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三十一章 命,和钱?孰轻孰重啊……
    明明她和郁非鸢一样大,可是生活环境却大不相同。

    她能够随随便便的拿出一大沓钱扔在郁非鸢的脸上,然后嫌恶的拍了拍手。

    似乎,郁非鸢就是那比垃圾还要肮脏的东西。

    “真是晦气!”小女孩拍了拍自己的公主裙,一脸的不耐烦,转身朝着山顶上走去。

    那是一个豪华大宅,亮着璀璨的灯光,那……是郁非鸢永远都遥望不到的星空。

    “小姐,您不坐车了?”司机屁颠屁颠的跟着小女孩,手上拿着一把伞打在小女孩的头顶上。

    他自己身上沾满了雪花,融化后雪花变成了水,打湿他的衣裳。

    可是他似乎丝毫不在意,只关注那个高贵无比的美丽女孩。

    一脸的狗腿模样……

    郁非鸢不懂,为什么大家都是人,可是差距会那么大?

    她想,如果那个女孩要的是月亮,也会有人帮她摘下来吧……

    她站在那里站了很久,看见那个女孩一脸不屑的从司机手上抢过小花伞。

    “出了这种事情,都怪你技术不好,回去就让爹爹开除你!”小女孩嘟囔着嘴,眼里尽是高傲。

    似乎她开除司机,只是因为他做了不好的事情,完全没有想过,有两条人命消逝在他们手上……

    司机还在不断像小女孩求饶,天上的血还在不断的下。

    郁非鸢的脚下,全是红色的雪,郁非鸢的面前,是那辆撞倒父母的车……

    她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天上大雪纷飞,似乎是为她而下的。

    脚旁,那沓大红的人民币,是那么让人喜爱的颜色,却始终没有她脚下的红色鲜艳。

    命,和钱,孰轻,孰重……

    那条山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寂静的山路,看起来是那样的让人害怕。

    直到后来,警车的声音在山上传起,原来,是那个洋娃娃小女孩的家人报的警。

    他们将司机交给了警方,然后经过一系列的调查,终于在之后,将司机判了刑。

    而他们却由于山上已经变得不干净,没多久,就搬家去了别的地方。

    父母的死,本和她们没有关系,可是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吗?

    他们是有钱人,也是有权人,自然是能扭曲事实的。

    而真正的事实,郁非鸢也不知道,对她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小女孩。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郁非鸢的内心,被她深深的震撼到了。

    再加上父母的遗愿,郁非鸢在终于下定决心,走上娱乐圈的道路。

    从自闭症,再到大众面前自如表演,这之中经历了多少,是旁人所不知道的。

    而郁非鸢……

    “七宝……”阮黎芫从郁非鸢的内心世界走出来,木愣的喊着它。

    “你怎么了?”七宝皱了皱眉,她该不会真的陷进去了吧,可是不应该啊。

    她自己的经历不是比郁非鸢更难吗?

    “没怎么。”果然和七宝想的一样,郁非鸢笑着摇了摇头,完全没了刚刚的那个模样,“我只是觉得……”

    “郁非鸢作死,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的。”她只是作死,想要得到男主而已,如果是阮黎芫的话,她一定会搅的整个社会都不安宁。

    就好像她曾经做的那样……算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况且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提也罢。

    所以说,郁非鸢其实还是善良的,她即使经历过那种事情,也没有变得物质起来,这种感情是很珍贵的。

    而这次的支线任务,就是查出杀她父母的真正凶手。可能有人要问,真正的凶手不是找到了吗?

    可实际不然,真正的真相?事情过去了那么久,谁又知道呢?可既然七宝让她查了,那一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最有可能的,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只是她已经搬了家,没有留下一丝线索,找凶手的含义,其实在这里吧。

    妈的,茫茫人海,她上哪儿找去啊喂?

    等等,她现在就是在秀丽山,当初那些人之所以住在这山上,不就是看中了这里的风景吗?而纪裕也是……

    以他的能力的话……

    嘿嘿嘿(?﹃??),纪老大,我认不你老大好不好,帮我个忙可不可以咩。

    然后……等纪裕回过神来,就看见阮黎芫一脸花痴的看着他。

    ……原来之前阮黎芫在厨房的时候,他就在厨房门口看着。

    以免弄出什么黑暗料理来……

    而如今,阮黎芫讨好似的对待纪裕,还以为她在问“钱”的事情。

    “对啊,我很有钱,所以,你把我伺候好了,说不定我还可以包养你!”

    纪裕笑着回应,也许是清楚阮黎芫的性子,她爱钱却不贪,所以,他才这么爽快的答应。

    若是其他女人……呵呵,早就被扔了十万八千里远了,哪儿还有这样的资格跟他说话?

    “……纪总,你没有看微博吗?”阮黎芫纯真的笑笑,“大家都说是一个不知捡点,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女人呢……”

    阮黎芫笑得魅惑,似乎她说的人不是她自己一样,“我还红杏出墙,曾经不仅怀过孕还打过胎,甚至还整过容……”

    郁非鸢,长的一直都很漂亮,不需要稍加打扮都可以成为焦点的那种,可前世的她,没有经历过专业的训练,所以不懂这些。

    典型得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的那种,只是这实力确实不怎么样。

    而她,阮黎芫,即使智商下降了,但是经验还是有的,她懂得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在这样的条件下,这气质自然也就上来了。

    只要好好利用,清纯,妩媚,都可以成为她的代名词,即使实在说自己的坏处,也给人一种怜惜的感觉。

    更何况纪裕这个禁欲很久的男人,更何况她本就是纪裕的心爱之人。

    纪裕一直不敢碰阮黎芫,就是因为害怕吓着她,伤着她。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矜持的话,那就不是伤不伤害的问题,而是他行不行的问题了……

    他一把将阮黎芫搂在怀里,薄唇狠狠的覆上阮黎芫的唇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