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三十三章 青梅竹马
    “我只知道……”任旭尧笑笑,“如果真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那么被撕的人,一定是那个造谣者,或许……就是你!”

    事实上,任文昊说的这,确实是事实。旭尧诊所里面标注了“强身健脑液”,卖两元钱一瓶,用不起眼的透明玻璃装着。

    甚至还一本正经的写着两百毫升每瓶,保质期六个月,生产日期、批发商、合格证,还有制作材料等等一系列的信息。

    完全从根源上把逆天伪装成了普通药瓶。

    当然,这些除了逆天本身是真的意外,其他的都是假的。

    首先,逆天是没有保质期的,不然为什么那群人收集了那么久那么多,放个几十年都没有问题?这批发商什么的自然也是无稽之谈。

    事实上,任旭尧的母亲和他一样,是从事医学研究方面的。而逆天就是他母亲一手研发出来的,说实话,逆天虽然包治百病,并且确实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但却没有世人所传的那么神奇。

    而且它的药材虽然名贵,但也只是平常常用的雪莲,鹿茸等等。所以任旭尧一般都把逆天拿来当活动,还买一赠一,这也就是他那么穷,总是找任文昊借钱的原因。

    他这也算是报复心里吧,那人将自己带来这个世上,却又把他独自扔在这里,甚至它整天为了逆天连他都不管不顾。

    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那他也就不要做一个称职的儿子好了。所有人……都说她是因为逆天而死的,可是他明明知道不是那样,却信了……

    他讨厌那个人,更讨厌逆天。所以当她把逆天的配方交给自己,交代自己一定要把逆天发扬光大时候,他就是要把逆天给埋没起来,变成真正的两块钱一瓶的强身健脑液!

    可如今就算他真的达到了目的又如何?那个人早已经不在了,不管他怎么样,都不会在为他而生了……

    “行,为了我自己的生命,我还是保守秘密的好,那既然如此……”任文昊僵硬一笑,自愧不如的叹了口气口气,但他却又非常欠打的笑了笑,“兰雪的事情我也不要告诉你好了!”

    “兰雪?”任旭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她要干什么?”

    “嗯……任老头说了,这是秘密,让我不能告诉你,否则……”任文昊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那表情,似乎还很后怕的样子。

    “你如果不告诉我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任旭尧再次还了他一个砍头的动作,笑话,兰雪在他心中算是什么级别的人?

    那可是比十八层地狱还要低!凡事有关她的事情,向来不会好,他不问清楚,岂不是会被坑的很惨?

    “啧啧,果真不愧是青梅竹马,可比我这同生共死的兄弟重要多了!”任文昊酸溜溜的来了这么一句,那样子,可比古代那些被冷落了十几年的深闺怨妇查不了多少。

    而任旭尧的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看的任文昊心里发虚,说话也认真了起来。

    “听说,昨天是兰雪的十八岁生日,她还特别邀请了你去参加,对不?”八卦昊凑近任旭尧,笑盈盈的盯着他,就像两个人说悄悄话似的,生怕旁边突然多出个人给听见似的。

    “我不记得了。”任旭尧淡淡回道,“况且你和芫芫都病卧在床,就算我想起来了,我也不能抛弃你们两个不是?”

    “别逗了!在讨论兰雪的事情上,你的话只有前半句才有可信度!”任文昊嬉皮笑脸的说道,音量突然加大,“谁不知道你是故意逃脱的啊,只可惜对方请的不是我,要不然我就算是有病在身,也得赶过去啊!”

    “就因为你有病在身,所以更不能去,任总会削死我的!”任旭尧假笑一下,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没办法,这是正常现象,任文昊叫这为——兰雪恐惧症,对,这是病,得治啊!

    “活该,如果你不拿这件事做借口,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好么!”他没心没肺的说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始给任旭尧科普,“在几百年前,男子十六岁便可成家,女子十四岁还未嫁出便是父母之过。十几年前,我国的婚姻法对其做出了修改,规定的法定婚龄为男二十二岁,女二十岁。可是就在前两年,政府又颁发了新的政令,男子二十岁,女子十八岁,均可婚配。”

    “说人话!”任旭尧眉心紧锁,脸色更加难看了。

    “兰雪刚刚满了十八,你也过了二十,你们两人又从小定了娃娃亲,不仅青梅竹马还在同一屋檐下住了整整十年。”任文昊终于是认真了起来,一本真经的分析道,“出国后,她一直对你芳心不变,拒绝了所有优秀的男人,再加上两边二老有意撮合,你这次,怕是跑不掉了……”

    “所以她这次从M国回来,是另有目的……”任旭尧起身,走向窗边,向外面投射出沉冷的目光,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下来,连温度都有些许变化。

    “不是吧,我还没说她要回来,你就知道了?”任文昊也从床上下来,和他走的一起,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任旭尧冷着脸,撇了他一眼,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啧啧,可怜的娃……”任文昊幸灾乐祸的摇摇头,悠闲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任旭尧兽触摸着门把,当初两人都承诺过这句话,本来呢这件事情和他无关,可是任旭尧最讨厌的就是幸灾乐祸了,他微微一笑,“还是可怜可怜你自己吧!”

    “不是吧!”任文昊心中一颤,赶紧回过身想要追上任旭尧请求他放过自己,可是只听见“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他去开门,结果不知是门把坏了还是咋滴,怎么开都开不了。

    好不容易把锁给撬开,跑出去一看,果然,连个人影都没有,是的,不仅是任旭尧,连其他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