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三十章 逃之夭夭
    “小……”任文昊见周边安全了,想要好好的看一眼小刺猬,就算她没醒,也想看看小刺猬是否安好。

    可是听见她突如其来的一句师父,火热得关切之心凉了大半,靠近她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你受伤了?”亏的任旭尧眼睛尖,任文昊刻意隐藏的流血的胳膊都被发现了。

    “没什么,你赶紧带小刺猬回去治疗吧,免得她有什么后遗症……”任文昊捏着自己的胳膊,不让它继续流血下来,憨笑一声,劝着任旭尧。

    “……好,待会儿过来我给你处理一下。”任旭尧见他没事,也没想太多,直接答应了下来,抱着阮黎芫上了车。

    任文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的离开,身后的人打斗已经结束,最后是以魂组的压倒性优势取得胜利。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而王福林本身就是阴险小人,奸计比较多,但是自身战斗力却不怎么样。

    刚刚把任旭尧护送出来之后他就直接将王福林给绑了起来。除此之外,所有见过阮黎芫刚刚那样的人,要么直接被误杀,要么就是被挖去了两只眼睛,连那几个大老板也不例外。

    幸好刚刚魂组成员全部在三四楼寻找机密文件,没有出现,否则他们也会被废不少。

    “放开你?那我小刺猬受的苦不就白受了?”任文昊将心中不明的情绪发泄到王福林身上,他看着王福林身上被枪打出来的几个窟窿,那可就是他的杰作。

    “小刺猬?原来你也那么在乎那只可爱的小老鼠啊!”王福林轻蔑一笑,“不过你的小刺猬似乎不太待见你,师父?师父是谁,让我想想,不会是任旭尧吧!”

    “即使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她都只喊了她的师父,却没有喊你,这说明她根本就不在乎你,你又何必对她这么掏心掏肺?”

    “挑拨离间?”任文昊皮笑肉不笑,“如果我们之间能够被你这样三言两语就给拆散了,那我今天还来这儿做什么?”

    “说吧,你背后的人是谁!”

    “什么背后的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王福林语气坚定的答道,没有丝毫犹豫。

    “听不懂?听不懂好啊!这样我们就有机会把你打的半死不活然后送出去,你说……”任文昊漫不经心的摆弄了一下手上的枪,“你背后的那人知道你还活着,但是你没有完成任务甚至还很有可能泄露了信息,他会不会像我们一样放你一马?”

    “……”王福林双手被绑住,往地上瞅了一眼,似乎在想些什么,突然,他望天哈哈一笑。

    任文昊眼睛都不眨的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这奇怪的举动中看出些什么信息,然而无果。

    “任文昊,你的伤口,痛吗?”王福林看着他的胳膊,阴冷一笑,似乎他满盘皆输却依旧运筹帷幄似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任文昊一皱眉,这伤口,虽然一直在流血,但确实一点痛处都没有,更何况这种伤他已经习惯了,若不是他提醒,他都给忘了。

    往伤口瞧去,虽然被大刀只划伤了两公分,但确实血流不止,甚至血还越流越多,一大片衣袖都被血给染红了。

    “本来……我看在那人的面子上是不想弄你的,那药也是给任旭尧准备的,可是你非要掺和进来!”王福林冷呵一声,“这药是传说中的吸血王,所谓‘吸血’,就是破坏人的血小板,使血小板丧尸凝血功能,导致血流不止。就连一点点小伤口都能致人流血过多而死。”

    “这吸血王最厉害的,是让人感受不到疼痛,导致伤口若是在不起眼的地方,中毒者很有可能遗忘,所以就算流血不止,他们都不会去找医生治疗或解毒。”

    王福林自信的很,俗话说一物降一物,吸血王几乎无药可解,造成的死亡率高达亿分之一,其中的那一个就是用‘逆天’救回来的。

    就算任旭尧那儿有不少‘逆天’,但他的‘逆天’早就被“偷”了,至少除他之外所有人都是那么认为的。

    那么他们现在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就是为‘逆天’而来的。说明什么?任旭尧根本不想让人知道逆天还在他自己手上,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想把逆天拿出来。

    所以,他也没什么好怕的,反正他都要死了,还在乎什么孙夫人不孙夫人的,能拉一个人陪葬是一个人,也是挺划算的。

    “所以我是中了‘吸血王’咯?”然而任文昊丝毫不为所动,就好像任旭尧听见“人鱼之泪”出场的反应一模一样,只是心境不同,面对的东西也不同。

    “你不怕么?”王福林僵硬一笑,似乎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怕什么?”任文昊狂笑一声,“我已经在阎罗殿里逛过好几次了,死又算什么?”

    “你是搞黑帮的!”王福林心中一惊,如果连他都是黑帮之人,那么孙夫人岂不是……

    政、商两界他们已经占了大部分,如果再来个黑,整个A国岂不是要更名换姓?

    “就因为我不怕死,就断定我是黑帮的,不觉得太牵强了吗?”

    “……”王福林笑笑,与其说这牵强,他倒宁愿不相信这种事。哪有人能够合并这三大地界的?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件事,他眼睛看着任文昊,心却在任文昊的后面。

    他那忠心耿耿的属下正一点点的靠近已是强弩之末的任文昊,拿着一根铁棒,直接朝他砸过去。

    显然,任文昊的身手不是白练的,他一转身,用巧力将对方摁倒在地,一回头看王福林,只看见远处有两个黑影在移动,除此之外确实连根头发丝都没见着。

    他想赶上去追,脑袋却出现了眩晕,连支撑着站直身子都无法做到,很快,他便倒了下去。

    “唉,真是不让人省心,到底你是来帮我还是来捣乱的?”

    隐隐约约之中,只看见那一双熟悉的皮鞋,皮鞋的主人站在他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