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21章 阮黎芫10
    在他心中,在他的眼里,也许,只有那个已经逝去的阮黎芫吧,而现在依旧是阮黎黎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告诉他呢?

    我也终究算是明白了,他,对于阮黎黎所做的一切,不是喜欢,更不是关心,一切,都不过是因为阮黎芫——因为阮黎黎可以培养成阮黎芫而已。

    而只有真正成长的阮黎芫,那个在他心中留下痕迹的阮黎芫,才是阮黎芫。而重生的阮黎芫,不是他心中的那个,新生的阮黎黎,也不是他心中的那个。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任旭尧对阮黎芫那柔情似水的模样,是从未对阮黎黎出现过的……

    黄月说过,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个循环。起点,是1988年,我生病失忆的那一会儿。在那会儿,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是。

    对于任旭尧来说自然是陌生的,而他之所以愿意对我好,不过是因为我成长过后,可以回到1984年,成为他的阮黎芫而已。

    当阮黎芫死后,灵魂会重新回到下一个循环之中阮黎黎的身上,回顾那一切的一切,回顾那些事情的真相……

    可既然这些真相如此残忍,又何必让我们知道?

    等到这个循环的阮黎黎死了,阮黎黎又会生病失忆,然后一个新的循环又开始了。

    也许,在这一次的失忆,会像我现在这样来到这个“休息室”,然后第三次回顾这些东西,在然后,又进入那个循环……

    所以,我其实是阮黎黎,然后变成阮黎芫,在然后变成阮黎黎,在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承受这些东西。

    一次又一次的,过着别人安排好的生活……可偏偏,我这个当事人还过的挺好……

    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足够摧毁一个人,而阮黎芫和阮黎黎都是这场循环的受害者,而她们,都是我……

    (昕昕:这里我在最后捋一下,同一个身体用相同的名字,但是有序号分别,首先,阮黎黎1号虽然是在1988年出生的,但是她四岁生的那场大病才算是真正的新生。一直到后来1994年遇上任旭尧再到他死了,她才变成阮黎芫1号,因为在这个时候,她已经真正的经历了生离死别,成长了起来。)

    〔那啥,一段字数太多的话看起来密密麻麻的,更看不懂,这里提一下行。〕

    (昕昕:而当经历过顾倾城的事,遇上郗溟夜之后,阮黎芫2号诞生了,此时,她回到了1984年,比遇上任旭尧早了十年,这时,她的心经历了更多,变成了阮黎芫3号,再到后来任文昊死了,她自杀了,才变成阮黎黎2号,和阮黎黎1号不同的是,阮黎黎2号拥有记忆。)

    (昕昕:其实这样的分别只是为了让大家更加明确,阮黎芫就是阮黎芫,阮黎黎就是阮黎黎,她们经历的不同,心境也就不同,而任旭尧喜欢的是阮黎芫3号,那个“善良可爱”的阮黎芫,所以才会对其他的阮黎黎没那么好。)

    ——————————番外完

    终于,在经过无数个循环的时候,那大屏幕停在了任旭尧死的那一刻,任旭尧的疾病,仅仅是因为他当初没有调理好身体所留下的病根,抵抗力减低所导致的。

    可这,居然也在黄月等人的计算之中……连这都能计算好,这其中究竟还有什么样更大的阴谋?

    当然,这些都是阮黎芫所不知道风,此时她还一脸神伤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

    “还记得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跟你说过的话啊吗?”终于,黄月慢慢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阮黎芫听了听,自嘲的笑了一下,回想起她说的在实力面前……概况起来,可不就是……胜者为王吗?

    “……”黄月抚了抚额,当初为了保持神秘感,不得不装逼,可是如今……为什么她就是忘不了这茬呢?

    “执念……”阮黎芫没有去看黄月的反应,心中不自觉的就念出了这么一个词。

    所谓心中执念,执着的念想,那遥不可及的念想,早就在她心中破灭了。

    黄月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消沉,果然,是做的太过分了吗?可是……这BUG的问题……

    为了继续接下来的话题,黄月不得不开口:“你接下来需要完成一系列难度系数高的任务,可是你心中执念太深,若是不及早消除的话,会影响任务进度的。”

    “所以你们就以这样的方式帮我消除吗?你不是跟我说过,我可以和师父……”在一起的吗?

    在一起……这个词语,现如今的我连提都不敢提一下,深怕再次被弄的遍体鳞伤。我是真的被伤了……

    作为冷血杀手,绝世神医来说,这是一个禁忌,也许,我早已经配不上这两个称号了吧,我所拥有的能力已经天赋,也早已被磨的一干二净。

    “我们本来计划的是让你满足愿望的,可是后来出了差错,而这个差错,就是让你早回去了十年,这十年的相隔,形成了循环。这绝不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你也能够看到,我们在为了这个差错进行弥补,我们……”

    黄月急着解释,阮黎芫却摇了摇头,勉强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看着黄月:“也许你们说的对,我确实需要一个真正的新生了……”

    新生……什么意思?黄月一脸懵逼的看着阮黎芫,只见她扯了扯干裂的嘴唇,说道:“有没有那种能让人暂时忘记痛苦却不失忆的药?”

    “暂时……忘记痛苦……”你这是要……

    “是啊……”失忆对我来说已经太难受了,我不敢失忆也不要在失忆了。可是这些痛每天伴随着我,连生存下去的欲望都没了呢……

    可是作为杀手,需要学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活下去,不管遇上什么事都必须活下去,更何况这些对于一个人来说,正好是成长的经验不是吗?

    我还需要成长,我还需要坚持,我可不能就这样被打败,所以,我想要麻痹自己神经,既不失忆又不用被痛苦给折磨的东西。46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