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十章 诊所失窃
    就算面前的人不是郗溟夜,那也要坚决拒绝!不然师父会生气的。

    #在我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师父,另一种就是除了师父之外的人#

    “不喜欢?那你吃蛋糕么?草莓?草莓蛋糕不错,要不要尝尝,我这就让人给你送过来……”任文昊依旧不死心,拿起电话就准备拨号。

    “行了,说重点行么?”任旭尧抢走他的手机,不耐烦的问道。

    “行行行,你是大哥,你说什么都行!”任文昊委屈巴巴的说道,“我就是想着你这边离得太远了,给你送辆摩托车,免得每次去诊所的时候都走路,累坏我的小刺猬!”

    “不好意思,我们不会骑摩托车!”

    “不会可以学啊!很简单的,小刺猬,你来试试?”

    阮黎芫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个人,一边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代步工具,一边是超级无敌冰山脸的亲亲师父,她当然……还是选择师父了,累无所谓,只要有师傅在,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几人扯了不少,终于,最终以任文昊的失败而告终。

    他灰溜溜的骑着自行车,呸,是摩托车,几乎是三步一回头的离开,看样子舍不得阮黎芫的很。

    “芫芫,吃饭了。”

    “好勒!”

    任旭尧把刚做好的早餐摆在桌上,等阮黎芫洗好手之后找了一根比较高的凳子放在她的面前,给她盛好饭,然后才将碗递给她。

    “师父,刚刚那个人到底是谁啊?”阮黎芫笑着接过,踩在凳子上,即使凳子很高,她也夹不到对面的菜。

    “他?”本来见阮黎芫夹不着菜,任旭尧好心的帮帮她,但是她的这句话,却让他愣了一会,“一个朋友。”

    “朋友?”真的那么简单吗?

    如果只是朋友的话,师父对他的反应就不会那么大,如果只是朋友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对师父那么熟。

    只可惜她前世一次都没有见过那个人,连照片都没有,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困惑了。

    要想打倒敌人,首先要知根知底人,这样才能更加准确的判断他到底是不是郗溟夜。

    可是……师父好像不太愿意说……

    “你问这个干什么?”

    “巧克力、摩托车之类的在这个年代几乎没有,他能够随随便便的拿出来送人,想必很有钱吧,那为什么师父你这么穷呢?”

    “怎么?你嫌弃师父啊!”

    “当然不会,师父不管怎么样,芫芫都喜欢!”阮黎芫脸不红心不跳的对任旭尧表白,可是对方像是不懂似的,根本就不说话。

    “芫芫……”过了一会儿,任旭尧才再一次给阮黎芫夹了一点菜,“你对医药了解多少?”

    “师父,我才六岁,懂得也不多,大概能够分清草药的名字和药效吧。”阮黎芫知道,师父这是在试探她,她不能把自己的能力说的太低,不然师父很有可能嫌弃她,也不能说的太高,不然师父很有可能怀疑她的别有用心,所以这样的话不高不低是正好合适的。

    “嗯……明天跟我去诊所看看!”任旭尧对这样的回答很满意,至少,不是医药白痴,不然他可就亏大了,等以后她学好了,和他一起开一家任式医馆,让那个人看看,他这个卑贱的女人生的儿子,比他还要活动出彩!

    八四年的A国,平民百姓都属于卑贱之物,只有那些出生名门或者名扬天下的人才配受到尊敬,而任旭尧……

    #任旭尧咋了,说啊,吊人胃口是什么意思#

    #这不叫吊人胃口,这叫不提前剧透!#

    #不是,枫翊,你都透了那么多剧情了,也不在乎这么一点两点啊#

    #就是因为我已经透了很多剧情,所以一点两点都不能在露了#

    #枫翊,不带你这样的啊#

    #哼!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要留着这些剧情凑字数呢,再露我就要写不下去了#

    #……枫翊,退钱吧!#

    #别啊,我错了还不行么,保证你们后头有看点好伐#

    #就信你这一次!#

    #耐你们么么#

    ——时间:1984年7月二十二日。

    地点:旭尧诊所。

    “少爷,少爷,你可终于来了!”一身破破烂烂的军绿色的大衣裹在身上,阮黎芫和任旭尧还没有踏进诊所,里面就冲出了一个人,朝着他们嚷嚷。

    如果忽略掉他脸上的那两撇八字胡,并且了解墨白的生活习惯以及穿着品味,她还真以为自己看见的那个人,准备抡起袖子揍了一顿再说。

    说真的,他们俩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那个叫少爷的样子也是墨白叫老大的时候一模一样,真的太神奇了。

    “老墨,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成这样了?”

    老墨这个人,今年大概是三十几了吧,可是做人一点都不稳妥,毛毛躁躁的,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娶不到媳妇。

    但是他的管理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在工作这一方面,他做的比谁都好,这才让他决定把诊所交给它来管理,这样的话自己的负担也少了很多。

    “老大啊,您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诊所里面频频失窃,好多名贵的药材都不见了啊!”老墨边说边哭,好像丢的全是他的钱一样,不过这件事情可比他丢钱严重多了,老大一定会弄死他的。

    “什么?”任旭尧一听失窃,他立马冲进诊所,里面是一片狼藉,就连那些不怎么名贵的药材,水,还有柜子全部打翻在地上。

    该碎的碎,该坏的坏,这哪儿是小偷能干的事,分明是有人闹事嘛!

    而里面的人,不管是在诊所里面打工的也好,学习的也好,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师父,这里是怎么了?如果只是小偷叔叔的话,会这么乱翻唯恐别人不知道吗?”阮黎芫第一个看出了问题,以一个,小孩子的口吻把这个问题讲出来。

    没办法,她观察了一下,这里面的人一个个胆小的很,肯定不会主动把事情说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