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四十一章 难以捉摸
    可是为什么,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向师父奔去,会不受控制的想要挽留住师父?而在这个时候,她又该死的想起了当初她离开郗溟夜的场景。竟是那么的相似,天道轮回,也该到她被人抛弃了……

    也许,是这声软软绵绵的“师父”起效了,任旭尧身子一颤,心也跟着一颤,他心底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这一别的话,他就会永远失去芫芫……

    也许他应该像前几次一样,不管前方有什么危险,都和她一起面对。可是前面做的那几次选择,每一次都让芫芫陷入危险。

    这一次,他不想在赌了,也不敢赌了。

    最后,任旭尧还是离开了,没有半步犹豫是离开。芫芫,她有能力在照顾自己,虽然不知道她的那些“天赋”是哪儿来的。

    但是他却很庆幸芫芫的“天赋”,至少在这危机时刻,芫芫能够有真正的自保能力,不用在依赖他这个无能的师父……

    阮黎芫呆呆的,眼眶里噙着泪水,想哭,却哭不出来。也许是以前憋的情绪太多了,到真正伤心的时候,反而哭不出来了。

    “……”不是,这都什么鬼?

    逆天在炼制过程中所产生的烟雾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了的,这也是它难以炼成的原因之一。任旭尧和阮黎芫早已习惯,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任文昊就不同了,他一个医学白痴,从未触碰过这种东西,自然会有那么一点两点的不适应。

    等他头不晕脑不胀的时候,任旭尧已经要跟阮黎芫断绝关系甚至都已经离开了,他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看着芫芫那悲凉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堵了……不对啊,这任旭尧怎么回事?不是才答应了他要做一个完美师父的么,怎么突然闹了这么一出?

    他必须得去问问才行啊!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任文昊只得将抱起呆愣到毫无知觉的像木头人的阮黎芫出了密道,将门锁好。

    锁门的时候,他的眼睛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角落,那是一片草丛,里面居然有一丝丝白色,将草丛扒开,居然露出了一堆白色的布,纱布,棉布都有。甚至阮黎芫房间内消失的窗帘都被裹在里面。

    他往楼上瞧瞧,果然那一段被刀隔断的麻绳,他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之前阮黎芫将门锁好之后,她便用那些护士留下的药箱里面的剪刀,将床单、窗帘之类的撕成布条,然后混合着纱布裹在一起编织成了麻绳。

    这也算是所谓的密室逃脱了吧,她以前训练的时候也没少干过这种事,所以做起来井井有条的,速度很快。

    这片院子没有人进来,阮黎芫随时在二楼,可是她楼下也没有人,自然是看不见她的。

    她将麻绳做好之后,拴在那根栏杆上,然后从二楼滑了下来,为了不让人提早发现,她到一楼之后,以小刀做飞镖来用,瞄准了麻绳的头部,将其割断。

    隔断以后,阮黎芫将麻绳收好,藏在了草丛里,随后她便用自己比较擅长的开锁技能打开了门锁,悄悄的潜了进去。

    而院子里的围墙至少有两米高,想要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她有了麻绳,并且知道技巧的话自然是另当别论的。

    可是她选择的是去炼药而不是逃走,要么,她只是出于好奇或者兴趣而留下,要么,就是她根本不想走……

    而任旭尧正好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才能准确的找到阮黎芫。

    否则,如果真的按照他任文昊的思路来到诊所外面去找的话,就算翻遍整个世界也找不到她。

    不过小刺猬明明只是六岁的孩子,为什么会懂这么多?还有,那么多的医药箱,里面的药品,纱布,刀具都没有了,又会在哪儿?

    这个院子除了任旭尧自己,确实没人进来过,那么小刺猬又怎么会知道密道的事情?逆天那么复杂,她又是如何能够轻松制作的……

    小刺猬她既然不想走的话,那么她又为何要费尽千辛万苦的跑出来?

    又是谜……事实上,小刺猬整个人都像谜一般,让人难懂。且不说她才六岁,行为却根本不像一个六岁的孩童一般,好像,连她的来历都变得神秘起来,让人难以捉摸。

    想到这里,任文昊苦笑一声,明明小刺猬是自己带过来的,明明当初查清楚了她的一切,可是如今,自己倒是先怀疑起来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小人儿,直到将她抱回自己的公司,都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管怎样,她始终都是自己的小刺猬。

    若是连他都不爱小刺猬,都不帮小刺猬了,又有谁会爱她,谁会帮她?任旭尧么?那个不靠谱的,看样子好日子过久了,是得收拾收拾了!

    休息室,任文昊轻轻的将阮黎芫放下,捋了捋她额前的发丝,动作异常轻柔:“小刺猬,我去帮你问问发生了什么事,乖乖的在这儿等着我的好消息!”

    “……”阮黎芫心里波荡起伏,并不太想说话,只是微微的眨了眨眼睛表示回应。

    任文昊见此,也只微微的叹了口气,给她添置了一些茶水点心,转身走了出去。

    隔壁,办公室,任文昊推门而入,只见任旭尧手上端着一杯改良过的咖啡,静静的站在窗边,似乎,他今天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尧尧,你今天怎么回事?小刺猬又没做错什么大事,至于断绝关系,分道扬镳么!”他气不打一处来,怒吼一声,就差没有掀屋顶了。

    “私自逃跑,擅闯药园,偷做逆天,这些都都是大事的话,那什么才算大事?”任旭尧转身,淡淡的一笑,“杀人放火吗?不对,杀人的事她早已做过,这放火的话……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吧!”

    “尧尧,你到底想干嘛?我上次不是说过么,你是和小刺猬相处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她什么样子你最清楚了,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