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八章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跟我……一起去地狱吧!”魔鬼的眼睛变成血红色,他的嘴张的更大,慢慢逼近童倪。

    “不……不要!”童倪害怕的哭了起来,即使经历过那么多世界,她依旧不能坚强起来。

    “吼!”魔鬼狂吼了一声,一下子加快了速度冲到童倪面前。

    “啊!”童倪尖叫了一声,反射性的拿手将自己挡住。

    可是还是躲不过魔鬼的攻击,她被无情的吞噬入腹,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

    ……

    ……

    我是谁?我在哪里?

    童倪慢慢的放下自己的手,周围依旧是黑暗的一片。

    而自己倒在地上,感觉到旁边湿濡濡的一片,原来那是一汪水潭。

    她爬过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火把,往水潭里照了照。

    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她幻象出来的,她依旧是那个山贼,依旧在那地道里。

    之前走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晕了过去。

    虽然很痛,可是没有魔鬼,没有白骨,没有蝙蝠,童倪心里舒了一口气。

    她慢慢的爬起来,周围除了水潭什么都没有,她得想办法出去才行。

    “哗”的一声……还没等童倪反应过来,那噩梦一般的笑声又传了过来。

    她一回头,看见那水潭中间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中间出现了一双眼睛。

    眼睛是血红色的,明明没有见过,她却觉得格外的熟悉……

    不,不对,她想起来了,当年的那个谋士死前看着她的那双眼睛,和这个一模一样……

    不,不要,不是我杀的你,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不要来找我!”童倪大喊了一声,此时,她也顾不得什么回去的事情了。

    这个魔鬼,一看就是来要她命的,还是抱住性命要紧。

    她转身往楼梯上跑去,一直跑一直跑,可是之前已经跑了很久,她已经跑不动了。

    身后的漩涡还没有消失,从中出现一直手,将她拉了回去……

    “啊!”就这样,童倪毫无防备的被拉进了漩涡,被拉进去之前,她甚至只来得及尖叫一声。

    吞噬了童倪之后,水潭恢复平静,就好像刚刚没有发生那样可怕的事一样。

    寒冷的夜,刺骨的风,周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还有那双猩红的眼睛……

    童倪觉得自己快要被弄疯了,她的满脑子里都回荡着那些东西……

    她的双眼紧闭,不想睁开,她没有办法睁开眼睛,一睁开,她就害怕看到那双眼睛……

    那一双可怕的眼睛,是魔鬼的眼睛,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喂,狗子,你还在干什么呢,赶紧起来了,别装死!”

    旁边似乎有人再叫她,狗子……狗子是谁?她是狗子吗?

    确认周围没有那魔鬼的存在,她才有勇气睁开眼,周围是很破旧的茅草屋,里面的摆设她居然是那样的熟悉。

    “狗子,你还在想什么呢,赶紧出去了,草马前几天不是失踪了吗?尸体已经找到了,我跟你讲blabla……”

    童倪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自己所得到的讯息,这个地方,依旧是她们之前的那个小村落。

    大家都很贫穷,所以住的也是一个屋,方便互相照顾。

    本来就是小村落,和外界没什么联系,大家都没有文化,起的名字也是一些比较简单的。

    她,不,应该说是她所寄居的身体叫“狗子”,狗子这个人老实的很,也是她比较熟悉的。

    然而她一听到刚刚说话的那个人嘴里的“草马”,心里一下子沉默了。

    草马……她原来做的那个山贼也是草马,如果说她的“尸体”被找到了,那岂不是证明她死了?

    不……她没死,她如今换了个人的身体,也就是说她穿越的事情依旧没有改变。

    而那草马……她只记得自己也被漩涡吞噬,可是如今被大家断定的死因确是被淹死在河中的。

    河中……呵,那漩涡可不就是水潭形成的吗?都是水,这里面的联系不用说也能够知道……

    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地墓的事情,不去想那谋士的事情。

    可是每到晚上,都会被那天的情景给下吓醒,慢慢的,这也成了她心中的梦魇。

    然而梦魇并不可怕,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习惯了山贼的生活,也没有常被噩梦吓醒。

    知道如今,村落里山贼们的文化慢慢的变高,她用回了自己的名字。

    却没想到遇上一个女人,不怕死的居然要去地墓!

    一想起地墓,她就想起当初的场景……当初那谋士的死相,让她不得不害怕。

    她不要去地墓,可是心底的回忆被勾起来,又有黑雾剧毒的作用,她再一次陷入了当年的困境。

    “女儿,我的女儿……”黑暗的空间中,一老妇人朝她走过来,二话不说的抱着她,嘴里神神叨叨的念叨着“女儿”。

    她害怕,她害怕又遇上上次“父亲”那样的场景,她毫不犹豫的推开了老妇人,慢慢的往后退。

    诺大的空间,她不知道往哪儿跑,诺大的空间,只有她和老妇人两个人,诺大的空间,竟是那样的幽静,那样的……可怕。

    “女儿,你不认妈妈了吗?”老妇人倒在地上,她已经很老了,手上和脸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皱纹。

    身体机能的老化,让她不能像童倪那样灵活,她倒在地上,根本就怕不起来,只能一脸心疼的看着童倪。

    也许是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觉得自己无路可退,童倪抱着鱼死网破的心理,跟老妇人杠了起来,她冷笑一声。

    “就你,还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美的农村人,你看看你自己,年老体衰,你配做我的母亲吗?”

    由于当惯了山贼,童倪说的话都是粗鲁的,再加上多年沉积下来的怨愤,让她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老妇人的身上。

    “倪倪,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是你的母亲,你是我的倪倪啊……为了等你回来,我受过多少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