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五十二章 天道轮回
    对于天道来说,付出的最大的代价便是会化身为无实体的空间到处穿梭,没有定所。如果想要孕育自己的接班人,则需净化天地灵气,汇自己的所有力量于其中。每个天道都只能孕育一个后代,所以,这个后代是极为珍贵的,并且包括上一代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力量,所以天道都是越来越强的。

    而孕育了自己的后代之后,为了不破坏只有一个天道的平衡,失去了力量的他会消失在这无边的空间中,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迹象。

    所以作为天道,除非是自己的固定寿命五千亿年到了,否则他们是绝对不会生出孕育后代的这种想法的。但这五千亿年的孤独与寂寞,纵使掌管着所有的生命,到最后也只化为烟消云散,这是冰翎月不想去承受的。

    “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跟你说的,所以也就不废话了。”冰翎月淡淡的一笑,简单的阐述了一下自己的来意,“计划有变,我只是来跟你通知一下的。”

    “通知?冰翎月,你知道,要完成这件事,必须有我的帮助,就算我帮的不大,但怎么说也要告知一声,否则被我发现我们的合约也就被废了。”天道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冰翎月,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轻狂,通知这种话都能说的出来。难道你不知道这其中要付出多少吗?”

    “我是为何变成这样想必天道你难道不清楚吗?”冰翎月嘴角轻笑,不以为然,当初她找天道合作,选了个比较麻烦的方法去救冰翎芫,但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在冰翎芫的身体里面留下了些后遗症。简称病体,为了保护冰翎月,她强行将这些病体移入了自己体内,所以病体也就发生病变。

    病变之后,她就得了如今这个病,发病的时候情绪复杂得很。一会儿会变得多疑,一会儿会变得多情,一会儿会非常愤怒,一会儿又十分冷静。就连偶尔的正常也变得不正常,她原本对任何人都是冷冷的,让人不敢靠近,虽说像一块冰山一样,但至少不会像现在,她的言谈举止中总有一股淡淡的疏离,不管做什么都是不冷不热的,高傲,轻狂,就是她的特点,似乎……她的人设早已崩到天那边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冰翎月,你是要跟我摊牌吗?”天道沉声道,他确实很清楚冰翎月为何会变成这样。还是那句话,做任何事都是需要代价的,这本就是冰翎月逆天而行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只不过他在里面稍稍动了点手脚,让这个代价最大化罢了。

    他是天道,可从不讲究什么仁义,什么公平,他只知道,冰翎月会对自己做天道的仕途有威胁,只有真正的将她扳倒才算是安全。要知道,冰翎月以前已经毁过一次天道了,所以她这个人,才是最危险的。

    不过冰翎月果真不愧冰翎月,当初那个以一己之力摧毁所有的人,尽管他做了手脚,也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反而还暴露了一些线索。难道冰翎月真的会自己吃下这个哑巴亏吗?她自然也是反击过的。

    两人虽是心知肚明,但都瞒着不说,这是对两人最好的结局,一旦摊牌,要牵扯的东西可远比这些要好的多。

    “呵……”冰翎月笑笑,芫芫的命现在还在天道的手上,她自然不会傻到去做这种事。该忍的不该忍的她全都忍了,在忍一忍也没什么。

    反正……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过去的……

    三生树下,缙云棾呆呆的望着那树枝上的花儿,不是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合欢花么?可是这么多合欢花里面,他连自己的都找不到,又如何去找那人的?

    不知为何,尽管来过三生树很多次,却都没有勇气去寻找自己的那朵花儿,可是这一次冰翎月的反应让他很心慌,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一看。

    可是每一朵合欢花都长的不一样,到底该怎样才能够区分?难道真的只有三生树的主人才能一眼看出吗?

    不……一定有办法的,阿月不是说要让他留在众神之巅照顾一只狐儿吗?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去藏书阁看一看,尽管他不一定能够再次进去。

    上次他将那壁画偷出之后,藏书阁的防卫加大了不止一倍,连全盛时期的他都不一定进的去,更别说现在的他了。

    “吱吱!”草地上,一只白色的九尾狐迈着高傲的步子向他走来,它的鼻子不大,小巧的甚是可爱。两颗黑溜溜的眼睛像夜明珠一样,很亮;还有一双长长的耳朵,灵巧的摆动着。

    它走到他的脚边,轻轻的抓了他一下,发出吱吱一般的叫声,像是在提醒他,它在这里。

    反应过来的缙云棾看向脚边,下意识的往周围敲了敲,最后才失落的将九尾狐抱起,顺了顺它的毛发。

    “狐儿,你就是阿月跟我说的那只小狐?”缙云棾将狐儿正对着自己,像是在和它说话,却也明白一只小狐是不会说话的,他只自言自语,“看样子也没受伤啊……”

    狐儿不理他,只是窝在缙云棾怀里,自顾自的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小憩。这本是小动物很正常的一个姿势,却硬生生的让它做出了不正常来。

    “她……走了吗?”缙云棾抱着小狐狸,看着三生树,眼睛里似乎出现了一个人,他的眼神从未离开过这个人,“可是她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告别?说好的等她呢?”

    听见这句话,狐儿的身子明显愣了一下,她睁开眼睛,看着缙云棾,像是在观察什么,良久,它才从缙云棾的怀中跳下来,跑到三生树前,挖了一个坑。

    “你在做什么?”许是第一次见狐儿,与它之间并没有什么默契,缙云棾走上前去看了看那个坑,里面居然有一只木盒。

    风一拂过,三生树的花瓣被吹的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仿佛那人性化的大树也在告诉他什么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