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四十五章 哎呀!我说的不是这个!
    还在东张西望呢,就是说你啊!屏幕外的,要看空中飞人赶紧去交钱啊!不交不给看的哦!

    ……呸呸呸,她在干什么呢?她又不是杂技团的,干嘛干上了杂技团的活?脑子是有病吧!有病就赶紧去治,被耽误了。

    就算放弃治疗,也不要站在别人面前污染比尔的空气好吗?叶琳衣心里一阵吐槽,好半天她才想起“叶如歌”说自己“有病”的事情。

    嗯,根据她多年识人的经验,这个“叶如歌”确实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目测已经病入膏肓没办法救了……

    一想到这里,叶琳衣似乎很满足自己给“叶如歌”的异常行为找到了合力的借口,她也不自觉兴奋了起来。

    对手有病,便宜的可不是自己吗?

    至少,她叶琳衣是这么认为的。

    “咔嚓”的一声,耳边传来机关运转的声音,叶琳衣站在圆台上,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脚下有滚轮转动。

    她一晃神,只见凰齐钰长衣飘飘,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

    身在凰国,拥有寻常男子所没有的妩媚,而那媚中带着点英气,乍一看去,他仿佛就是那天地间的第一人。

    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似天仙一般从天而降,落在自己的跟前,一双柔嫩雪白的玉手朝她伸过来。

    就那一瞬间,叶琳衣觉得自己沦陷了;就那一瞬间,她抛去了自已以前对这人的偏见;就在那一瞬间,她想,要不这一世就这人好了……

    “想什么呢?”凰齐钰见她半天不动,抬了抬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叶琳衣的头,看似粗鲁,实则温柔细腻,融了她的心……

    “你刚刚打开了机关?”回过神来,叶琳衣用手遮了遮自己已经红透了的脸,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嗯,刚刚的气流比较强大,借着力我上去按了一下。”凰齐钰点了点头,他虽然武功好,可是却是背着别人偷偷学的。

    大家都知道,男人天生比女人力气大,为了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女人从小就要修习武功,这样才能保证凰国女尊的传统长久而不衰。

    而凰国对男子的要求不可谓不严,为了防止男子会武打压女子,通常对于武功这种东西,是绝对保密的。

    所以就算凰齐钰暗地里的势力再强大,他天赋再高,也仅仅修炼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平常的行动还好,遇上难一点的,就必须要借力,离出神入化还远着呢。

    至于这地墓里面全是密闭空间,空气不通,而气流产生的这个问题……借着抱叶琳衣的空隙,凰齐钰朝阮黎芫那个地方看了一眼。

    黝黑的眸子里再一次闪过一丝红色,表面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他已经表现出了很多异常,偏偏阮黎芫执着于瓜子,依旧没有发现。

    凰齐钰还有些纳闷,按照他对“叶如歌”的了解,这个人以前看见瓜子都是绕道跑的,什么时候这么喜欢了?

    不,凰齐钰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叶如歌”,她一直都喜欢嗑瓜子,有的时候嫌麻烦就吃的比较少,只是这并不能阻挡她对瓜子的爱。

    之所以绕道而跑,那只是因为那瓜子是他给的而已,要知道,“叶如歌”从不会吃“陌生人”的东西,不管是她如何喜欢的东西……

    陌生人?凰齐钰要是知道她当时的想法,怕是会忍不住想要掐死她的吧。陌生人?他要真的是陌生人就好了。

    至少那样……他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中的毒、中了魔障似的想着她,念着她。他也不会那么痛苦了……

    爱而不得,并不非要是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比如他。如果非要把痛苦分成十级,撕心裂肺是十级,无痛是零级的话。

    那么他现在的感觉,差不多就是零点几级,不痛不痒。但是这样的痛是持续的,它会让他无时无刻都会想起这种痛。

    无时无刻不被这种痛给折磨着,到最后习惯了这种感觉,它便成了一种执着,成了一种执念,爱便已经不是单纯的爱了,刻骨铭心。

    他,是凰齐钰……亦,不是凰齐钰……

    “那……阿夜我们赶紧上去吧。”脚下滚轮转动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出去的时刻很有可能就在这一瞬间,她们要先做好准备。

    “嗯。”凰齐钰点点头,看着叶琳衣的眼神多了一丝柔情。仿佛刚刚那个走神的人不是他,仿佛刚刚看阮黎芫的那个人也不是她。

    两个人拉着手,就等着头顶的天花板打开的时刻,也许天花板只会打开一点点,也许天花板只会打开一瞬间。

    所以她们不仅要提前做好准备,还要紧绷神经,一丝一毫都不可松懈,以免错过了逃出生天的最佳时机。

    可是不管脚底下的滚轮动静多么大,震的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头顶的天花板都没有任何响动。

    这倒让两人有点琢磨不透了。

    躲在旁边分好瓜子的阮黎芫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皱了皱眉,按理说男女主出现都是要发生大事情的才对。

    女主的金手指在这地墓里面,可是她们刚刚来的时候已经把地墓逛遍了,也没逛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地墓这么神秘自然不可能这么简单,所以机关什么的自然是避免不了的,如今“只打雷不下雨”是什么意思?

    “小歌儿,你……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童倪躲在阮黎芫身后,紧紧的揪着她的衣服,生怕下一秒她会跑了似的。

    “听见了啊!轰轰轰轰!”阮黎芫磕着瓜子,并且还很有修养的将瓜子壳包起来扔在空间里面发塑料口袋里。

    “哎呀!我说的不是这个!”童倪拍了一下阮黎芫,刚刚她“轰轰轰轰”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作势要吃了自己。

    差点让她当真以为是那个魔鬼回来找她了,可是一回过神来,她这么厉害,要吃自己的话何必等到现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