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17章 郁非鸢想干什么?
    而且这张图片一反常态,P图的痕迹清清楚楚,却让人找不到一点破绽。

    因为男人的脸打了马赛克,而郁非鸢的脸确是高清版。

    有人大胆的猜测,那个男人是某某某大牌导演。

    也有人猜测,郁非鸢的脸之所以这么高清,是扣的图。

    反正猜测不一,大家的态度也不一样。

    有支持郁非鸢的脑残粉,也有一言不合就骂郁非鸢的。

    然而事情的真相,大家都不知道。

    有大神把照片还原了,然而那个男人的脸依旧看不清,郁非鸢的脸除了变得没有那么高清以外,没有任何P过的痕迹。

    廖沁儿躲在角落里,拿着手机翻看着网上的评论,冷冷的笑了。她将那一百万全部投了进去,哪儿可能是那么简单可以破解的?

    更何况这张照片本来就是真实的,她让人故意把郁非鸢的脸P一下,提高了郁非鸢的辨识度,让人一眼便能认出她。

    这张照片本来就是真实的,让人一眼认出,就算技术再高的大神也没办法把照片上的人换成另一个人。

    这是陷害吗?对啊,她就是陷害,她就是讨厌郁非鸢怎么了?她才要曝光郁非鸢的“丑事”,有些时候,最了解你的人正好是你的敌人。

    当你的敌人手上有足够的证据的时候,对你的打击往往是致命的。而这样的人手中的证据,往往也是最让人信服的。

    廖沁儿模糊了纪裕的模样,一给了大众足够的想象空间,二也没有人郁非鸢从中得到好处,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就像江辰希说的一样,纪裕的恋情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大不了纪裕大大方方的承认,然后公然的给郁非鸢砸资源。

    到时候,大家能够说什么?人家纪裕才是真正的有钱,有权,人家要做什么,那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廖沁儿做事还是谨慎的,很明显,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想跟郁非鸢斗个鱼死网破,然而她的资本是远远比不过郁非鸢的。

    她恨不过,就因为郁非鸢勾搭上了纪裕,她重生一次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所以她才会不顾江辰希的劝诫做出这些事来。

    也许,那一百万就是上天送给她逆袭的资本,所以,她才敢这么一无所顾。和以前一样,网上的言论越来越多。

    然而当事人郁非鸢却根本不在乎,因为在国内闹得在凶,也不会影响她国外《凤凰》的发展。

    离她任务时间还有八天,而《凤凰》已经在国外开辟出一条新天地,大面积的宣传报道足以将《凤凰》推上位。

    阮黎芫现在正忙着“享受”生活呢,先把《凤凰》的热度炒够了,后面的事情才会没有那么麻烦,所以她是真的没有时间去管廖沁儿。

    她还得想办法把“叶如歌”往更高一层的方向发展呢,一步错步步错,即使是阮黎芫,在国外那么大的市场都不敢轻易疏忽。

    那一百万,是那间咖啡店使劲儿坑的江辰希的钱,却也没人知道,那间咖啡店是阮黎芫开的……

    还记得上一次阮黎芫去喝个奶茶,结果遇上来了江辰希,后来疑似被人跟踪然后迷路……

    咳咳,就因为这个黑历史,阮黎芫从此记恨上的那家店。

    她让纪大大收购了那间店,以纪大大对她的宠爱,那自然是要收购的。

    被坑了一百万,也是阮黎芫的主意,不过这一百万可是男主的,阮黎芫可不敢要!

    直接让人转去了廖沁儿的账户上,这样男主就算要恨也是恨这个收钱的不是?

    她只是想着这一百万元的去处了,却忘了廖沁儿现在一无所有。

    居然敢孤注一掷,将她的“丑闻”给爆出来?阮黎芫对网上的这些言论笑笑并不做回复。

    倒是廖家这边又出了动静,由于廖家破产,在抄财产的时候,发现了廖家涉黑的证据。

    涉黑?那可就不得了了啊,难怪之前廖父能够淡定从容的处理廖家破产的事情。

    要知道,做商人的最忌讳的就是涉黑,这已经不仅是商界的规矩,已经发展到一个国家的政治面貌了。

    政府严令打击涉黑,以前廖家是商业巨头的时候,没人敢动,如今成了这样,就算政府想帮,也帮不了他们了。

    廖家彻底被查抄,廖父被关进监狱,廖母气的得了重病倒在床上昏迷不醒,而廖沁儿唯一剩下的资本也没了。

    而廖沁儿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懵逼的。

    从廖家破产到现在,她都没有和自己父亲好好谈过一次话。

    廖父找她她就躲着,她只是接受不了自己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乞丐的事实。

    然而如果她稍微愿意和廖父谈一谈,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至少她不会用那一百万的钱把照片公布出去,至少纪裕本来已经放过了他们廖家。

    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再一次将廖家推入深渊……

    啊啊啊!廖沁儿,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啊?

    “砰砰砰!”廖沁儿一个人躲在小黑屋里,看见旁边的东西就是使劲儿砸。

    这间小黑屋是她唯一栖身的地方,里面的东西是她唯一能够用来发泄的。

    江辰希在一旁看着廖沁儿作,倒是没有说话。

    “发泄完了?”廖沁儿终于发泄完,江辰希这才不急不慢的开口。

    “现在满意了?”自己将自己推入火坑的感觉,就是廖沁儿现在这副模样。

    她明明有更大的资本去对付郁非鸢,却亲手毁了这些东西……

    “我警告过你。”江辰希抚了抚额,廖沁儿这副撒泼的样子……

    “是,这都是我自己的过错!所以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廖沁儿咬了咬牙。

    “对啊,我就是来看你笑话的,你知道在你蠢到无可救药的时候,人家已经爬到哪里了吗?”

    江辰希露出一抹恶劣的微笑,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居然全是《凤凰》的统计数据。

    “郁非鸢想干什么?”廖沁儿被上面的数字吓到,光是国外的订阅量都是上几十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