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章 你的这个巧克力是哪儿来的!
    “宿主,雾山的黑雾剧毒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确定真的要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找男女主,先不说你打不打的得赢别人,有没有命挨到那个时候也说不定……?”

    七宝系统一如既往的欠扁语气,但是说出的话却没来由的让阮黎芫心里一暖。

    毕竟这是人家第一次关心的说……关心?想多了想多了,这可是一个机器人,高人工智能,哪儿来的感情?哪儿来的关心?

    阮黎芫倒不是歧视人工智能,冰冷的机器,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是生硬的,况且七宝这个人确实很欠扁,让人没什么好感,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别闹了,我现在去边关不也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吗?反正都是找男女主麻烦,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是在质疑本宿主的能力?小心我向你上级投诉!”

    噫……七宝在内心不屑的吐槽了一下,难怪宿主现在这么狂,原来掌握了一种新技能——打小报告_,现在已经不是该思考宿主为什么会和七彩阁联系的问题,她是在挑衅系统权威好吗?

    就这样,向来不怕死的系统和阮黎芫是杠上了,从来都是看见欠扁的系统和宿主杠上,但是像它这么欠扁的还真没见过。

    就这性子,和以前的小七糖宝一点都不像好吗?如果阮黎芫能够选择的话,她自然是要以前那两只萌萌哒小宝贝,而不是如今这个死电脑!

    还是智能的电脑!仗着自己“智能”两个字简直没完了还。她听说过合体的过程中发生一点意外,数据被篡改可能导致产品的失误。

    七宝如今作为系统,说白了就是一个产品,产品的数据被破坏,性格被改变很正常,只是如今改变的太多了好吗?

    阮黎芫如果知道七宝就是小七和糖宝的话,她一定会呕死,什么时候自家的小萌物变成这样了?

    可惜,她不会知道,以前不知道,现在不知道,也许以后也不会知道,可就算不知道,她也好想弄死七宝……

    “咳咳,老大,黑雾剧毒已经开始了!”终于,在阮黎芫和七宝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外界一阵嘈杂的声音唤回了阮黎芫的思绪。

    这些山贼们一个比一个不安,明明一个个都是在死亡边缘走过的人,如今却是怕死的很。

    甚至有的人眼眶发红,一看就是黑雾剧毒的幻境起了作用。

    有的人在经历过死亡之后会更加勇敢,毫不畏惧,可是有的人不一样。

    正是因为尝过了死亡的恐惧,所以才不想要在尝试一次。

    这些山贼们就是这样的心理,恐惧,不安,茫然等情绪充斥了整个脑海。

    加速了幻境在她们脑海里形成画面的速度,所谓幻境,也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脑子里的细胞受到刺激,慢慢的转化成一个一个所熟知的画面。

    当恐惧到达一定程度,那便是让你更加恐惧的事情。当贪念形成,人就会变得迷失自我。

    这便是黑雾环境的作用,阮黎芫看了看周围,在来的几个山贼中,已经有两个受不住倒在了地上。

    这心理素质……实在不行啊,幻境就是要靠自身的毅力去控制,可是连两分钟都撑不过,你不被环境刺激死谁死?

    除了几个山贼,阮黎芫回头望了望自己带来的人,那几个雇佣的人倒是好一点,只是巧儿头上冒着汗,看样子是很辛苦。

    她一直自己憋着,阮黎芫看得出啦,这丫头的双手已经紧握成全,也幸亏手上没有指甲,否则她的手已经出血了。

    这丫头……宁愿自己憋着,也不说出来让她这个小姐担心,这样的心思,谁还能说出她不忠心?

    阮黎芫叹了口气,从自己背后悄悄摸出一小包口袋,从里面倒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喂进了巧儿的嘴里。

    巧儿刚开始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抗拒,小姐给她的东西,就算是毒药她也会吃下去,只是这颗药丸的味道怪怪的。

    有点苦,又稍带点甜味,她吃不来,但是也知道这个奇怪的东西不简单,咬了几口吞进肚子后回味过来,居然还有点好吃?

    只见阮黎芫又从小口袋里倒出几颗“药丸”,自己吃了几颗过后,分了几颗给他们雇佣的肉肉,一人一颗。

    人命,对于做过杀手的阮黎芫来说不算什么,但是经历过几个世界过后,她却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仁慈了。

    这几个雇佣来的人待会儿也许还要帮她对付男女主,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始终都是有利用价值的,所以阮黎芫,你只是为了利用他们……

    呵……阮黎芫,这样可不行啊,明明就是看不过去人家辛辛苦苦陪着你,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才给的解药,又为什么要让自己成为那样恶毒的人呢?

    心软,对于你的职业来说,是绝对要不得的……只是你现在,连自己都要开始骗了呢,承认吧,你已经不是你自己了……你也已经,迷失了自我……

    记忆回到过去,想想在以前,你冒着寒风,在那滂沱大雨中,干着最卑贱的活,做着最危险的事情,又有谁对你心软过?

    还记得那个晚上,你捡回来的铁剑突然发光,那里面显出来的场景,是你永远都不愿意回忆起的……那是一个令人心寒的夜晚……

    “冰……翎……”冰……翎……

    冰翎什么?你一直努力的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去想要听到黑暗里,那一个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声音到底在说什么……

    “一……”一?你似乎听到了一,可是一是什么?跟铁剑有关?跟剑灵空间有关?还是……和你自己有关?

    “喂,宿主,你敢不敢在解释一下,你的这个巧克力是哪儿来的!”七宝有点炸毛,不仅因为自己看不透阮黎芫,还因为她无视自己。

    它已经叫了阮黎芫六声,六声了啊喂!到底在想那个男人想的那么出神呢!宿主我告诉你,你这个样子被那人知道是会被打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