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14章 阮黎黎3
    想想也真的很是悲伤,可再一回过神时,他已经不见了,只留下老警察和一群人木愣在那里,那个叫离君的女警察抱着温华痛苦,似是要把自己的眼泪流尽才甘心。

    可是……之前温华死的时候也没见她反应这么大啊!这所谓的“真心实意”也不过如此而已。

    而那一次,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以后,我流浪在街上,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人要躲着我走,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

    我只知道,为了生存,我杀了不少的人,我以为这样我会再一次被抓入那样的大牢之中,可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人来找我。

    我只觉得我的人生在这无尽的杀戮之中,早已变得没有意义,甚至我连活下去都没了希望。

    可是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她——丫丫。

    那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面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手上抱着一个哇哇啼哭的孩子。

    我以为这是我饿出的幻觉,我慢慢的昏倒在路边,等再一次醒来,是被撕心裂肺的哭声叫醒的。

    我的身边躺了一个孩子,见我醒来,她咯咯咯的笑。

    她的笑让我觉得异常亲切,就好像我们本来就应该是至亲之人。

    她也很可爱,但她确是个孤儿,我本不应该奢望什么,却自私的将她带走。

    我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丫丫。

    我带着她继续流浪,那个时候,丫丫还很小,小到刚出生的样子,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照顾她。

    失职的我还害的她生了一场重病,我好害怕自己会失去她,可是没想到这病来的邪门走的也邪门,转眼间,丫丫都已经会叫姐姐了。

    六岁,终于,我六岁了,我长大了一岁,我的能力也多了一分,我可以把丫丫照顾的更好了。

    可是丫丫也在长大,我已经不能在贴身带着她了,只好将她藏在一间废弃的茅草屋中,最后将茅草屋锁好。

    我以为这样已经很安全了当时丫丫在熟睡,熟睡中的她自然不会让人发现,我倒是忘了,丫丫不可能这么一直睡下去。

    她饿了也会哭,也会闹,哭了闹了就会引来周围让人,茅草屋我虽然上了锁,可是却也不太结实,一旦被人发现丫丫,就会被毫无余地的破坏掉。

    果然在那天晚上我出去找食物回来的时候,丫丫已经不在了,不要说是茅草屋上的锁,连整个茅草屋都被人给摧毁了。

    我很生气,真的,特别生气,丫丫可是我唯一的宝贝,我怎么可以允许她……

    我疯了似的在那些废弃的茅草之中寻找唯一的线索,终于,我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丝丝血迹……

    那是丫丫的……

    “啊!!!”我一下子急了,丫丫被抓走我都没有怎么样,可是丫丫现在居然受伤了!那群人,到底是怎么对待丫丫的啊!

    这不急还好,人一急就会发现更多有的东西,当然这不包括关心则乱,而我虽然乱了,却发现茅草堆旁边有不少的茅草屑。

    原来即使在政治修复后的九四年,也有很多人穷的住不起房,那些人偷走丫丫之后居然还不满足,还想偷一些茅草回去用。

    很明显他们不知道这是一种低质茅草,稍微动一下就会产生很多茅草屑,这些茅草屑会随着移动掉落的越来越多,而且掉很久都掉不完。

    我慢慢的跟上去,果然看见那些茅草屑排成了几条线一直顺着我面前的路蔓延了过去。

    一看就是一群人合起伙来做的事……

    我调整了心态,一路跟了过去。茅草屑是一种比较轻浮的物质,风一吹就没了,说实话,靠茅草屋找人是件不切实际的事情。

    可是我偏偏找到了,也不知道是丫丫很聪明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每次在茅草屑快要完全消失的时候都会出现一大滩血迹。

    而这些血迹又正好出现在分岔路口,我找起来完全没有难度。那些人可能是觉得做了亏心事,也不敢走人比较多的地方。

    这些血迹这么明显也没人发现,只是这些血迹我刚刚仔细看过了,颜色比丫丫的要深一些,不对,应该是比所有人类的血迹颜色都要深一些。

    我杀了那么多人,小孩,老人,妇女,还有正值壮年的男子,甚至感冒之类有病的人我都杀过,唯独没有见过这种血。

    也就是说,这些应该不是人血,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总觉得,我陷入了一个很大的圈套之中,有人在故意把我引向一个不知危险的地方。偏偏我还不得不去……

    我一路跟随着茅草屑和血迹走过来,这是一片园子,里面种满了花,红艳艳的,我蹲下身,轻轻的抚着其中一朵花。

    彼岸之花,

    花生彼岸。

    花开无叶,

    叶生无花……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么一段话,彼岸花……多么好听的名字,原来,这么美丽的花叫做彼岸吗?

    花开无叶,

    叶生无花……

    这是注定要分别的意思吗?

    我的鼻子不知不觉的酸了酸,我居然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

    眼前的景象也不知不觉的模糊了起来,我的脑袋一阵眩晕,昏倒在了地上。

    风,轻轻的吹过满园的彼岸花,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将我抱起,他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象征着离别的花,原来你也喜欢吗?”

    再到后来我便没了意识,等再一次醒来时,我已经被关在了全是小孩子的房间里,我的怀里丫丫开心的叫着我姐姐。

    仿佛之前她被抓走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似的,没过多久,房间里就来了几个人,他们告诉我们,要想活下去,就只有不停的厮杀,抢夺食物。

    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这么个硬道理,百人屠杀场之中,谁能够活下来,谁就有资格吃那东西。

    我们被带到了四合院似的大厦之中关了起来,当大厦上方的天台上落下一个馒头时,就是我们战斗开始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