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十八章 贤阳拍卖
    而任旭尧听了“小家伙”三个字心头一惊,正好任文昊离去时那群人自动让了路,他的视野也开阔了起来。

    那拐角处,那一小片色彩斑斓的衣裙被风吹的飞扬起来,即使隔着墙,他也仿佛看见那小祖宗在那后面躲着,想方设法偷窥的场景。

    她……还是来了……

    阮黎芫也确实在想方设法的往里面看,但是任文昊一出来她就立马心虚的躲着,她躲得很好,但是奈何她控制不了风,她的衣服被吹的快要飞起来都没有发现。

    “小刺猬,走吧!”任文昊一过来,就递了只手给她。

    “昊叔,你到底是什么人啊?”阮黎芫拍了拍他的手,径自转弯朝前方走去。

    “刚刚不是说了么,我是任家二少啊!”任文昊收回手,快步追了上去,“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刚刚听你分析那么多,你是怎么对这些事情那么了解的?”阮黎芫瞥了一眼他,说道。

    “嗯……这些事情其实只要有心都可以查到的,怎么样,要不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然后我告诉你?”

    “……”那还是算了吧,谁知道你会不会让我杀人放火!

    “你说,你叫任旭尧师父这没什么毛病,叫老墨是叔叔,这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你为什么叫阿宽和阿乐哥哥,叫我叫昊叔?”任文昊无奈的笑笑,“他们两个至少也是二十五以上了,可我才十九啊!”

    “叔这个称呼呢,不一定是要按年龄计算的,你不觉得昊叔这个称呼更亲切一些么?”阮黎芫挑了挑眉。

    “我可不这么觉得!”

    “那你为什么要叫我小刺猬?”

    “……小刺猬,那是多么可爱的小动物啊,你不觉得你和她一样可爱么?”

    “我也不觉得!”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互怼着,若是在夕阳底下,这该是多么美的一道风景啊!

    #可惜现在是大白天#

    “阿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待会儿应该是要去见那群人吧!!!”老墨冷声说道,“你们见面的地点应该是以前从未去过并且偏僻到没有丝毫人烟的地方。”

    “……”阿巧扶着地站起来,抹了抹嘴角被阿宽打出来的血迹,“偏僻又怎样,繁华又怎样,你们别想从我这儿套话!”

    “没关系,据我们所知,晋江市中符合刚刚我说的要求的没有几家。而最远的谭式工厂早在二十年前就因爆炸已经废弃,最近的妇产科医院五年前因失火而废弃。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约在了最远的——谭式工厂。”

    “……”阿巧眉头紧皱,眼神开始躲闪,他们怎么可能知道,难道他与那群人的通话被人监听了?

    “你也不用奇怪,在诊所没落之后,你的价值也就没有了。本来以为给你一笔钱你就能安分守己,没想到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各种要求,是个人都不会接受。”

    “更何况你掌握的他们的消息实在太多,一旦满足不了你,那么他们的行踪很有可能被你暴露,你觉得,这种情况下,谁还会留你?”

    阿乐和老墨分别说出这件事情的要害,唬的阿巧一愣一愣的:“你们的意思是,他们之所以会那么容易的答应与我见面,并且把见面地点安排在那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更好的除掉我?”

    “如果你愿意帮我们对付那些人,那么我们可以考虑保你一命。但如果你不愿意帮我们,那么你依旧是死,你可试试!”任旭尧冷冷的开口,他一直遵循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在犯我我换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

    现在阿巧和那群人不仅欺负到了他身上,连他周围的人都不放过,那他还客气什么?

    其实他已经计算清楚了,这次行动没有任何危险,但是他依旧不想让芫芫来就是害怕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欲望。

    他要做一个完美的师父,所以不想让芫芫看到那血腥的场面,他其实从来都不仁慈,只是别人没有犯到他身上罢了。

    刚刚他沉默了那么久,就是因为不确定芫芫是否已经走了,可是现在她应该是被任文昊带走了,这下他也就放心了。

    “我该怎样相信你们?”阿巧握紧了双拳,他对诊所,对任旭尧,对阿宽和阿乐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要说这么轻易就原谅他的话,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你现在只有两条路,第一,就是相信我们,替我们提供那群人的线索,帮我们找到他们。第二,落入那群人的手中,然后被一枪了结生命。”

    “不过你今天和他们约的时间怕是晚了不少,你猜他们会不会因此怀疑你叛变或者怎样,然后用尽方法折磨你,最后……逼死你?”

    “……”阿巧咬紧了牙关,他真的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早知道他今天就应该待在家里,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当然,就算你不帮我们,我们也可以找到那群人的线索,不过麻烦了一点,但你刚刚也看见了,有任家二少帮忙,什么麻烦都不是麻烦。只是你的命只有一条,可要慎重!”

    “我可以考虑一下吗?”阿巧双眸浮现出血丝,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可不想死,但是落入任旭尧手中,那可是生不如死。

    “三秒钟!”任旭尧的耐心早就被耗光了,“三,二……一!”

    “怎么样,好没有,别磨磨唧唧的!”阿宽虽然打了他一顿,却是依旧没有解气,没好气的bp说道。

    “上次跟他们提供消息的时候,我无意听见他们说要把诊所的那些药材卖到什么拍卖会去!”阿巧不情不愿的说道。

    “少爷,这个拍卖会,应该就是上次文昊少爷给您送的那张邀请函,上面的时间正是三天后,地点在晋江旁边的贤阳。”老墨一听拍卖会,就会想起了这件事情,半年前文昊少爷就把邀请函送了过来,怕少爷不收,才专门送到了他这边,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