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十一章 可疑人物
    师父现在又在气头上,能想到问题的关键才怪,也只能劳烦她出马了。

    “老墨,说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任旭尧听完阮黎芫的话之后,冷静了一下,在感叹她聪明心细的同时,直接逼问老墨。

    在这个比较动荡的时代,普通药材都能卖出天价,更何况还有很多名贵的药材。并且是他亲自监督,让诊所的人精心培养改良过,那价值更是不言而喻。

    为了以防万一,他把诊所的全部值钱的家当集中起来在一个暗室里,用任文昊提供的外国进口的精密仪器外加防护设施妥善管理。

    就算那小偷要翻,也翻不到诊所里面来,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隐瞒着他。

    “墨叔叔,有什么你们就说吧,师父这么好,不会责罚你们的!”阮黎芫见他还是支支吾吾,走过去,拉了拉老墨的衣袖,甜甜笑道。

    “你刚刚,叫老大什么?”老墨颤颤的,虽然他确实很害怕,但是也无法阻止他一颗好奇的心啊!

    “师父啊!师父人很好的,她他对我也很好,知道我生病受伤了,在家照顾了我好久呢!”阮黎芫耐心的解释,从来没有觉得当小孩子这么累过,不过还是那句话,为了师父,一切都值得。

    “!!!”老墨终于舒心一笑,囊上次少爷说临时走几天却直接耽误了一个多月,原来还有这么层原因在里面。

    夫人呐,你在天有灵,可算是能够安心了。自从你死后,少爷就再也没有亲近过任何人,如今能够收一个徒弟,那可是大大的进步啊!

    他也放心了很多,慢慢的说道,“少爷,您走后大概十三天的样子,诊所就遭遇了第一次失窃,过了三天,又一次遭遇了失窃,如此循环,诊所一共遭遇了九次盗窃,损失了三十七中药材、平均每种药材丢失大概二十件,也就是七百四十件件,合计损失五十个亿。”

    “每一次盗窃,我都加紧了暗室的防御,但是还是抵御不住那盗贼的攻击。”老墨自责道,“就在前几天,跟您订货那药材的人来了,我们由于库存不够,跟那群人商量宽限几日,但是没有商量好,那群人直接冲进诊所来砸东西,该砸的都砸完了,该抢的也抢没了。他们还到处散播谣言,说我们旭尧诊所上骗子,弄得其他的客户也找上门来要求赔钱。”

    “就是,我们哪儿赔的了啊!那群人二话不说就又进来砸东西,砸的无可砸了,还打人,根本就不讲任何道理!”旁边一个身上缠满纱布的人,愤愤的说道,他可是被打的最惨的那个人,可不服气了!

    “墨叔叔,你刚刚说的暗室,是什么啊?”阮黎芫见任旭尧依旧不说话,她继续问道,好了解情况。

    笑话,人家诊所刚刚失窃,就有人来找麻烦,一波未了又来一波,不对,是一大波,还踩着时间点,故意在师父不在的时候来!

    你说没有组织没有纪律?她可不信,要知道,她以前也是干过这种事情的,虽然那是墨白安排的,她也出了不少力,还是懂点窍门的。

    “大家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诊所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密室的存在,但是具体位置除了我和老墨就再也没有人知道,更别说打开密室了。”

    可是老墨是从四岁开始就一直跟着他妈妈,妈妈死后,就一直帮他,这忠心自然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可以排除老墨的嫌疑。其他人也跟他的时间不说长,那也不短,大家在一起可以说是无话不聊,也基本可以排除嫌疑,所以这应该是外界犯的案。

    但是不排除诊所里面出现的某些意外情况,可以从这方面先入手。

    任旭尧沉默了许久,终于开了口。他说的不多,但是他相信,阮黎芫能够懂他的意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样的感觉。对方明明是个六岁的小女孩,连人生大道理都记得不完全,又怎么会懂?

    “那师父不在的这几天,诊所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常?”如任旭尧所想的一样,在他说话的时候阮黎芫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一个人的眼睛也可以代表很多东西。况且她也想到了这一处,要是在不懂,回娘胎里重活一次算了。

    不对,她好像已经重活了一次,就算不算顾倾城的那会儿,那也重活了一次啊……

    “少爷不在的这几天,没有什么异常啊……”有阮黎芫这个小可爱在面前,大家的胆子也大了不少,况且少爷确实没有为难大家,自然也都说话了。

    “是啊是啊,没什么啊……”

    “确实……”

    “不对!”终于,在一群确认没有异常的人群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那清瘦的模样倒显得有点瘦骨凌风,但实际上他健壮的很,“你们都忘了,在少爷走的第二天,有一个人来我们诊所认职,按理来说我们人员已经够了,不需要在招人了,但是那个人他实在是才华出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墨叔无法决定,就先让他留了下来,等少爷回来之后在做打算。”

    “可是那个人来了没多久就走了啊?”

    “不!那个人很可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聚会,也就是那个人走的前几天,你们都喝醉了酒,我因为肚子不舒服就没喝多少,听见你们不小心说出了暗道的事情。当时阿宽和墨叔都制止了你们,你们说反正大家都要成为一家人,迟早都要知道,然后就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那个人。”

    “之后你们醉的不省人事,我本来也

    要睡觉的,但是看见那个人鬼鬼祟祟的起身,我问他要干嘛,他说要去如厕,然后我就说和他一起去,结果他面色一僵,愣了一会才同意。”那人说道,“之后我们俩去了厕所,虽然隔音效果比较好,但是我仍然迷迷糊糊的听着他说什么大哥什么确实有什么请指示之类的,反正都是些很可疑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