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四十三章 黑帮纹龙
    上面有一个带着粉帽年轻女子,和另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子在一处偏僻的地点会面。

    那女子的衣着很洋气,明显不符合A国的穿衣风格。倒有些与西方的M国、J国有些相似。而且见那女子在谈话间东张西望的,显得很急促,很紧张的样子。

    倒是那个一身紧身黑衣的中年男子显得从容镇定。随后,只见那女子扔给了男人一包信封,然后匆匆的开着身旁的豪车离去。

    而那男子颠了颠信封,似乎在验证它的重量,没多久,也悄悄的从小路离去。

    视频很短,任文昊却看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里面的两个人很熟悉,可是一时间居然想不起来是谁。

    “还记得三年前魂组刚成立时被人连续攻击的那会儿,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人来帮我们吗?”任旭尧开口说话,帮助任文昊回忆了起来。

    “神秘人?”当时那个人全身裹着缠满了黑色布条,脸、手和腿都被遮的密不透风,那是炎热的夏季,他还因为这个多看了那人好多眼,自然是记得的。

    “这个视频正好也是三年前,我们被袭击后修整那段时间内给录下的。”任旭尧两句话就将事情的发展情况给概括了起来,“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来帮我们,于是,我找人去跟踪调查了一下,发现了这个人叫做弗兰德,江湖上有名的承单人,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要做什么,只要给钱,他都能为你完成。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从未有过失误记录,虽然因此结过仇,但他总能安全逃脱,化险为夷。”

    “弗兰德……这个人确实不陌生,记得曾经有一次找他帮过一次忙,因此有了些交情,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和三年前并不一样?”任文昊回忆着,许是能力过大,技术过高,名声过好,那人的脾性可是一点都不好,但他和任旭尧似乎正对那人的胃口,交往甚是不错。

    “没错,弗兰德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易容,为了方便在执行任务,他几乎一天要易三次容,但由于易容的材料有害身体健康。他找我要过不少逆天,于是便欠下了我不少人情。”任旭尧笑笑,“所以我去找他核实视频时,即便为难他还是告诉了我们,但也仅限于那名男子是他而已。”

    “那那女子呢?该不会真的是……”任文昊问了一句,虽是心中已有了答案,但他始终是不敢相信,兰雪虽然偶尔缠的他们很烦,很讨厌,但温柔体贴且远在国外的她又怎会知道他们魂组的事情,又怎会去找承单人?

    可是所有的证据都摆在那里,视频上女子的身材和兰雪一模一样,且看那女子行色匆匆得模样,如果真是兰雪的话,从国外飞回来在赶当时的连班机回去,而且为了不被人发现,确实是需要很赶的。

    况且兰雪五年前去了国外,这中间再也没和他们联系,会发生什么也都说不定……

    任旭尧不说话,只是从任文昊的手上拿回自己的手机,然后重新找了一些文件,再次递给他。

    任文昊皱眉接过,一步一步的往下翻,那是从三年前第一次被人袭击时留下的线索追查下去。这次,就算任文昊不解释,他也能够明白了。

    那时被人袭击后,任旭尧心中自然是不平衡的,他依旧派了人去查。可是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直到弗兰德插手之后,他才真正的展开调查。

    根据线索,可以查到,那些人是整个A国排名第二的黑帮纹龙所做。可当时魂组不过是百八十个小帮中的一个,一不会对纹龙造成威胁,二又没有什么仇什么怨。平白遭来祸端是怎么回事?

    于是任旭尧将计就计,委托弗兰德帮忙去调查这个纹龙。过程自然是比较复杂的,但结果却是万万想不到的。

    “纹龙是你的外祖父隐秘创建的,到你外公的那一代,已经是一个大帮了。其实外界传闻中,任家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厉害,到最后都敌不过你母亲的孙家,政、商、黑界全在他们的掌握之下。后来你母亲接任了纹龙,直接将纹龙带上了帮派第三,没多久,纹龙就成了第二大帮,成长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任旭尧给了任文昊充足的缓解时间,这才开口继续说着,虽然任文昊与其母亲不合,但毕竟是亲生的,又怎会真的如水火一般不容?

    他一直以为,任文昊心里还是有他母亲的,只是在自己面前不好说罢了,他虽讨厌那个女人,但却不怪任文昊,反而有点羡慕他,毕竟抛开其他恩怨不说,那个女人还是一个好母亲的,至少比自己的母亲好了万倍。

    很明显,任旭尧是以为任文昊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事实上,当任文昊看到弗兰德调查的结果的时候,确实有点惊鄂,他还以为是这个字打错了,可是他的心底确实深信不疑。

    他的母亲,在十三年前能做出了什么事情,在这十三年内又对任旭尧做了什么事情,他虽不是完全知道,但也看的明白的。

    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做什么都是不意外的,他不是无法接受,内心也不是不平,他只是觉得,有母如此,他成为这种极端的人特不奇怪了。

    “而你的母亲,总是要找一个人来培养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来找你,但孙家这一辈除了你就只有她的侄女兰雪可以胜任了。兰雪的母亲也死的早,对于她来说,姑母就是她的另一个母亲,对于姑母的话,她自然是会照做的。”

    任旭尧,看了看他的脸色,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他倒是觉得无所谓,兰雪和孙夫人,一个是他所厌恶之人,一个名义上是青梅竹马却事实上对他来说并无交情的,不过任文昊……一个是母亲,一个是表妹,真的没什么问题么?

    话说他什么时候变成了如此为人操心的人了,是遇到芫芫之后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