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八十三章 帮我报仇
    刚开始她也不明白任文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毕竟连他自己都说过精神分裂或者人格缺陷的,可是如今看到任母本尊她一下子就想通了,有这么个母亲,想不缺陷都难。

    兰雪之所以能够接受她,是因为她一直在兰雪面前演戏,兰雪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个姑姑真正的人品,只是任文昊不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任母的演技在他面前就不起作用了,他看清了任母,才想要和师父一起对付任家的。

    师父?师父也姓任,可是没有任何人觉得,他和那个任氏有关系,毕竟任家上上下下都只公布了一个叫做任文昊的少爷,如果师父也是任家的孩子,那么按照豪门的说法就是私生子。

    一般来说,私生子不受宠是很正常的,这私生子与家庭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豪门恩怨,也许师父的母亲才是任父的原配,后被小三入室然后逼死,又或者任母其实是原配,但任父却找了师父的母亲,后来被任母当做小三再次打死。

    反正豪门之中,套路多多,牵扯的人命也是最多的,不管师父经历过什么,反正现在的结局就是——师父要对付任家,任文昊也要对付任家,两人的关系又不差,所以两人就结了盟,然后一起对付任家。总而言之,虽然任文昊和任旭尧之间也有恩怨,但似乎他俩的恩怨不及任家的恩怨,所以,只要把任家推垮,一切也就都结束了。

    而她穿越一次,就是为了保护师父。也就是防止师父得病,至于那个所谓的心上人,这之中肯定是有联系的,如果说心上人出现然后师父为了那心上人得了病,简直没有毛病,所以关键任务,就是防止那心上人出现就好了啊!

    一切结束后,她就可以去找那些无良奸商算账了,这是迟早都要面对的事,她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事情提前,然后……她要回去,对,回去,回那个2017年的现实世界,她的心愿,永远都是在那个地方,而不是这里……

    “阮黎芫,你又在想什么!”任母的声音响起,把阮黎芫的神绪拉回来,“本来你说出任旭尧的其他弱点和底细之后,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的,可是既然连你都不知道,那你的利用价值也就没了,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拿你去对付任旭尧!”

    “喂!我说,不带你这样的吧,你要对付别人去对付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拉她下水?

    倒不是想和师父撇清关系,她只是不喜欢被人当做一个东西去利用,那是炮灰才干的事,她可是女主诶!

    “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做事就要不择手段才行,如果稍微有那么点仁慈,就会被人虐的连渣都不剩,想当初兰雪的那个贱娘亲……”任母哈哈大笑两声,再说到兰雪的时候似乎是怕自己说漏了嘴,停顿了几下。

    随后干脆指着那群拿着武器的小弟,之间让他们动手,“你们几个,还有你们几个,都别给我闲着,把阮黎芫抓起来,我重重有赏!”

    “……”不是,这是一言不合就开崩的节奏啊,拉剧情也不是你们这样拉的啊,可以让我缓一缓吗?

    阮黎芫无语,她动作是挺快的,可是没想到任母的动作更快,周围的人一听有赏,全都一窝蜂的朝她涌过来,她又没有武器,只能徒手跟她们拼搏。

    你问她不是有把剑吗?实在不行还有其他的啊!可是阮黎芫就是不用,即使打的有点吃力她依旧不用,天上还有不少眼睛在盯着她呢,之前也许就已经被怀疑了,如果在用的话,她的唯一底牌也都没有了。

    很快,大家就彻底将阮黎芫围攻了起来,就在他们以为要得逞的时候,突然面前出现了一枚烟雾弹,这种烟雾弹没有杀伤力,只是会制造烟雾而已,“嘭”的一声,烟雾弥漫,等众人回过神来,阮黎芫也就不见了,只有任母双手空空在那儿气的直跺脚。

    黑店门口。

    阮黎芫不知道被人拉着走了多少个弯,躲过了多少纹龙帮的人,出了多少个门才走出这里,反正她只知道,在那个人转头的那一刻,把她给吓了一大跳。

    “阮黎芫,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你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不然一会儿她们追上来了,你就走不了了。”她的声音响起,可能是刚刚大病初愈又运动了那么久的原因,说话喘气喘的特别厉害。

    “……”走不了了这句话,还是第二次听到,上次那个墨镜大叔也说过这句话,可是她阮黎芫哪个地方不能走?就算刚刚那么多人,她夜不用人救的。

    “阮黎芫?阮黎芫,咳咳!”兰雪用手在阮黎芫面前挥了挥,这个阮黎芫好像特别爱走神,不过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就不能好好的认真一回吗?

    “那你呢?”阮黎芫皱了皱眉,兰雪好像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都已经成这样了还到处跑!

    “咳咳……不用管我……”兰雪又咳了几声,勉强说了几句话,脸色特别不好看。

    “……”阮黎芫皱了皱眉,从兜里拿出一瓶逆天,虽然也是被改良过的,但这逆天不像任母的那个盗版逆天,虽然和逆天差不多,但还是低于逆天的,毕竟是盗版的。而她花费了四年的时间研究,终于制作出了这升级版的逆天,药效是原逆天的两倍,像兰雪这种情况,喝下去第二天就好了。

    兰雪看着这瓶药,咬了咬嘴唇,心里似乎苦苦挣扎着什么,可是她没有要,只淡淡的看了一眼阮黎芫:“阮黎芫,我知道你们一直想要摧毁纹龙,我只求你一件事,如果你以后没有在看见我,请带着我的份一起报仇。”

    报仇吗?

    阮黎芫听了这句话,抱着小小芫的手更加紧了些,仇这种东西,是永远都报不完的,死了一个仇人,也许还会来两个三个仇人,她是很有经验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