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五十章 从长计议
    她问都不问一句那人的病情,直接将那加了工的逆天给了那些人。当任父拿到药喂给任母的爷爷后,没过一两分钟,爷爷的最后一口气也断了。

    任母从小就在家人的疼爱中长大,她的父亲疼她,爷爷待她更是前所未有的好。爷爷被人害死她又怎能甘心?她只恨当初没有将尧母从那囚禁她的别墅中推下去,来个一尸两命。

    所以,她报仇了。她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把尧母所住的别墅里所有人都引开,然后进屋把尧母打晕,最后将尧母活生生的烧死在了那破屋内,连带着她那些所有的研究成果一起化为了乌有。

    只可惜,任父囚禁了尧母,却没有囚禁任旭尧,只要他带着两个保镖,随便哪个地方都可以去,而当时,任旭尧就在附近的超市买吃的。

    没有杀到任旭尧的任母自然也放不下仇恨,可是她的亲生的儿子任文昊却不知为何越发粘着那贱人的孩子,几乎寸步不离,让她无法下手。

    最后也只能放弃杀他,不过她的仇恨却因为任文昊的原因越发讨厌任旭尧了,更是明里暗里的针对任旭尧。

    可是她永远都不可能想到,任文昊究竟为什么那么粘任旭尧,这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兄弟之情,相反,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他多多少少都是有点讨厌任旭尧的。

    只是当初任母做的事情做的在干净,在没人发现,却是被任文昊看到了全部过程……他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所以他害怕,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是这样,她居然是个杀人狂魔,那是不是代表,自己有一天也无法逃过劫难?

    任父子嗣稀薄,只有他和任旭尧,而任旭尧又是不被承认的,所以他就成了任家的独子。在外人眼中,他就是任家的宠儿,可是其实只有他知道,任家不过是把他当做继承人培养的工具而已。

    他讨厌任家,讨厌那里的所有,他早就想要摆脱这一切了。

    他粘着任旭尧,不为其他,一是因为内心歉疚,想要弥补,想要保护他,尽管自己的力量也很薄弱,二是想要和任旭尧联手,一起推翻整个任家,那个恶心到令人发指的任家……

    话说回来,任文昊和任旭尧两人根据已有的线索把魂组的所有可疑人员除掉之后,正好赶上比他们第四大帮黑鹰来闹事,借这个机会,魂组向黑鹰发出挑战,两方势均力敌,但不久后,就传出魂组不敌黑鹰,被全数剿灭的消息,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其实,魂组的所有力量早就被任父安插来的卧底给掌握,就算把卧底处理掉,任家甚至纹龙手上都有了魂组把柄,与其处处受制于人,倒不如釜底抽薪,直接把魂组的所有重新定位。更何况以这两人的实力,又怎么会对付不了一个区区的黑鹰?

    明里是黑鹰将魂组剿灭,实则确实魂组吞并了黑鹰,重新占据第三大帮的位置。

    黑鹰改造完毕之后,开始不断向纹龙发起进攻,不断的削弱了纹龙的实力,而任文昊这个天生的战士,把这种事做的井井有条的,但他实在做不了商人,所以将自己的公司交给了任旭尧打理。

    任旭尧接手后,毫无疑问的向任式集团发出挑衅,明里暗里的针对它,不仅以低廉的价格高端的产品来吸引顾客,还用丰厚的奖金优越的待遇来挖人才,导致任式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如果那些人能够轻易背叛任式,那么迟早有一天也会背叛他,所以把人挖过来之后他虽兑现了承诺,但又各种的找理由将那些人开除,那些人又无法回到任式,连生计都成了问题。

    怜悯么?只有弱者才会去怜悯别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任旭尧可从来不会怜悯任何人。

    就这样,任母的纹龙和任文昊的黑鹰,任父的任氏和任旭尧的公司之间明争暗斗,但姜还是老的辣,他们总能在关键时刻重新找到一条生路。兰雪回国后继承了父亲的兰氏集团,鼎力帮助纹龙以及任氏,再加上任母孙家的力量,更是如虎添翼,想要覆灭的话还得从长计议……

    四年后,也就是1988年,A国的经济快速发展,已经跻身跃入了十大强国之一。而远在H国的阮黎芫,也有惊人的发展。

    “老大,这是上一次那个得了癌症濒临死亡的人听说今天是您的生日,特意给您送来的。”助手手中捧着一个超大的礼盒,给阮黎芫送去,可是她冷着脸,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让他放在一边。

    助手将礼盒放在角落,可角落已经有了一座被礼盒堆成的山,再放上去的话就得垮了。

    阮黎芫这才抬头,今天,是她十岁的生日,成长了四年,她的小脸出落的越发精致可人了,在H国,她又做回了自己的本行——行医,偶尔得空了就去接几单杀人的任务,于是在H国也得了一个绝世神医、金牌杀手的称号。

    她不是没想过要找那群无良商家,可是试过了各种办法都无法找到,就连烨灵空间里面都找不到丝毫无良商家的痕迹,她唯一想通的就是师父的秘密。

    那些无良商家,说是帮她完成心愿,但却足足让她回来早了十年,若是没有阴谋诡计,那为何她到了H国,对师父已经死心了,那些人还没有出现?

    唯一的解释就是师父,师父今年二十岁,不仅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没有得那什么绝症,而且连他那心心念念的人都没有出现,难道这里面和她有关系?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猜测,具体怎么样还得去验证一番,而今天,是1988年7月8日,正好,是她上一辈子出生的那一天,也许……事情会有什么转机……

    “诶,老大,老大你去哪儿啊!”阮黎芫说走就走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不,她拿上手机直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