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十六章 一石三鸟
    “这可是任家二少爷,你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对面,那个熟悉的领头人……

    对面,那个熟悉的领头人……咳咳,旁边的那个小弟,接话道。

    “任家二少?你被欺负我见识少,任家明明只有一个大少爷,哪儿来的二少?”阿巧冷笑一声,明显不信。

    任家,那可一直都是道上一届神话。任家的老爷子,带领着任家在商、政两界叱诧风云。现在虽然任家老爷子死了

    但是任家老爷子的继承人也就是任文昊的父亲与同样名声显赫的孙家联姻,在政治上依旧占据着重要位置,也依旧是商界的一条龙。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任家只有唯一的一位小少爷,虽然性格顽劣了一些,但也是难的一见的集智慧与才能于一身的神童,甚至还英俊帅气。

    好多贵门千金都想嫁给他,他甩都甩不掉,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和任旭尧“狼狈为奸”之人?

    “说你见识短,你还自己承认了!”那人笑道,“豪门之中总有那么一两点仇深似海,为了保护我们大少爷,老爷才没有公布在外的!”

    任旭尧听到这个答案,眼神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任文昊却是悄悄的给那人竖起了大拇指,也没有白费他教育了那么久的苦心,回头给你加工资!!!

    “你的意思是说,任旭尧就是那个被保护的大少爷?”阿巧冷呵,显然,他还是不相信的。

    “你这么笨,到底是如何想到那一石三鸟的计划的?”任文昊叹了一口气,实在是为对方的智商着急。

    “你什么意思?”阿巧装傻充愣,不明白任文昊说的什么。

    “你之前不是说,阿宽和阿乐的事情是前几天才发生的么?可是据我所知,诊所的盗窃之事早就在这之前发生了,那这之间有什么关联么?”任文昊也不打黄腔了,直接开始了正题,他的小公主,小刺猬还等着他呢!

    “怎么就没关系了,没有阿乐和阿宽的事,我也就不会帮着那群人去对诊所不利了!”阿巧着急着解释,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可是你说阿乐和阿宽的事发生在前几天,那时候盗贼都已经结束了对诊所的偷窃,你又怎么帮着那群人?”任文昊条理清晰的指出阿巧的语病,就这智商,他真的很怀疑,怕是提前预支了一辈子的IQ来套路任旭尧的吧!

    “我……我说的前几天,也是不定的时间,就是在盗窃之前!”阿巧慌不择路,胡乱的说道。

    “呵……你说这句话不觉得荒唐么?到底是一个月之前还是几天之前,难道阿宽和阿乐这个两个当事人不清楚么?”任文昊冷冷道,他也是上次老墨让他帮忙保管药材的时候才知道诊所的事情的,那个时候他就对这些进行了一个全面调查。

    虽然不是完全能够明白,但也了解的差不多,只等任旭尧来求,哦不,是找他帮忙的时候在告诉他。

    想知道为什么非要找了之后才帮么?

    任旭尧不待见他,这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他主动帮忙的话很有可能遭到拒绝。更何况他也想有个成就感,想要任旭尧的几个承诺不是。

    #虽然任旭尧已经欠了好多,自己也没想过让他真正的还什么,但是他就是喜欢肿么破#

    阿巧被问得哑口无言,本来就不聪明的脑袋为了想那么个解释都快炸开了都想不出来。

    “我们再来回想一个问题,阿宽,你姐的事情除了你以外谁还知道?”任文昊乘胜追击,问着阿宽。

    “我姐她是在外面被人劫走的,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所以谁也没有告诉。就连回家以后邻居问起都说我姐出了趟远门,除了我之外应该没人知道。”阿宽如实回答,就算他在痛苦,也不能坑少爷不是,这件事情本来就跟他没关系,如果因为他被人误会,那就罪过了。

    “那阿乐呢?”

    “我家里住的比较偏,周围几乎没有人,我也没有跟别人说过,应该也无人知晓。”阿乐和阿宽想的基本一样,自己家里不管怎样,都是自己应该承受的,不能因为别人对自己好或者怎么样,就能要求别人来为自己的不幸埋单,这要是放现代,那可是道德绑架。

    “也就是说,墨叔甚至诊所里面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咯?”

    墨叔这个代表站在旁边,由于信息比较多他还没有消化完,所以现在被点名的时候都是懵的,愣愣的点了下头,表示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尧尧这个旷了一个月工的人不知道又有什么奇怪的?”他开着玩笑的说着,旷工其实是请假,哪有可能老板旷一个月的工而员工累死累活的干的?

    “……”阿巧不说话,他已经无话可说了,不管他现在怎么说,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对了,阿巧这两件事情大家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任文昊开始放大招出来,直逼阿巧的水晶……呸,最后防线!

    #这孩子怕是王者农药打多了哦#

    “我就是……”阿巧虽然被人识破了是奸细,可是这件事情决不能让人识破,不然他可就什么底牌都没有了!

    “诶,你不用再说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是?”任文昊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打断了阿巧,“听我现在给你分析一下,三个月前,有人来找你,让你帮忙里应外合整垮旭尧诊所,然后给你一大笔酬劳。”

    “而你喜欢学医,家里却反对你。那时你就很嫉妒尧尧有这么好的医学天赋,如果你也有的话,你就可以非常自豪的跟家里说你可以。”

    “然而你累死累活的在诊所里面工作,而尧尧这个老板却隔三差五的翘班,不对,是请假,所以你更加不服。”

    “你早就有把尧尧从那高高的医坛上面拉下来的想法,然而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你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个答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