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章 拍卖会场
    阮黎芫坐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着自己小花裙上面的铃铛,那副别扭的模样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那你呢?让你乖乖的在家里等我回来,你又跑哪儿去玩儿了?”任旭尧也不接穿她的小把戏,直接进攻高地防御塔。

    “我……我哪儿有出去,再说了,你把我锁在这密不透风的屋子里面,我出去的了么?”‘我方高地防御塔正在被攻击’,秉持着保护防御塔的原则,阮黎芫抵死都不承认。

    “是吗?”任旭尧邪魅一笑,把那双小鞋递到她的面前,仿佛听到了‘摧毁敌方防御塔’这句话。

    “……”而阮黎芫听到的却是‘我方水晶正在被攻击’,她依旧装傻充愣,“师父你提着我的鞋干嘛?”

    “按理说你今天是没有穿过这双鞋的,可是你看,这上面这么多泥是哪儿来的?”任旭尧看似在端详着鞋上面的泥土,实际上他早就看穿了阮黎芫,这场对抗胜负早已定了。

    “那我哪儿知道,这应该是前几天弄得吧,我已经好久都没穿过这双鞋了!”阮黎芫欲哭无泪,她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啊啊啊!

    “哦……”任旭尧似懂非懂,也不在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对了,今天外面在施工,就我们门前的那一段路全部被挖了重修,你知道这回事么?”

    “知道啊!”就是走那段路的时候,才把鞋弄脏的,她忘了洗……

    “怎么知道的?”任旭尧又发出一波攻击,敌方水晶都变成残血水晶了。

    “我……”阮黎芫的眼睛滴溜溜一转,一下子就想到了方法,“声音啊!师傅你不知道,你把我关在家里,什么都没有,我就只能听着外面挖土机轰隆轰隆的声音,都快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了!”

    “……”任旭尧的英雄被水晶打的阵亡,在他复活的这几十秒里,阮黎芫攻破了他的两个防御塔,也是直逼水晶。

    “哇哇哇!师父,明明就是你不守承诺在先,我今天一整天都吃不饱喝不足的,回来还对我问这问那,你根本就不关心我!!!”阮黎芫带着主宰,还有超级兵一起打水晶,眼看着水晶血量只剩一半了,任旭尧复活了。

    “师父是去办正事,又不是去玩,带上你也没什么用啊!”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锁住,还不给我准备吃的?”

    “我这不是害怕你逃跑么?更何况我不是给了你早餐么?”

    “早餐就能吃饱么?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呢!你是要饿死我啊!”在阮黎芫的眼泪攻势下,任旭尧上下两条路的防御塔也没了,所有小兵都一起来攻击任旭尧的水晶。

    任旭尧清理不及,只能呆呆的看着那个大大的“DFEET”在眼前闪耀,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小祖宗啊!为师错了还不行么?三天后的贤阳之行为师一定带你去好不好?”

    “真的吗?不会在骗我了?”阮黎芫摸了摸泪水,抽泣道。

    “真的!”任旭尧叹了口气,答应道。

    “那……那我要和你一起睡觉觉,免得你又不见了!”

    “……”

    “而且以后的每一天都要一起睡,就当,就当是你给我的赔偿!”

    “……”任旭尧心里有苦说不出啊,本来今天他发现了重要的秘密,应该是他在理的。结果事情到最后反而成了自己的错,不仅赔了夫人还要折兵,他也很绝望啊!

    其实今天确实是他的错,也是阮黎芫心大,要换平常小孩指不定闹成什么样呢。

    况且他现在才发现他的小徒弟原来这么能耐,就算不带她去也能给你搞点事情出来,在拍卖会上,那才是真正的有危险的地方,与其不明不白的让芫芫到处乱跑,还不如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这才安心。

    而阮黎芫心里美滋滋的,她从刚来这里的第一天起就想和师父一起睡觉觉顺便揩油了,但是师父一直用男女授受不亲的理由拒绝她。

    她一直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如愿,如今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师父睡一起了,想想都开心!

    “师父父,你快去洗澡澡吧,我们早点睡觉!”

    “……”任旭尧汗颜,又洗澡?回想起以前种种的浴室风波,他都不敢在她面前洗澡了。

    他知道她想要干什么,每次等他洗完澡出来或者洗澡的时候,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偷窥、制造麻烦。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做足了准备,不然早就走光了。如今了了那小祖宗的愿,睡在一起,还不知道她能干出什么荒唐的事来呢!

    出乎意料的,今天阮黎芫并没有对任旭尧做什么,看着她在床上熟睡的样子,任旭尧心里的那块疙瘩也散了。

    事实上,阮黎芫在离开之后,就要求任文昊陪她一起进行一个下午的高强度训练。

    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平常都一直和师父在一起,很难有机会,所以她才会这么拼,不管任文昊怎么劝也不停下。

    如今她可累惨了,自然是要好好睡一觉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不过阮黎芫的睡姿确实不怎么好,一会儿把杯子踢开,一会儿滚到了床尾。一会儿把脚放在了他的脸上,一会儿整个人都趴到了他的身上。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偏偏这是她从前世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弄得任旭尧一晚上都睡不着觉还要忍受说不出来的苦。

    终于,熬到了三天之后。

    ——1984年8月1日,贤阳市。

    “少爷,我们已经安排了足够的人,只要那群儿一出现,就可以一网打尽!”

    上次那位领头人把阿巧藏起来之后,就直接带着人到这儿来埋伏,其他一切都非常顺利,等到任旭尧再次派人来接替时,他们也就功成身退了,唯一的确定,就是没有发现什么重要信息。

    “嗯!”任旭尧点点头,抱着阮黎芫进了拍卖会会场,然后看也不看周围一眼,直接上了二楼的VIP包间里,坐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