息,而整个事件中,平民百姓才是最痛苦的。

    所以她从出生到六岁那年所遭遇的,都可以去评十大悲惨人物榜了,但她最在意的,还是那个时候。

    那么如今,那**商是什么意思?

    她要回的可是1994年,让她回到了1984不说,并且在一次重复了她的遭遇。

    时间不同,幻觉不同,但是经历却一模一样。

    她真的,不得不在怀疑那些人的目的……

    “嘀嗒嘀嗒……”古老的时钟发出声音,现在已经午夜十二点了,可是她师父都还没有回来。

    师父,你到底去哪儿了?

    由于疲惫,阮黎芫直接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在梦里,她遇上了师父,那个温润如玉只对她好的师父,她和师父很快乐的在一起,住在她们亲手培养起来的一片竹林里,亲手搭起来的木屋里。

    没有任何人的打扰,真的就只有她和师父两个人,相亲相爱,双方都只有彼此,幸福美满。

    那样的日子,别提有多美好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竹林来了一个人,他一直叫着小刺猬,快回来,小刺猬……

    那个人,她赶都赶不走,并且他很快就在竹林里搭了另一座房子,每天都跑到她和师父的家里蹭吃蹭喝,并且不停的对她说,小刺猬,你快回来,你说过,你要和我在一起的,不要抛弃我,不要丢下我……

    本来,刚开始她很坚决的拒绝的那个人,但是时间越来越长,她发现自己已经对那个人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终于,那个人消失了,连房子都不见了,她终于不用在被把人叨扰。

    可就在那以后,师父也变了,变得冷冷的,不太爱搭理她,甚至有些时候出了小竹林就没有回来,留下她一个人。

    她好害怕,好害怕师父又一次抛下她。

    直到那天下雨,她看见师父站在一块墓地面前,给那人烧香。

    她叫师父,叫的很大声,可是师父就像没有听见似的,她觉得,那一定是师父喜欢的人,否则,师父怎么可能不理她?

    “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回来?”

    师父说话了,可是她就算站在师父的身后,也听不清楚师父说的什么,她想走近一些,却发现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你怎么在这儿?”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阮黎芫愣了一会,这不是师父的声音吗?她回头一看,果然,师父站在她的身后。

    那墓地面前的人又是谁呢?

    她再次回头一看,却发现周围的场景全都变了,墓地就在她的面前,而自己却跪在地上,手上还拿着没来的及插上的几支香。

    “你还是忘不了他?”师父又一次的开口,这次她却听的清清楚楚。

    不,我没有……

    阮黎芫使劲摇头,想要解释一番,却发现喉咙干燥的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既然如此,那你便好好的和他在一起吧。”说完,师父扭头就走,看也不看她一眼。

    不……不要走……师父……

    她在撕心裂肺的呐喊着,恳求着师父不要走,可是她却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师父离去。

    师父……他,他是谁?

    她想要知道,师父走是为了什么,于是便扭头看着墓碑上的几个字。

    郗溟夜之墓,妻阮黎芫立……

    看着这几个字,她感觉整个天都塌了,慢慢的陷入一片黑暗,脑子里乱作一团。

    不……这不是她立的,师父,你快回来听我解释啊……

    可惜,不管她怎么喊,师父都没有回来,甚至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就像她当初无情的离开郗溟夜一样……

    “师父,师父……”沙发上,阮黎芫脑袋迷迷糊糊的,不停得往外冒着汗珠,嘴里喊着师父两个字,不停的重复,不停的重复。

    任旭尧回来之后,打开门,将东西放下,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黑白电视机还依旧开着,里面的那个有关亲子活动的广告,刚好结束,并且还有一排字:要给孩子多一点关心和爱护。

    多一点关心吗?

    任旭尧这么想着,他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谁知道怎么关心孩子啊摔!

    小孩子真麻烦。

    “师父……”阮黎芫可能是喊的有点久,声音都变得有点沙哑。

    “嗯,师父在呢!”任旭尧见她这样,也不忍心怎么去对他,修长的大手抓住她肉乎乎的小手,轻声细语道。

    这不抓还好,一抓可不得了。

    她的手心不停的冒着汗,并且烫的出奇。

    他皱了皱眉,另一只空着的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居然比她的手心还要烫。

    居然发烧了还?

    是考验他的医术么……

    果然,小孩子是最麻烦的。

    无声的叹了口气,将她的手轻轻放下,然后走到浴室拿了块新毛巾,用盆子装了一点热水,然后端到了客厅里,放在了桌子上。

    最后,他认命的把阮黎芫浑身上下擦了个遍,最后在使用物理降温,减缓一下病情。

    84年的A国,虽然在设备设施上面差了一点,但科学技术确实很先进的,只不过暂时没人去执行而已。

    他懂得物理降温的方法也不奇怪。

    也幸亏阮黎芫现在才六岁,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暂时还不用分性别,否则像他这种抗拒女人接触的人还真受不了,直接来贴药解决了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