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二章 不走我走
    “那些东西都是你自己凭本事拿到的,怎么用那是你的事,你只需要知道,夫人只要结果,而不想参与你的那些复杂过程就行了!”手下漫不经心的摇了摇茶杯,看着里面漂浮的茶叶,就像那困在囚笼中的鸟一样,除非有外力借助,否则永远都摆脱不了那沉重的枷锁,飞不上更高的天空,更何况还有地心引力将它们往下拉。

    人也一样,任旭尧的诊所就好像他的翅膀,翅膀都被折没了,又怎能登上巅峰?而地心引力指的就是他们,一步步的将对方往烂泥里送。至于外力……连小少爷都帮不了他,还有什么外力能够救他?

    “结果……一定会让各位满意!”“小王”举起茶杯,与那手下碰了碰,带着笑容把那茶水给一饮而尽。

    两人一直打着哑语,各自心里都清楚的很。然而阮黎芫依旧是一脸懵逼。

    从两人的谈话中可以得知,这次拍卖会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干掉一个叫李海的人也就是刚刚那个大腹便便,坐在她师父隔壁的那个人。

    如果说那个人是一头牛的话,那面前这个“小王”就是那把杀牛的刀,而孙夫人就是那个握刀的人!那么师父也是这个孙夫人的另一个目标,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吗?

    阮黎芫觉得,她现知道了这么多,却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因为现在未知的谜实在比她知道的都是多太多。

    孙夫人到底是谁?她跟师父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派人去害师父?那小少爷又是谁?是孙夫人的儿子吗?李海又是谁?杀掉他又有什么好处?如果师父的东西不在这儿,那又会在哪儿?他们还想要做什么!

    正事谈完之后,两人真的像是多年没见的好友一番聊起了家常。终于,在阮黎芫脑袋都快炸了的时候,“小王”抬头看了看挂钟上的时间,现在里拍卖会开始正好还有半个小时,中间还得提前稍微的准备一番,时间眼看着就要不够了,于是两人齐齐起身,一同走了出去。

    直到确定他们不会再回来,阮黎芫才扶着墙站了起来。刚刚一只在思考问题,也没感觉到,现在这股劲儿上来了,麻的她都走不动路了。

    实在太坑人了,想想她曾经叱诧风云多年,如今第一次干偷听墙角的事还落得个如此下场,阮黎芫心里已经吐了好几个槽了。

    目前离会场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她不确定他们什么时候行动,所以现在得争分夺秒,既然没有师父想要的,那总得先安全撤离吧,刀剑可是无眼的,到时候被误伤了可就不好了。

    #你都不去救人的么#

    他又不是我爹,为什么要救?

    #……好吧,你牛逼,你任性#

    #那你为什么不去拿回你师父的东西?#

    我也想啊,可是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也没办法去拿啊!不过试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办法也不错,等他们开始行动了,在趁乱抓住那人。

    嗯,说做就做,这样想着,阮黎芫更加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只是,她该怎么跟师父说?

    “你走吧!”角落里,任文昊对着一名贵妇无情的说道,他的眼中似乎始终容纳不下对方。

    “昊儿,我……”贵妇试图与他沟通,却似乎没有成效。她不知道,昊儿与她,何时变成了这样。

    “你不走我走!”任文昊无情的笑笑,转身与贵妇擦肩而过,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就像那浮云一般,轻轻的走来,又轻轻的离去,不留下任何痕迹。

    “……”那贵妇留不住任文昊,深深的叹了口气,刚刚她一直在角落里,被任文昊挡着,看不清脸庞,如今仔细一看,不就是刚刚那“孙夫人”么?

    “夫人,拍卖会即将开始了,那边已经处理好了,我们也应该准备准备了。”另一名手下找到她,看了看表,说道。

    “嗯。”孙夫人若有所思的凝望着任文昊离去的背影,轻轻的点了点头。

    楼梯口,阮黎芫拖着发麻的身子,一步一步艰难的往上爬。

    所以特么的这楼梯干嘛要修这么长啊!

    万一遇上个老人残疾人之类的,该怎么办?

    所以这根本就不人性化啊!

    所以这是要投诉的啊!

    #所以你是残疾人或者老年人么#

    ……系统消息:对面的小乔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个甜蜜旋风。

    “小刺猬?”身后,任文昊站在那里,往上走着,看着她扶着墙壁的手,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我……”阮黎芫陷入尴尬的境地,连忙收回手,僵硬着脸笑道,“我刚刚蹲了个厕所,腿麻了……”

    任文昊往楼上撇了撇,任旭尧所在的包间正好对着楼梯口,他指了指:“包间里面没厕所吗?”

    “额……我……”阮黎芫咬了咬唇,嘟着嘴,显得格外委屈,“楼上有厕所吗?我不知道啊……”

    “……”任文昊摇了摇头,扶着她,“腿还麻吗?”

    阮黎芫点点头,任由任文昊搀扶着她上去,虽然并不想与他有太多的接触,但这个也是无奈之举啊……唉,我好悲桑。

    #得了便宜卖乖#

    “师父……”任文昊打开包间的门,阮黎芫就慢悠悠的走到任旭尧面前,巴巴的望着他,她出去那么久,师父肯定也急坏了。

    “去哪儿了?”任旭尧冷着脸,刚刚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不止一次找人去找过她,可是每一次都是无望而归。

    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一个小时之类她到底去了哪儿,做了什么,或者见了什么人,有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事。

    也不是怀疑阮黎芫什么,只是他是真的担心了,这场拍卖会复杂得很,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

    她再怎么古灵精怪,也终究是个孩子。毛都没长齐,怎么跟那群人斗?

    “……”阮黎芫低头委屈的绞着手指,难过极了。就像那正常的没断奶的孩子,被人无故打了一巴掌似的难受又说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