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九十九章 小鸢呐,来找婆婆有什么事吗?
    几乎风一吹就已经摇摇欲坠,可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能够住上这样的房子实属不易。

    和小乞丐那样连家都没有只能待山脚的人相比,她们已经好了太多。

    有钱人就是这样,明明身体娇弱的很,可是即使这样都不会感冒。

    这个时候的郁非鸢,已经患上了自闭症,所以父母出门都没有带她。

    走出房门,冷风凛凛,她拢了拢自己身上薄的可怜的两件衣服。

    看了看旁边邻居婆婆的身影,郁非鸢的内心是纠结的。

    这个婆婆人很好,有些时候爸爸妈妈不在家,她都会给她东西吃。

    如今天色已经很晚了,就算爸爸妈妈他们在不喜欢自己,再要挣钱,也该回来了。

    可是如今却也没有回来,小女孩的心里难免有点疑惑。

    她想去问问那个婆婆,可是当她走到面前,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郁非鸢努力张了张嘴,切感觉自己内心像是被大石头压住一样。

    “p……p……”阮黎芫嘴里好不容易拼出几个音符,她想喊哪个婆婆。

    可是连最简单的音节她都发声困难,她难受极了。

    她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说出完整的话是在什么时候了。

    小女孩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明明这个婆婆和蔼可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点害怕。

    不止是这个婆婆,她甚至连所有人都害怕……

    “小鸢呐,来找婆婆有什么事吗?”婆婆温柔的笑笑,看着她不说话,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郁非鸢,无疑是很可怜的,老街里的人几乎都是穷苦人家。

    可是越是穷苦,大家越是想把心里的委屈发泄出来,而郁非鸢一家,无疑成了发泄对象。

    所以说,郁非鸢的父母那么迫切的想要挣钱,也有这样的一个原因。

    婆婆虽然对郁非鸢好,但是她家里有个儿子,脾气一直很暴躁。

    几乎每一次,都是她儿子带头欺负郁非鸢的父母,连带着孙子都不放过郁非鸢。

    婆婆年纪大了,根本管不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帮她。

    可是如今,郁非鸢什么都不说,她也不知道从何处帮起。

    “妈,我回来了。”一边,一个体型高大的男人走过来,身后带着几个和他体型相差不多的人。

    “哦,回来了,快进屋喝口水。”婆婆对她们笑笑,艰难的移了移位子,给他们让道。

    “哟,这不是隔壁老郁家的娃吗?怎么,跑我家来干什么?”男人倒是没有要进屋的意思。

    今天他的心情可不好了,好不容易大家伙捞到了一些好东西。

    结果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弄走,他的心情怎么好起来?

    是的没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小乞丐的那块玉佩就是从他们这里拿到的。

    “……”郁非鸢害怕的往后退了退,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怎么,不说话?你居然连豪哥都不理?”说话的是后面的那个男人,准备走上前,揪起郁非鸢的衣服。

    郁非鸢年纪本来不大,身材娇小,又营养不良,根本看不出她是个女孩子。

    “豪儿……”婆婆见情况不对,赶紧叫了一声儿子。

    只听见一声“啊”的惨叫,那个被称做“豪儿”的男子一拳打在那个出手的人身上。

    “我让你动手了吗!”‘豪哥’不耐烦的收回手,脸上的表情都有点狰狞。

    他最讨厌欺负小孩子了,特别是这种娇滴滴的小女孩。

    虽然他平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也不会毫无底线。

    就比如女的,他不会碰,孩子,他更不会碰。

    郁非鸢这两样都占全了,他虽然偶尔因为她父母的原因嘲讽一下。

    倒也不会真的动手,更何况他妈还在面前,他也算是一个孝子了。

    “是是是,豪哥,这次是我的错。”那个受伤的男子捂了误自己的肚子。

    ‘豪哥’的这一拳打的很重,毫不留情,疼得男人脸都有点扭曲。

    “你爹呢?”他心情不好,自然是要找人发泄的,刚刚在外面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不由得更加烦躁了。

    “……”郁非鸢退后了几步,使劲摇了摇头,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差没有哭出来了。

    “……”‘豪哥’摸了摸鼻子,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豪哥虽然不对女人、孩子动手,但是语言攻击还是少不了的。

    更何况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那种喜欢欺负别人的人,特别是比自己弱的人。

    郁非鸢的性子也并不是一天两天变成这样的,豪哥几乎已经对这样的情况他也已经习惯了。

    说起郁非鸢的父母,婆婆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没有看见隔壁家的了,她拉了拉儿子的衣服,说道:

    “豪儿啊,你们早上出去之后隔壁家的也出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不知道去哪儿了,会不会出什么危险?”

    “妈,他们都不是小孩了,难道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吗?就算真的出事,也和我们无关啊!”男人拉住自己母亲的手,轻声安慰道。

    他虽然是个粗鲁,但是在亲人面前却极其温柔细腻,这也就是为什么老街中他“臭名远扬”依旧能娶到妻子的原因。

    “可是……”婆婆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都是没有用的,那人拿出平常大哥一般的架子,指挥自己的小弟各自散去。

    然而看都不看郁非鸢一眼,扶着自己的老母亲回去了。婆婆走之前还不忘关心她一句,可是郁非鸢木愣在那里。

    也不动,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郁非鸢不知道现在多少点。

    因为他们家根本就没有钱买表之类的东西,她回头望了望婆婆一家,已经开始生火煮饭了。

    在老街这个地方,谁家要是能够生活煮饭,那一定也算是毕竟富裕的了,因为其他人,连柴都没有,更别说饭了。

    豪哥作为大哥大,自然是混的不错的,不知道在门外站了多久,郁非鸢浑身都被冻的僵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