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06章 任旭尧6
    我每天就跟疯了似的制作药剂,失败了就将责任全都怪在了小杂种的身上,对他都是拳打脚踢,甚至从未正眼看过他一眼。

    若不是有保姆和保镖看他可怜,在一旁护着,只怕小杂种早就被打我死了……

    我自然知道他心里有多恨我,也知道我这样对他很不公平,可我心里的气无处可发,有些时候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1969年,在失败了不知道是几万甚至几十万次时,我的逆天终于研究成功了,可是我心里面充满了仇恨,添加了不少毒果,这救人的药都变成了毒药。

    正赶上那个狐狸精的爷爷一场大病,连外国的医生都救不好,更别说穷的叮当响的A国了。当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时,这“逆天”也就派上了用场。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我有我自己的职业道德,所以这个人无论是谁我都会救的,可即使是这种求人的事情他都是让人替办的,连面都不漏一下……

    在他心中,我就这么廉价,我就只是一个随时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

    呵……既然如此,我又凭什么任由他的吩咐?

    我把毒药给了他们,这种毒入口封喉,根本就没有治疗的方法,更何况是只有一口气的病人?

    我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个人死亡的消息,可同时我也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孙家的老爷子,德高望重……

    如今事情变成了这样,我知道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可我的日子本来就不长了,尧尧,我的儿,居然在我临死前我才知道他的重要性。

    难道他要和我一起死吗?

    不,不要,我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我不要在失去另一个……

    我,要保护他,尽最后的力量保护他……

    ——1970年4月17日。

    “啪嗒”一声,我感觉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全身就像虚脱了一般,无力感充斥了我的整个心。

    我似乎看到了很多,从她出生到死亡,年仅32岁而已,本应走向人生巅峰的她,如今却因为一个男人而陨落。

    而我,就是她失败的一个见证而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笑话!连我都只是一个笑话。

    她恨那个人,恨我,这一生她从来没有开心过……

    我,要保护他,尽最后的力量保护他……

    这句话是她在笔记本里面写的最后一句话,在往后翻就是一片空白,十二本笔记本,十二本日记记录了她的点点滴滴。

    最后一句话,居然是我……

    我蹲下身,抱着脑袋,沉默却让我更加冷静。

    保护我吗?难道我就因为这句话就能忘了她对我所做的一切吗?

    不……不可以的……

    我的内心是复杂的,我期盼了那么久的母爱,却只有那样的一句话,我心里怎能甘心?

    我依旧很恨她,这样的恨让我情不自禁的拿起了盒子里的唯一一封信,收件人居然是我。

    尧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再人世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甚至从你出生开始我都没有抱过你亲过你。

    还记得你小时候,那软软的小手,可爱的脸蛋无一不触动我的心房,我真的很混蛋,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我不配做一个母亲,我也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尧儿,请你一定要看我下面说的话。

    我知道你的医学天赋特别强大,我想让你用逆天将医术发扬光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但我在这个世上只有你这个亲人,这也算是我唯一的希望吧……

    “逆天”的研制是人类医学史上最大的成就,但它也是最危险的,一旦流出去将会引发一场世纪大战。我也不是说要你做一个拯救世界的人,但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只希望你不要把逆天埋没,更不要把它给随意荒废掉。

    ……

    尧儿,我爱你,对不起。

    ——落款:爱你的母亲

    ……

    信里面说了很多,几乎都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我心里更冷静了,对不起这种话我听过很多,可是从未从她嘴里说过。

    我爱你这种话我也听过很多,却也从来没有从她嘴里说过。

    “逆天……”

    这个我也知道,当初实验室发生的那场爆炸,好像就是因为它……我再一次往盒子里面看了看,里面还有一瓶药剂,这就是所谓的逆天?

    逆天而行,逆天改命……

    呵……

    她的信里面说到,喜欢我怕小时候。可若是在小时候的话,我可能也不会活到现在吧。

    在这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环境中,谁又能像小时候一样一成不变?

    ——任家。

    “哟,我说这是谁呢,不就是前段日子哭着闹着离开的人吗?怎么,现在反悔了?”任家有很多下人伺候着,自然少不了这种幸灾乐祸的人,这不,我刚一进任家门,就跑来讽刺我了。

    “别这么说,人家可是任家的大少爷,我们这些下人算什么啊!”那女人呵呵的笑着,我很庆幸自己早一步看清了这些人,不然,免不了一番波折。

    我不顾门卫的阻拦,就那么静静的待在那里,甚至引来了更多人的围观和冷眼,但我没关系,因为我知道,如今的忍受都是为了未来更好的发展。

    因为除了任家那位孙夫人之外,还有不少人视母亲为目标,甚至觊觎母亲手里的逆天,而母亲现在死了,我倒成了最大的诱惑。

    目前,只有任家,只有那个所谓的父亲能护我周全,没有人敢在任家的眼皮子底下做事的,包括那位孙夫人!

    终于,我等到了,但是来的不是任父,反而是任母。

    “你在这儿做什么?”任母皱着眉问我。

    “我妈妈死了,我无家可归了。”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没猜错的话,凶手应该就是眼前这个人,可她的表现却是茫然的。

    就好像她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一样,也是,母亲死在森林里,说是森林,说白了也就是深山,消息传不出来,她就算真的不承认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