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五十一章 性淡如菊
    明明知道缙云棾很有可能不是因为百年大计,悄悄他的状态就知道了,满脸的苍老,皮肤惨白,怎么会是完成自己胸有成竹之事的样子?

    可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偏偏要将这个话题引到其他地方去。

    “百年大计?”似乎……还没有到最佳的时间呢,不过你不说我都快忘了。

    缙云棾慢慢一笑,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在思念自己与冰翎月过去的种种,他害怕时间久了自己就会忘了这段甜蜜又让人痛苦的过去。所以对于什么宏图大计之类的确实没什么兴趣。况且该出现的人都还没有出现,他的大计也着实没什么用处。

    “如果我说,我的百年大计就是攻略你这个性淡如菊的翎芫宫主,你信吗?”缙云棾一句话,便再次转移了话题,明明就是很正常的叙旧,却变成了纨绔子弟对美人戏弄。

    “性淡如菊?”她不仅没有被调戏的感觉,反而挺喜欢这个形容词的。平淡对待得失,冷眼看尽繁华。

    落花无言,心素如简,人淡如菊。

    几分淡泊,清风细雨,同样韵致。

    几分从容,府仰之间,依然洒脱。

    几分朴实,举投之间,依然秀丽。

    “人淡如菊”是一种平和执着、拒绝霸气的心境。人淡如菊,要的是菊的淡定和执着。“人淡如菊”是一种平实内敛、拒绝傲气的心境。人淡如菊,要的是菊的内敛和朴实。

    生活中不缺少激情,但是每个人的激情都是一刹那的事,生活终将归于平淡,人终将归于平淡,一如平实淡定的菊花。在经过了世事的纷乱和潮起潮落的人生后,生活把岁月刻在人的脸上,也刻在了人的心里,滚滚的红尘已经将细腻柔软的心磨砺得浑圆。

    这种浑圆不再有绚丽的光泽,这种浑圆就是一种淡然、朴实,它不张扬、不喧嚣、不妖艳,不再作年少时的无病呻吟,不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再会手高眼低去投机。

    菊花的淡,淡在荣辱之外,淡在名利之外。

    菊花的淡,淡在诱惑之外,淡在骨气之内。

    以一份洒脱娴静的心态,面对喧嚣的红尘。

    以一份淡定从容的态度,面对命运的r亅……

    空气方法在这一刻停止,缙云棾凝望着冰翎月,如果能够永远的这么看着她,那该有多好?

    阿月,我多想这般叫你一声,可是我怕就因为这么一句而破坏了我们俩现在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

    阿月,你讨厌我……若是我当初没有那么任性的离开你,你可还会如此?

    “云棾神君此番前来,怕是不会只为了这个吧……”冰翎月再次转移话题,她和缙云棾之间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唯有转移话题才能让她们之间有聊的了。

    “郗溟夜那件事,你真的不在考虑一下吗?”缙云棾也不多说,直接开始转入话题,刚刚郗溟夜已经说过了,其实冰翎月一直都知道他在后面跟踪只是没有道明罢了。很有可能,他以前来的时候,冰翎月也是知道的……

    “不用在考虑了。”冰翎月轻笑,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根本没有半分挽回的余地。

    “……”缙云棾心中一惊,冰翎月何时变得如此果断决绝了?倒与冰翎芫有点像,可是冰翎月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啊,也不过四十年而已没见,众神之巅才四天而已……

    “云棾神君!”冰翎月转身,嘴角弯弯,连眼角都带有一丝丝笑意,她继续淡淡的说道,“我待不久后可能要闭关,不知多久能够出来。你也知道,众神之巅不管哪个部位都有专人管理,不需要我操心。”

    “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中的一只小狐狸,前几日受了伤,修为也被废了,不知云棾神君……可否留在众神之巅,替我照顾一下……”说这句话的时候,冰翎月内心是忐忑的,虽然她确定缙云棾会答应她,可她还是没什么自信。

    “小狐狸?”缙云棾皱了皱眉,冰翎月养过狐狸吗?他怎么不知道。

    “若神君答应帮我照顾小狐狸,其他的一切都好说。”冰翎月不由他多想,立刻抛出这么个诱饵。

    “……”缙云棾不说话,阿月,你是真的什么都知道,可你当真以为,他郗溟夜的事能比你重要吗?

    “若是云棾神君不说话,那本宫就当是你默认了。本宫这就去将小狐狸给你带来。”冰翎月丢下这句话,转身便离开了。

    “……”缙云棾轻轻皱眉,冰翎月,神色匆匆,像是在刻意的隐藏着什么,以前的她可是从未有过如此现象,倒是和冰翎芫有几分相像……

    可是她表现的正常一点还让他不会起疑,可是冰翎月根本就不会撒谎,这让缙云棾看出了一个什么端倪。

    小狐狸……他想起了,在一个血色的月下,一个懵懂的黑夜,似有一个女人站在窗前,头顶上居然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身后居然还有几条毛茸茸的尾巴,细数的话,大概有九条。

    当时他不懂,可是现在想起来,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九尾灵狐一族吧,只有灵狐一族才有九条尾巴啊——即使其他品种的狐狸修行到九条尾巴,也没有灵狐一族天生的九尾完美啊……

    不,不可能,灵狐一族早已在几亿万年前就灭绝了,不是几万年,更不是几亿年,而是几亿万年啊……它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更不可能会是——他那个心心念念的人……

    “冰,翎,月……我以前百般的邀你前来叙叙旧,你却是从未给过面子,今天,可是什么风,把您这座大神吹来了?”空间里,那略显年轻却又不失成熟稳重的声音回想着,这就是天道,那善嫉的天道,那与冰翎月签过单方面不平等条约的天道,他确实挺年轻的,冰翎月报完仇后坐上宫主的位子时,他的父亲都还没出生。

    作为天道,能够管理所有,包括人的命运,但这也是有代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