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十章 还有什么误会?!
    “这次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烨邶小公子在家里待的好好的,被这混账东西一下子给掳来我们家,还有什么误会?!”

    叶琉一看自己心爱的人也被惊动了,这件事她本没想闹那么大。

    却没想到消息传的那么快,幸好她已经即时阻止了消息的继续传播下去。

    只是欢儿的身子想来柔弱,还有病根在身,别看他自己没什么感觉,可是身体的情况叶琉却清楚的很。

    叶琉在心里心疼欢儿,欢儿便是父侍的名字,是母亲对他最亲切的称呼,只是她在心疼,也掩不住心里对叶如歌的失望。

    欢儿身子柔弱,生下叶如歌之后,便再也不能生孩子了,就连房事上面都要注意,叶如歌作为她的继承人。

    性子柔弱,整天就知道男人怎么怎么样,给男人讨回所谓的“地位”,好不容易放弃了这个念头,她又喜欢上了什么“将军”。

    她不知道那个人是皇族,这个情有可原,可是叶家和皇族的恩怨哪里是一两个字就能说清楚的?

    把她关起来,就是让她好好的反省反省,却没想到一次两次的闹事,打算挑战她这个家主的权威!

    先是想要翻墙出府,现在闹得更大,直接调戏妇男,而且都调戏到家里来了!你说这气不气?

    关键是这小公子不是旁人,正是皇族前几个月消失不见的小“群主”,皇族的人,她都敢招惹,你说这气不气?

    阮黎芫听着叶琉诉说事情的整件经过,她是调戏了凤邶夜不错,可是那是因为她被算计了!

    事实上,她还什么都没做,更不打算做什么好吗?

    只是凤邶夜,说好的凤国太子呢?怎么突然变成了皇族的“小群主”了?

    到底是她记忆混乱,还是七宝给的剧情错误,还是认错人了,还是什么鬼?

    阮黎芫的目光投向凤邶夜,他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阮黎芫彻底懵了,这都什么鬼?要翻天的节奏啊!

    “母亲,这里面真的有误会,烨邶公子是突然出现在女儿房中的,至于什么‘小郡主’,女儿全然不知。”

    不管怎样,阮黎芫还是要为自己赌一把的,不能全栽在凤邶夜的手里啊,更何况自己说的是事实!

    “是啊,家主,您难道忘了吗?小群主是前几个月才失踪的,那个时候歌儿正在……正在……这件事和歌儿没关系啊!”

    父侍给叶如歌找借口开脱,前几个月,正是原主追“将军”追的欢的时候,那个时候叶琉跟原主的关系闹得很僵。

    而且那个时候,叶琉为了打压叶如歌和“将军”,处处限制叶如歌,要说小群主失踪,跟她确实没有关系……只是……

    “哼!万一是她找到小群主之后,故意把小群主藏起来的呢?”叶琉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说出自己的猜想。

    也不管现在的场面如何,只是母亲,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想自己到女儿真的好吗?还有,那个所谓的“小群主”就坐在旁边。

    所谓家丑也不可外扬,你是想让皇族的人刻意嘲讽你,还是想把掳“皇族成员”的罪名给你女儿坐实了,好让女皇有理由将你满门抄斩?

    叶琉也不是没有思考过,凤邶夜好歹是“受害者”,这件事情和他有关,不管怎样都还是要让他在场的。

    皇族的小群主找到了,按理说是要先送回皇族的,只是如今的场面……

    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审理这件事,那到时候可就真的坐实了叶如歌的罪名。

    如果事情调查清楚了,在小群主面前,也许还能私了。

    如果公了的话,到时候后果如何可就说不定了……

    说到底她还是有私心的,这样即可以保住叶如歌还可以保住叶家。

    所以说,叶家人,不但专情,还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

    说起来要把叶如歌怎么怎么样,其实还是想要保她。

    “家主,歌儿的性子如何,您应该清楚,歌儿和妾身一样,身体娇弱,像这样的事情……”

    父侍清凉的语气传入耳中,他就是这样,即使是亲近之人,也是这样淡然的一面。

    父侍在像叶如歌求情,已是尽了最大的努力,阮黎芫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知道,这是原主的感受,原主从小被叶琉强迫着学这学哪儿的时候,父侍从来没有管过原主。

    就连两人见面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的,原主一直以为,父侍不爱她,所以原主对于男人,才会抱有异样的感觉。

    她才会想着,男女平等,这样以后,她也可以见到自己的父侍,好质问这人,到底为什么不爱她?

    这样的想法被掐断之后,原主也慢慢的沉默了,她就像上一世的郁非鸢一样,明明有父母,却感受不到父母亲的疼爱。

    后来碰上男主,原主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爱上他,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让她对男主有依赖罢了。

    阮黎芫沉默了片刻,终于她动了,看着叶琉,直了直身子,“母亲,孩儿自知罪孽深重,自请去翰学院重造,还请母亲成全。”

    翰学院,是以前叶如歌学习的地方,相当于叶如歌的母校,那里的教授对于叶如歌的教导可谓严酷无比。

    一听叶如歌要去韩学院,叶琉哪里还有脾气,她定定的看着阮黎芫,“你……你不是最不愿意回学校了吗?”

    “歌儿自知自己的行为已经罪不可恕,已经伤透了母亲的心,所以想要去学院赎罪,还请母亲成全。”

    阮黎芫低着头,说出的话确是斩钉截铁的样子,让叶琉看出她的决心,叶如歌在学院里的阴影,对于她来说却是没有的。

    她借着去学院的借口,打算脱身去边界找男主和女主,毕竟任务也是有时间的,她不可能等着男女主回来。

    “好,如果你决心已定,我也不拦你,那你去吧!”叶琉闭了闭眼睛,似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原主从小被她以“培养”的缘由送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