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三章 逆天之路
    #所以你是正常的孩子么#

    #所以你是“无故”被打被骂的么#

    #所以你们能不能不要总是挑我的刺儿#

    #所以我们就是爱上了这种怼你的感觉#

    #系统消息:你已经失去了可爱的芫芫#

    “诶,尧尧,你别这样嘛,把小刺猬吓坏了可怎么办?”任文昊再一次出来当和事佬,小刺猬说她去蹲厕所,他可一点都不信。要知道任旭尧一来他也来了,一直都没见过小刺猬直到现在。这中间可隔了一个多小时呢!

    他虽然和任旭尧一样关心小刺猬,但她现在不是平安回来了么,只要人回来了,其他都一样!

    “那你说说你又去哪儿了呗!”任旭尧浅笑,任文昊出去的时间可不比阮黎芫少。

    “……阮黎芫心里偷笑,刚刚是自己尴尬,现在轮到任文昊了,不过她可不要给任文昊说情,免得师父又生气。

    “你也知道,这次拍卖会不简单,我妈也来了,刚刚出去透风,硬拉着我聊了好久,弄得我都没有逛够拍卖会就要就开始了!”没想到任文昊轻而易举的就回答上了任旭尧的问题,还无奈的耸耸肩,满不在乎的样子却是无奈的很。

    “那你怎么不跟她好好的在叙叙?毕竟已经这么久没见了,不像她吗?”任旭尧摆弄着手中的两颗铁球,本来有三颗的,结果被阮黎芫拿走了一颗,在那儿捣鼓去了。

    倒真像是小屁孩见到新玩具的热情,不过像阮黎芫这种经常使用暗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种比较新科技的暗器。

    当然,这种暗器在八四年算是新科技的,但是在一零年或者更久引人,这种已经过时,几乎都已经没有了。

    而任旭尧之所以同意她玩,是因为里面并没有放什么杀伤力大的东西,就纯粹是一个小孩子玩的玩具而已。真正厉害的,他可能拿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摆弄吗?

    “唉!我哪儿敢跟她聊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她关系不好。”任文昊走上前去,按着任旭尧的椅子,从他手里在次拿了一颗铁球,放在手里捣鼓,“再说了,她一来,准没好事,要不是家里确实只搞白道,我都开始怀疑这都是她干的了。”

    “呵,如果她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怕又是要去跟任总说是我带坏的你了!”任旭尧本来不想给球的,可是他居然往自己身上扑,在“失身”和失球的选择上,他还是选择后者比较好。

    “唉!你倒好,就算别告状了任老先生都不管你,可是我的话怕是皮肤又要被打开花!”任文昊可怜兮兮的叹了口气,外人眼中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任少在家中过的不过如此而已,他都已经习惯了,反正少块肉之后又会长出来的,怕什么?

    “呵……”能管我的人早就死了。

    任旭尧这样想着,他轻轻的打开手中的铁球,放了一张纸条过去,递给任文昊:“把这个送给隔壁。”

    任文昊接过,砸吧砸吧嘴:“得,我就是你一跑腿的!”

    虽说抱怨,但他还是转身离开,去了隔壁。

    “师父,隔壁是谁啊?”任旭尧放的时候,折成了一小块,阮黎芫根本就没看清上面的字,不过这都不是问题,隔壁的那个“李海”,可是今天拍卖会的主角,难道师父已经发现了什么?

    “李海,国务院总书记,是除主席之外唯一在政治界说的上话的人,地位高权势大。就连A国如今成了这样,也是由他力挽狂澜才保住A国不被其他国家给吞噬的。”任旭尧笑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不过他这次是微服出来寻找‘逆天’的,也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但如果有心并且有能力,还是能够查出来的。”

    “‘逆天’?”阮黎芫表示自己孤陋寡闻了,她活了这么久,却是从来都没有听过。

    “传说‘逆天’集齐整整一瓶便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是真正的千年难遇的绝世之药。”任旭尧眼神与阮黎芫叫错,“不过目前好像才半瓶左右,它本来那是属于为师的,不过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

    “难道……不在拍卖会吗?”阮黎芫此刻为什么觉得,她那冷若冰霜仙人般的师父变成了个油尖嘴滑会套路的师父了?这话里有话是什么意思?

    “芫芫,刚刚出去玩了那么久,你一定也发现了对吧!还在跟我装傻呢?”任旭尧嘴角勾起一抹魅惑之笑,迷的阮黎芫神魂颠倒的。

    “师父,你在说什么啊,芫芫听不懂?”阮黎芫依旧装傻,看样子师父是已经完全知道了,那么他一定有自己的计策,她也就没必要在多此一举的想办法了。

    不过师父已经看透了自己的小心思,该怎么办勒……怎么办捏……

    “听不懂?那我们待会儿的行动你也不参加好了。”任旭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芫芫的小聪明,可不只是用在怎么占他这个师父的便宜上,她的观察力和思维能力极强,只要有那么一点破绽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就连她的动手能力也是不差,比如说那颗铁球,正常来说,第一次接触都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才解得开,不过她只用了短短五分钟,还拆开重组,重组在拆开,开了之后还能组成其他不同的形状。

    他倒是不意外,对于芫芫所表现出来的异于常人的能力他也曾怀疑过,可是心底总是不自觉的相信她。

    而阮黎芫,让她演戏可以,不过她可确实不会演小孩子,和她在一起久了,总会露出什么破绽的。

    更何况所有的演技在亲近之人面前都像一层薄纸一样,一捅就破,阮黎芫自然也不例外。

    本来在师父面前就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她,听了这句话妙怂,抓着师父的手撒着娇:“师父,芫芫刚刚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芫芫不怕苦不怕累,就想和师傅一起……”

    “放心,待会儿一直跟着师父,不会让你苦,也不会让你累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