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九章 螳螂捕蝉
    那细到只有一握的小腰,裸露出一段动人的雪白。还有那可爱如小红豆似的肚脐仿佛在告诉所有的人——世间的所有,不过就在这一刹那浮华一般,就算此生只能一见,也不枉费流年。

    那露挤装裸露着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细若水蛇一样的小腰上。

    最惊人的是她的两条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小白腿,由于穿着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超短裙,整个的露在外面,让人一见而口中干渴。

    脚底穿着一双透明彩丝鞋带的玻璃凉鞋,足踝浑圆线条优美,十个脚指头上丹蔻朱红,搽着鲜艳的指甲油。

    这不是限量版的睡美人又是什么?虽然缩了水,但是却依旧挡不住那风华绝代。

    本来就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阮黎芫,被王福林这么别有用心的包装起来,能不让那群见色起意的男人心潮澎湃么?

    “王总,你说的尤物就是她?”姜还是老的辣,那闹事的明显比王福林老一些经验也多一些,就算他已经看到快要流口水了,他还不忘找茬。

    “怎么样,还满意吗?”王福林轻笑,可是他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任旭尧怎么回事,都这样了还不来吗?还是说,他从一开始就错了,这只小老鼠不过只是个陪葬品?

    “这才六岁吧,太小了,我们怎么吃?”闹事人嫌弃的撇了撇嘴,假装不屑一顾似的说道。

    “六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你不仅可以将她养大,尝试一种父女的**之情,还可以每天和她一起‘玩游戏’,难道大家不觉得,稚儿比成年人好玩的多?”这是一场耐心的较量,论耐心,王福林这个有把柄在手的自然更胜一筹,他继续挑衅的说道。

    “王总,废话不多说,你开个价吧,这美人我要了!”那个大老板直接开口,这么一个尤物,不要的话被别人抢走了岂不是很可惜?当然是先下手为强啊!他才没那闹事的人那么矫情呢!

    “开价?”任文昊阴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那眼神,早已除了小刺猬谁也容不下。

    “任,任少,我,我刚刚想说把她买下来送给你,不过你放心,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们都不会跟你抢的!”几个大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任文昊,赶紧跪地求饶,可是已经晚了,任文昊压根理都不理他们,直接一个翻身上了台,与王福林对视。

    原来在王福林打开黑布的一瞬间,任文昊就已经不受任旭尧的控制,跑了出来,厕所离舞台还是有那么长的距离,就算他腿长,也跑了那么久。

    任旭尧在暗处也是凉凉一笑,芫芫被人弄成这样,连他都忍不了,更何况是脾气火爆的任文昊?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芫芫,怕是活的不耐烦了!

    “任文昊,这里没你的什么事,你又何必来掺和一脚?”王福林四处看看,依旧没有看到任旭尧,更没有看到李海。

    他知道,要想找到李海,首先得弄死任旭尧,可是现在他出都不出来,反而是他不能动的人出来了。

    为什么不能动?这可是孙夫人的亲儿子,动了的话孙夫人要弄死的就不是其他人了,而是他!他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地步,绝对不能死!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和我有关,但你又碰了我的小刺猬,你说,该让你怎么死的好?”任文昊一步步逼近,直接摸出枪对准他,一点情面都不留。

    王福林绅士般的笑笑,举起两只手做投降状,但是右手却悄悄的比了个手势。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命,他可不想就在这儿就被干掉了。

    周围有枪没枪的工作人员看见这个手势,也是悄悄逼近。

    可是大家不知道的是螳螂捕蝉,还有黄雀在后。

    魂组的所有成员根据任旭尧新改良的计划埋伏起来,更是一层层的将他们包围住。

    “任文昊,你可是政商两界的后代,你可不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行凶!”王福林深吸一口气,朝着任文昊做最后的挣扎。

    “替国家除去叛逆,又怎会被冠上行凶之罪?”然而任文昊根本就不吃这套,计算了一下角度和力度,确定子弹的余力不会伤到小刺猬之后,才用枪打碎了笼子上的锁,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对准王福林和几个存在威胁的人开了几枪。

    战斗一触即发,任文昊是点火者,王福林的人几乎都想干掉他,但是却被魂组的给钳制住,无法行动。

    而他只负责笼子周围的安全,保护小刺猬,保护……她安全逃离。

    “快啊!”在干掉几个人之后,他看见王福林想要从缝隙里面逃跑,自己又无法脱身,只得催促着。

    任旭尧同样以矫健的身手干掉几人,然后从打开的笼子门里进去。

    阮黎芫的身上可以说是衣不蔽体,稍微动一下都能走光,幸好她现在昏迷不醒。

    他仿佛看不见周围的战火,只轻轻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然后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然后轻轻的将她抱起,最后轻轻的从笼子里走出。

    外套很大,足以将阮黎芫整个人都保住,可是周围并不太平静,有不少在脱离魂组钳制后朝他扑来的敌人。

    虽然武器少了很多,但他们人数却没有少,依旧能够造成不小的伤害。

    任旭尧只得抱着阮黎芫然后躲过他们的攻击,同时在任文昊的护送下从包围里走出去。

    在打斗的颠簸中,阮黎芫清醒了一点点,微微能看见那一棱角分明的脸庞并且感觉到那无比温暖的怀抱,那是她的师父,师傅果然来救她了。

    “师父……”迷迷糊糊的喊了声师父,然后又沉沉的睡去,她现在的身体毕竟是小孩子,有没有备药在身上,怎么经得起五倍成人剂量的迷药?

    怀里的人儿动了动,任旭尧低头看了看她,却是没有任何醒来的痕迹,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苦笑一声,很好,又发烧了,而且这次是由于药物作用,还比上次严重了不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