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九章 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
    在大街上逛了那么久,阮黎芫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女尊。

    清一色的女人,没有一个男的,就算有,要么上了八十岁被称为老“夫”人。

    要么就是六岁以下,甚至被抱在怀里的小屁孩……

    按照原主的记忆,男人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性歧视很严重啊!

    出去逛了一圈,没什么收获,阮黎芫只好灰溜溜的回府。

    一回府,就看见凤邶夜一脸酸溜溜的看着她,回头看了一眼她走之前点上的熏香。

    已经燃完了,原来她出去了那么久,凤邶夜在熏香的作用下都已经醒了……

    “小歌儿,你都去哪儿了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把我丢下?”

    凤邶夜坐在床上,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就连眸子闪闪的泪光都无比动人。

    妈的……阮黎芫心里吐槽,你敢不敢把床底下的糕点袋子藏起来在说话?

    “小夜儿,我觉得……”阮黎芫嘴角弯弯,学着凤邶夜喊的话。

    几天的相处,她并没有告诉凤邶夜自己的名字,但是这里是叶家,她是独女,一猜就能猜到。

    然而凤邶夜的名字是他为了“讨好”自己,主动说的,不过……呵,化名,烨邶……说实话,烨邶也是很好听的。

    但是化名夜北,其实更好分辨一点,凤邶夜以为她叫的小“烨”儿,但其实是小“夜”儿。两人对于彼此的身份,心知肚明。

    对于双方那琢磨不透的性子,也是了解的,但是大家都不说,在内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较量。

    凤邶夜,作为凤国太子,来凰国的目的不要太明显哦,既然他要玩,那么阮黎芫就陪他玩,看看到最后,谁能玩的过谁?

    “你觉得什么?”凤邶夜抬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阮黎芫,似乎眼里只有她。

    天地之间,只有两个人,在这狭小的房间里,气温瞬间上升。

    “我觉得……你这么喜欢我……”阮黎芫笑了笑,走近凤邶夜的身旁。

    凑近他,一只手抚着凤邶夜的下巴,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痞痞的气息。

    “不如你就献身给我?”阮黎芫慢慢的凑近他,似真的要做那街头恶霸。

    强占了凤邶夜这个“良家妇男”似的,凤邶夜也十分配合的脸红了红。

    “没想到,没想到……郎君还好这一口……”凤邶夜作势往后退了退,但是动作幅度不大。

    其实根本就没动好吗!欲拒还迎的范围你还没有达到啊boy!

    “对啊,我好的就是这一口,你要不要……”λ阮黎芫的眼睛瞄了瞄他的衣服。

    一只手撑着他的下巴,另一只手靠近他的胸口,把他的衣服扯开了一点点。

    “嗯……”偏偏,偏偏凤邶夜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还十分配合的低吟了一声!

    然后……叶琉推门而入,看见的,就是阮黎芫压在凤邶夜身上“强占”他的一幕。

    “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叶琉怒吼一声,守在门口的守卫也被吓了一跳。

    她感觉跑进来看了看,看见这一幕,也惊呆了。

    “……”阮黎芫心中一惊,连忙放开凤邶夜,母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的!

    “……”凤邶夜似乎也是一副被“抓包”,偷情被抓住的小媳妇模样。

    可是他眼底的狡黠,很明显的印证了,这是他算计好的!

    妈的!阮黎芫心里暗骂一声,她就应该想到,这个人被算计了,不会那样坐以待毙的……

    “啪!”的一声,大堂上,阮黎芫跪在地上,主位上的叶琉怒火冲天。

    旁边的凤邶夜,一脸悠然的坐在位子上,端着手里的茶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

    这时候,那压根没有见过一面的“夫侍”出现了,他一进来就跪在地上为阮黎芫求情。

    “家主,都怪妾身没有教育好歌儿,竟犯下如此混账之事,还请家主严罚!”

    叶家人向来专情,一旦认定,那便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叶家也只有叶如歌的夫侍,也就是现在跪在阮黎芫身旁,一袭浅绿色长衫。

    人虽已到了中年,但却保养的很好,并不像传闻中那副瘦弱的样子。

    但是他跪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可就是风一吹就倒弱不禁风的人。

    刚一进门,连看都不看阮黎芫一眼,直接认下阮黎芫的罪名。

    阮黎芫都要怀疑叶如歌是不是他亲生得了,叶如歌生病都不来看一眼,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居然这样对待?

    “宿主,你想多了,人家一个男人,在这性别歧视严重的年代,能不能出门都还是问题,人家怎么来看你?”

    “还有,你也不看看你尽干些什么事!人家凭什么对你好?居然还跳戏起纯真妇男了,你到底是多缺男人啊?”

    七宝冷不丁的冒出来怼阮黎芫一下,然后不等她回话,立马下线,七宝很怂,这是真的怂,遇上阮黎芫这样的宿主,不得不怂。

    他知道,如果在阮黎芫生气的当口上撞上去,你一定会死的很惨,如果等她消气了,你再出来,说不定她都忘了。

    所以七宝深谙这里面的门道,躲得远远的,让阮黎芫有气也没处发,而阮黎芫遇上叶琉,也是真的怂。

    她在一旁沉默着,也不为自己辩解,看着自己夫侍的眼神带着些乞求,希望他给自己求求情,然而父侍根本就不看她……

    看都不看她一眼,谁特么给你求情啊!阮黎芫内心绝望了,想想这母亲的臭脾气,可怜她什么都还没做啊!

    “只是家主……”父侍跪在地上,清凉的声音倒和他凉薄的性子有些不符,“歌儿的性子,你我都是清楚的,断然不会贸然做出这样的事。”

    “会不会这其中有什么误会?”父侍淡淡的开口,只是阮黎芫没想到,他接下来说的话,竟是在为自开脱。

    先把事情担下来,稳住叶琉,至少她不会大发脾气,然后慢慢的梳理事情的进过……

    好手段啊父侍大人!嘿,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原来你这么棒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