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07章 拿着钱赶紧回去吧……
    她刚一走近,就看见了那个人,那个站在洁白的雪地上傲视着自己的“小公主”。

    没有说话,那个小公主似乎也不介意,撇着嘴从车里拿出一把钞票递给郁非鸢。

    “喂,这个给你,让我等了那么久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拿着钱赶紧回去吧。”

    看似道歉的话,小公主说出来的时候,却带着无尽的高傲。

    郁非鸢愣住了,她来到这里,甚至没有机会看一眼自己的父母,就被人告知回去?

    “喂,你怎么不说话!”小公主很是不耐烦,郁非鸢是因为没钱买衣服穿的单薄。

    而小公主却是为了好看,毕竟她经常出入空调房,寒冷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在车里吹了那么久的空调,突然被冷风一吹,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郁非鸢没有理她,她看了看前面血迹斑斑的地面,慢慢的走近。

    由于有车挡着,她看不见前面的场景,可这一走近,她脸色白了几分。

    这一片的血肉模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案发现场?

    郁非鸢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场面,也难免有些害怕,但是小公主却不以为然。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钱少了?”那人叽里呱啦都说了一通,但是郁非鸢都不理她。

    郁非鸢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甚至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到最后她说了什么,终于说不动了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郁非鸢终于回头望了望她,小公主以为自己说对了,连忙回车里又给她拿了一笔钱。

    她很想赶紧发发这个所谓的家属,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回家过。

    因为看见郁非鸢,小公主就想起了刚刚的那个小乞丐,是那样的让人恶心。

    她加上刚刚的钱,一起递给郁非鸢,很大方的样子。

    郁非鸢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她也知道这是抚恤金,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老街的人有一天也会拿到抚恤金。

    记得上一次一位大婶的丈夫死了,到最后闹了几个月,也才拿到几十块钱的抚恤金而已。

    几块钱,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笔天价,大婶很满意,但是如今郁非鸢看看小公主手上。

    大红的钞票,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起,中间一根小红绳绑着。

    一叠都是很厚的,而小公主一来就很阔气的给了她三叠。

    郁非鸢虽然励志要坚强,却也没有勇气接过她的钱。

    郁非鸢觉得自己的心里都在滴血,父母刚刚死去,甚至死无全尸。

    而她,难道接过这一逼钱,从此之后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你还不要?”小公主有些烦躁的收回手,她是有钱,但是又不是冤大头。

    不过几条命而已,一叠钞票救已经足够了,可是加了两叠这个贪心的人依旧不满足。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还要毫无止尽的加下去?

    可是这样只会让贪得无厌的人索求的更多,小公主心里对郁非鸢更加讨厌了起来。

    她善良,她可真善良,她是这个世上最善良的人了。

    别人有困难她都会帮忙,可是如今自己遇上了困难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还记得山脚下有条快要饿死的狗,是她给了他生命。

    可是那人不知感激,竟给她惹事,如今不过又死了一条命,居然还碰上了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是,她最善良了,她单纯可爱,所有人都应该喜欢她,所有人都应该对她好,但是你找她麻烦就是你的不对。

    她到现在都还只以为自己撞死的只有一个人,甚至觉得这个人死了没有什么。

    哦,对哦,她救了一个人一命,现在后悔了,所以就必须还她一命。

    现在,她已经道歉了,已经给钱了,可是对方还是觉得不够,真是个坏人。

    小公主十分任性,就觉得自己是应该高高在上的那种,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爽。

    她不爽,脾气就会变得很暴躁,然而被宠坏的小公主脾气何时好过?

    她把钱放在身后,放在身后悄悄是把红绳解了,以前她玩过这种游戏。

    大红的钞票飞舞在空中,形成一种美丽的画面,记得当时玩游戏的时候她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钱飞走了会去哪里。

    但是她知道,山上的风很大,钱一飞走很难再找回来,哼哼,谁让这个人贪得无厌的,反正她已经给了补偿,爱要不要呗。

    正在她这样想的时候,手突然被抓住,她吓了一跳,一看眼前的人,居然是郁非鸢。

    郁非鸢看着她,总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被堵住了一样,眼泪汪汪的看着廖沁儿。

    “你疯了!”廖沁儿再也忍受不了心里是那种厌恶之感,将郁非鸢推开。

    拿着不知道哪儿来的手帕使劲擦拭着刚刚郁非鸢擦过的地方。

    可不管是衣服上还是她的手,本应该白白净净的,在她眼里却像是沾染了巨大的污秽。

    “拿去!”她将手上的钱扔给郁非鸢,和之前想的一样,一大叠纸票砸在郁非鸢的脸上,立刻就被风吹走了。

    她扔掉手上的手帕,拿出另一块新的,继续擦拭自己的衣服还有手。那副炸毛的样子,跟刚刚高高在上的样子可有些差距。

    “……”郁非鸢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雪地里,她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单薄。

    面前的廖沁儿擦了很久,却始终不能让自己满意。

    她使劲的跺了跺脚,足以显示她是多么的烦躁,似是觉得终于擦干净了,她才拍了拍手,勉强接受了“不干净”的她自己。

    然而从始至终,其实她的身上也没有发生什么,郁非鸢虽然贫困,但是却也是很白净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肮脏。

    在然后,便是阮黎芫之前所看见的,那位小公主不耐的擦了擦手,一脸不屑的看着郁非鸢。

    “真是晦气!”小公主皱着一张小脸,转身就走,一直站在她身旁没有说话的司机立刻跟上她。

    “小小姐,我们不坐车吗?”

    “肮脏……晦气!回去就让父亲开除你!”

    i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