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八十一章 死到临头
    “……”兰雪低着头,叹了口气,无奈的点点头,姑姑的话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既然姑姑不让她去,那她就不去好了,反正姑姑都说了阮黎芫不会有事的,她也就不用担心了。

    任母笑着安慰着兰雪,只见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又熟熟的睡了过去。

    大牢里……

    “哗啦”一声,一桶凉水直直的朝着阮黎芫倒了过去,阮黎芫闭着眼睛皱了皱眉,被这突如其来的寒冷刺激了一下,脑袋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她看了看周围的场景,血迹,到处都是斑驳的血迹,那种血迹是完全粘在墙上或地上已经洗不掉的那种,足以证明这牢里到底做过什么事。

    她晃了晃手,再晃了晃脚,这纹龙帮帮主还真看得起她,用这么好的质量的贴来绑她,不过话说,她今天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还记得跟兰雪对话完之后,她心里就已经大概的猜测到纹龙帮就在这黑店附近,所以她想先用借口离开,然后暗中观察兰雪。

    可是她在走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就踩中了那没盖井盖的枯井,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没一会儿她就掉了下去。为了防止摔伤,她从空间里拿出一把从未见过的铁剑,插在井壁上,才减缓了下滑的速度,只是手上的小小芫却很兴奋的在她怀里扭来扭去,试图挣脱她的束缚。

    终于,阮黎芫手一滑,小小芫掉了下去,可是在这深不见底的井里面,小小芫掉下去岂不会摔的粉身碎骨?阮黎芫骂了一句,将铁剑抽回来扔进空间,把重心全部移到一个位置,以比小小芫更快的速度往下滑,终于,在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阮黎芫终于抓住了小小芫,将她护在怀里,自己却一时不察脑袋撞到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小小芫开心的拍拍手,她以为刚刚是面前这个大姐姐在和她玩游戏,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差点就没命了,许是玩累了,她悄悄的爬到阮黎芫身旁,似乎是将她当成一个舒软的枕头,沉沉的睡过去。

    等阮黎芫醒过来,自己就被这样绑了起来,由于被淋了一桶水,浑身湿淋淋的,还有点凉飕飕的,周围小小芫也不在了,不过严格来说,小小芫就是曾经的她,如果小小芫受伤了,不处理好的话,她身上也会有伤的。可是阮黎芫自己的身体除了额头上的一个包以外并没有其他异常,所以小小芫……应该暂时还是安全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就是在纹龙的大牢里被人给绑着,只是她进来的时候一直出于昏迷状态,纹龙到底在哪儿,她还是没有搞清楚。

    “哟,这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想其他的呢。”旁边的小弟看着阮黎芫这副心不在焉得模样,心里很是不舒服,以前哪个女的被抓进来不是大哭嚎啕的求着他?可是今天这女的如此淡定,满足不了他的私欲,他自然的不舒服的。

    “……”阮黎芫无语,她想什么了,不就是回忆了一下下嘛,况且她还有好多关键的事没想明白呢。比如,她今天为什么这么倒霉,再比如……纹龙的人秘密。

    是的,纹龙的秘密,之前她一直以为兰雪出现在黑店的附近,所以她一直以为纹龙也在那黑店那黑店的附近,可仔细想来,那黑店周围修了很多围墙形成了不少条小路,这些小路弯弯绕绕的,以整个店为中心形成了一座迷宫。

    而围墙后面还有不少建筑,让人误以为那里面是有人的,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的话你就可以发现,那些小路之中是没有一条可以到达那些建筑的。除了阮黎芫刚刚进来的那条路是以“s”型直通黑店以外,那些建筑都是只能看不能进的。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纹龙到底是在那些围墙后面,还是……在整个黑店的地下,不,应该是整个迷宫的地下,是否还存在一个庞大的密室,而这个密室,就是庞大的纹龙的总基地?

    之所以会这么猜测,是因为她在众多小弟中找到了之前的那个服务员,似乎是怕让她给认出来,那服务员已经换上了纹龙的专属衣服,躲在人群后面。本是一点都不会引人注意的,可是他手上拿的桶确实是太大了,让阮黎芫不得不多瞅他两眼。

    妈的智障服务员老娘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之前要给老娘下药不说,现在还给老娘泼冷水,不对,老娘的行踪也是你给暴露的吧!你给老娘等着,看我出去了不neng死你我就不姓阮!

    #你本来就不姓阮!#

    #那我姓啥?#

    #那还用问吗?你姓……#

    #咋不说了?#

    #我麻麻叫我回家吃饭了,再见#

    #……#

    #(逃走后)制杖阮黎芫,你越想知道我就越不告诉你哈哈哈!#

    #制杖枫翊,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了?#

    阮黎芫似乎是梦游去了,她的神绪一直不在自己身上,直到听到几声哇哇大叫之后,她才终于认真起来。

    “阮黎芫,听说你之前一直待在任旭尧身边?”任母将兰雪安抚之后,去隔壁室把小小芫抱着来到了大牢里,她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任旭尧。

    任旭尧,他的母亲是个狐狸精勾引别人的老公也就算了,可是他居然能把任文昊也勾的神魂颠倒的,虽然她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儿子有怪癖,但那任旭尧着实是可恨,断了她的不少财路不说,反正遇上任旭尧就是各种不顺。

    本来当年的那件事他有幸逃了一命,她也就不在去追究放任他的,否则他还能有命活到今天?可是那人不知足也就罢了,居然还得寸进尺!要斗那就斗呗!姜始终是老的才辣,这面前可不就有一个他任旭尧的软肋吗?

    “哦,那又怎样?”阮黎芫觉得她一定是感冒了,脑袋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不说,又被凉水刺激了一下,连声音都有点沙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