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六十四章 那就爬,滚!不惜一切手段!
    原主只是瞟了一眼,根本连里面的信息都没有看见,只隐隐约约得看见了一个字,“廖”。

    堂堂的廖家,国内一家之知名化妆品品牌公司,不仅在国内,在国外也有极好的销售业绩。

    廖家不似其他的公司,只做商业,在背后,他们似乎在做什么庞大的工业。

    连国家都在忌惮他们,更何况普通人?

    廖,这个世界上姓廖的人有很多,可是廖家却很少。

    前世,原主和男主辛福的生活在一起时,确实为自己的父母平了冤。

    可是那个时候,是一个不知名的小企业出来挡的祸,原主也没有多在意。

    让他们在牢狱里弥补了几年自己的过错也就罢了。

    可是后来伪女主廖沁儿出现,似乎连大世界的剧情走向都改变了。

    廖?廖沁儿?说她们两个没关系,阮黎芫还真的不信。

    可是伪女主的回归,郁非鸢根本就没有发现她的身份。

    郁非鸢一直将她看做普通人,从未想过她会是某某集团的千金。

    更是没有将她和廖家结合在一起,所以,直到死,原主都没有发现。

    其实,当时那个所谓的“知情人”想要告诉原主的,就是廖沁儿所在的廖家。

    事关女主,那可不得了了啊喂,到后来,原主想要再问些什么线索,却已经了无音信。

    阮黎芫想,那个人也许因为自己的“好心”被干掉了,说不定干掉他的人就是女主?

    现在的女主大大啊,神通广大,什么不能干?干一个人那简直跟切白菜萝卜似的。

    她想,小时候原主遇上的那个“芭比娃娃”,就算萌版的女主。

    小时候救有了“大小姐脾气”,长大勒还得了?

    而她的任务就是打败女主,也难怪七宝会突然给她发布一个“支线任务”。

    女主诶……又一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可若是光上女主,自然是不可能惊动“支线任务”的。

    以她常年出任务的经验来判断,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其他的脑腻。

    但是现在线索已经锁定载了女主身上,就不用大海捞针一样的去找人了。

    直接往廖家的方向查,一定能够查出什么,可是……嘤嘤嘤,纪大大,你倒是给点力。

    让我找个机会说出这件事好不好?每一次你遇上我都没有正经事,害得我老是忘……

    也对亏七宝没有给她的任务十几件做限制,否则她现在哪儿能这么悠闲?

    总之,阮黎芫把原主的事情概括起来,告诉了瞿导。

    像这种年过三十,儿女双全的男人,要说他的心肠硬,那是不可能的。

    脾气火爆,那不过是工作罢了,这位,可是个面冷心热的主。

    只要找点什么勾起他的同情心,什么都好说,只是她又不能编一个,也只能先借原主的用用。

    真希望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看着她的郁非鸢,不会拥有想要打她的冲动……

    轻飘飘的语气,述说着自己曾经所遭受的苦难,似乎那个人不是她,她只是在转述别人的经历。

    可是在瞿导看来,这个人,并不像表面那样的轻松,背后的哀伤,又有谁能懂?

    想当初,他孤身一人闯入娱乐圈的时候,家里有多少人是反对的?

    他是家里最小的,说的话几乎没什么份量,那样想要证明自己却没有办法得无力感。

    虽然这个事件的性质不一样,但始终也是相似的。

    有些时候,最容易动人的,不是那些多么肺腑的故事,而是“同病相怜”。

    “既然你说那个小女孩知道了那些人,那么,到底是谁?”

    瞿导抿了抿唇,世界上有钱的人很多,有权的人也很多,但是有钱有权的人更多。

    他的能力还没有到达拿着可以撼动圈外人的地步,所以也没有办法帮助阮黎芫。

    可若是那人在圈内,那可就好办了,网络的力量,足以摧毁那人以及那人背后的势力。

    所以他想问一下,圈内有名的人他都认识,万一阮黎芫说的他正好知道呢?

    当然也不排除阮黎芫说谎的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的演技已经到达了连他都看不透的地步。

    这样的人,是很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她的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是假,你甚至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某一时刻,捅你一刀。

    可是现在,瞿导更愿意相信阮黎芫所说的,他还是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这样才有机会帮助她。

    可是阮黎芫却摇摇头,露出明媚的笑容:“瞿导,这是我编的故事,你还真的当真了?”

    “编的?”瞿导表示自己不信,只是看阮黎芫的样子,似乎是不想说……

    “是啊,瞿导,我想问你的是,如果那个小女孩最后选择了死亡,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为她的存在感到伤心吗?”

    “至少能够证明她存在过,她不是没有人喜欢,不是没有人要,她在这个世界走一遭,是有意义的……”

    阮黎芫的笑容在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凝固了下来,眼里的景象似乎不停在变换着。

    瞿导似乎在里面看见了“血”,小女孩父母死亡时充满鲜血的场面。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回答了“有”,似乎觉得这个回答不够正式,他继续补充道:

    “有,自然是有的,也许小女孩自己没有发现,她是多么的优秀,有多少人喜欢着她。”

    “可是如果我是小女孩,我不会因为这点喜欢而感到知足。”

    “当有一天,全世界都在仰望着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人生,真正的意义。”

    “可如果走不上去呢?”阮黎芫看着瞿导,两人眼神对视。

    那模样,实话父亲再看女儿,女儿在呵父亲对话。

    这也是网上流言疯传的主要原因之一,瞿导的年龄,足以坐阮黎芫的爸爸。

    瞿导的儿子,都和阮黎芫小不了多少。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有什么关系的话,那简直就是**,自然会有一些“自诩清高”的人站出来指责。

    “那就爬,滚!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在不违背自己做人原则的前提下,不惜一切手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