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八十二章 诡异无比
    可是她以前什么没有遇见过?为什么身子一下子变得这么弱?刚刚还……不对,刚刚任母没来的时候,她的脑袋可清醒的不得了,那冷水对她来说相当于提了个神,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任母来了过后,马上就变样了,不对,与其说是任母,倒不如说是小小芫吧……

    虽说小小芫就是她,但始终还是有点区别的,小小芫在做什么连她自己都摸不透,不信你看,这孩子正对着自己笑,那笑容,诡异的很,不像是一个孩子能够拥有的,从那个笑容里,她好像能看见一个人,一个成年人,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再想想今天的所有不对劲,似乎都是从带走小小芫之后才开始的,可是她在刚出门那会儿碰到的小屁孩又算什么呢?

    “姐姐,刚一出门就碰上了不好的事,你今天可能会有更不好的事哦!姐姐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可不是所有的小孩子都像我这么可爱的。”

    这是那个小屁孩的原话,当时她还不置可否,只把那句话当做是小孩子直接的玩笑话,现在想想,好像那小孩子都开始不对劲起来。

    妈的,为什么老是这样?一旦有一件事情不对劲,那么所有的不对劲就都来了,她的脑细胞死完了不够用了怎么办?

    果然江湖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么?那她的出生是不是也有原因?是不是连她都是一个阴谋之中的一部分?

    呸呸呸!她就是她,不一样的她,怎么可能会是别人的工具?除了那群无良奸商之外,谁还能控制她?话说长这么大还没有任性过一回,这次,就让她好好的装逼吧!

    “那又怎样?阮黎芫,落到了我的手上,你不会还以为你是那个被任旭尧宠上天的小公主吧!”任母抱着孩子,冷冷的笑道。

    “我师父确实挺宠我的,不过那关你什么事?该不会你抓我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么个问题的吧!还是说……其实你也想要被人宠?”阮黎芫轻笑一声,尽量克制自己不要被那眩晕的感觉弄昏,毫无顾忌的怼回任母,“听说最近你老公都忙着任氏的事,你也没人配,挺孤独寂寞的,不过你找错人了吧!第一,我不能宠你,第二,我师父只宠我,所以你赶紧把我放了,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任母突然被戳中痛处,没来由的一气,任父最近确实很久没有回家了,不过他忙的都是公司里的正经事,她也没有管,可是孤独寂寞算是怎么会是,她像是那种饥渴难耐的人吗?

    “阮黎芫,你少给我废话!我告诉你,你现在的命在我们手上,要想活命,就做好把任旭尧的所有底细全都说出来!”

    “底细?”阮黎芫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师父的底细啊,那可多了!你想先听哪一方面的啊,我都给你说出来!”

    “真的吗?”任母狐疑的看着她,有点不相信。

    “真的啊!”阮黎芫笑笑,“你把我放开我就全都告诉你!”

    “……”任母稍微思考了一番,让人上前解开她的手链和脚链,自己一直观察着阮黎芫的动作。

    阮黎芫一直在笑,不是那种开怀大笑,而是嘴角带着的微微一笑,这个笑看似正常,可是却诡异无比,就像……就像怀里的这个小小芫一样!

    她心中一惊,这才知道自己是上了阮黎芫的当了,赶紧让人抓住阮黎芫,给她重新拴上链子。可是此时小弟们已经把阮黎芫手上的最后一个链子解开了一半。

    小弟反应很快,在任母吩咐之后立即想把那手链上的机关重新按下去,可是还没来得及完全按下去,链子就被阮黎芫给弄断了。

    小弟抬头,被阮黎芫迎面来的一拳给砸中,昏倒在地。

    “阮黎芫,你果然敢耍我!”任母看见阮黎芫还想伤人,赶紧让他们拿起武器围着她,她这才停歇了一会儿。

    “耍你?你可是纹龙帮的帮主,我怎么敢耍你?”阮黎芫揉了揉被链子弄疼的手,轻蔑的笑了一下,“只是你也知道,我在师父身边待的时间不长,也就几个月而已,况且四年过去,指不定他会有什么变化。师父有什么底细我还真不知道。”

    “不过你不是有个儿子在他身边吗?你怎么不去问问你儿子啊!也许她才是最了解师父的人哦!”阮黎芫这句话说的不错,回来以后,师父和记忆中的根本就不一样,再加上这四年以来……算了,伤心事不说也罢,她啊,也想通了,她又不是非师父不可,再说人家师父还不一定喜欢她呢!

    “儿子!”任母生气,如果任文昊肯听她的话的话,任旭尧现在早就去了阴曹地府了,哪儿还能如此嚣张?最近任氏的日子一直不太好,也没见过他回来,看样子是铁了信要和任旭尧一条战线了。

    可是最近那黑鹰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给她的纹龙捣乱,让她忧心纹龙而无法抽身去处理任氏和任文昊的事情,简直就像是约好了似的,一起打压他们,不对啊……

    黑鹰对付纹龙,逆行对付任氏,这简直就像是计划好的誓要将他们打垮,该不会……黑鹰也和任旭尧有关系吧!

    想到这里,任母整个人都不好了,任旭尧一个二十出头的人,居然能够两头兼顾一起把黑鹰和逆行收拾好,即使有昊儿在帮他……

    昊儿?那孩子,从小让他学习经商之道,却老是爱舞刀弄枪,该不会黑鹰就是……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昊儿可是她的亲生儿子啊,虽然对他严厉了一点,但是她却给了昊儿所有的母爱,他不该这么对自己的啊……

    阮黎芫看着任母一副见了鬼都不敢相信的神情,知道任母也大概明白了情况,其实她也是在上次抱着阮黎芫一路被追的时候,看见任文昊手下的人身上的标志,再结合以前所遇到的事,才明白过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