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07章 可……可以……带我……”
    这是第一个例外的例外,也只会是唯一一个例外,那个早已深种在纪裕心里的模样,是抹不去的。

    无论是前日的顾倾城,还是昨日的阮黎芫,都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她们都是同一人,拥有倾城之姿。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见阮黎芫,他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认为,那不是芫芫真正的模样。

    且不说阮黎芫穿梭各个世界,附身在各个宿主的身上,就连真实世界,阮黎芫的模样,也是让他觉得恍惚的。

    在他的心中,总觉得阮黎芫不应该是这样,可即使是这样的人,让他深爱了不是吗?

    纪裕没想过去追究,因为这很有可能就是系统他们所想要做的事情。

    系统的事情,他不想管,他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人利用,毕竟,他只要那个人而已……

    而这边,郁非鸢看着渐渐驶离的越野,刚刚纪裕看她的时候,她注意到了。

    那样炙热的目光,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已经止住可自己的眼泪,在冷风的作用下,她脸上多出了两道泪痕。

    她轻轻的动了一下嘴唇,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挣脱开豪哥的怀抱,郁非鸢自己站在地上,往回走去。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把脸上的泪痕抹去,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坚强一点。

    “可……可以……带我……”郁非鸢艰难的张了张嘴,她是得了自闭症,可是如今却发现说话都很困难。

    这本就是一种心理疾病,是她想要逃避这个世界。可是如今她知道,她必须克服自己的毛病。

    因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会关心她的人已经不在了,那些应该是她最亲的人却将她当做仇人一样对待。

    可是……一切已经不在了,她需要自己面对以后所发生的事,自闭症?难道自闭症就是她懦弱的理由吗?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她只会死,被自己的天真给打败,被自己的软弱无力所驱使,而她不想死……

    一点都不想……一想到死,她的心就会很痛,很痛很痛,她觉得,自己应该活下去,尽管开口困难,她也不的不逼着自己适应。

    没有人会因为她的不适应而挡在她的面前,告诉她“你还有我”,所以她只能自己来,一切都靠自己。

    小小年纪,便已经将这些事看的透彻,可是经历的多了,自然也就看的开了。然而郁非鸢说到底还是愚蠢的。

    她资质不够好,天生的缺陷始终比不上别人,因此她不管怎么努力,到最后都是莫须有的,等到长大以后被人欺骗。

    女主光环也被抢走,那么她便什么也不是,郁非鸢和别人不一样,经历的越多,反而心里更加渴望爱情。

    所以在以后遇上江辰希,仅仅是那么一点温暖,便已经感动了她,爱上一个人是那么的容易,然而,要忘记一个人,撕心裂肺的……

    “哗啦啦……”郁非鸢,哦不,应该说是阮黎芫打开水龙头的水,发出哗哗的声响,伸出双手接了一点水将自己埋在了里面。

    刚刚在宴会里,她实在是不适应那些人,一个个的,明明互相看不顺眼,偏偏还要互相恭维,她一个人在旁边看着都累。

    如今《凤凰》的拍摄效果不错,瞿导已经在筹备下一部良作,甚至在邀请她去参加,只是她任务的时间已经不多。

    而瞿导的新作目前只有一点点眉目,任何准备工作都还没有开始。

    她知道,自己是等不到那个时候的,还不如想想其他的出路,所以就婉拒了。

    而女主廖沁儿倒是珍惜这个机会的很,瞿导见阮黎芫拒绝他,面子上有点过不去。

    而廖沁儿抓住这个机会给了个台阶,他也只好顺着台阶下了。

    看见廖沁儿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还有她抓住江辰希与他暧昧不明。

    阮黎芫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恶心,还伴着一丝丝的心痛。

    她知道,那是原主的情绪,原主消失了,但是她的感情还在。

    没有她自己的控制,阮黎芫一个人要压也压不住。

    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窝火,阮黎芫想要去厕所冷静一下,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廖沁儿突然走过来抓住她。

    抓也就算了,廖沁儿的目的却很明显,那就是她的包。这只包是原主买的,品味确实不怎么样,但是阮黎芫也懒得去换。

    毕竟她的选择恐惧症也是挺严重的,只是廖沁儿突然来抓这么一下,她一个不注意,包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散落出来。

    和一般的狗血剧情没什么两样,明明是在剧组,可是瞿导他们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宴会,一个两个要么喝酒,要么谈事情。

    而她们所站的位置,正好是角落,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自然也没有人察觉到廖沁儿的故意。

    她假装非常夸张的道了一声歉,吸引众人的注意,然后立马放下自己手中的饮料,帮她收拾地上的东西。

    阮黎芫没有动,她故意选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动手,这会儿又突然一惊一乍的,不是别有用心是什么?

    她倒是要看看廖沁儿要干什么。就这么站在地上看着女主一个人作,廖沁儿显然也没想到她会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东西。

    刚刚她故意来拉郁非鸢,就是想要借着“不是故意”这个名头,让那信物“不经意间”从她的包里滑落出来。

    在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趁着混乱把她的东西掉包走,可是她这冷静的样子倒让廖沁儿有点尴尬。

    廖沁儿蹲在地上,一个个的捡着地上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化妆品之类的。

    不经意间,指尖触碰到一个小红木盒,她有预感,这就是她所需要的东西。

    然而事实上,这里没有她想要的混乱场面,总是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这东西的。

    廖沁儿眸子里的光闪了闪,将红木盒子捡起来,放进包里捡起来递给阮黎芫,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红唇给了她一种成熟女人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