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童倪说话依旧是没有一丝的遮掩,由于几人隔得远,中间还有遮挡物,所以她的事情凰齐钰她们是一无所知的。

    但是叶琳衣她们就不一样了,动静那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在做什么似的,听得她都听不下去了,虐狗也不是这样虐的啊……

    “刚刚发生了点意外,打扰了恩人,真的不好意思。”叶琳衣将凰齐钰发衣服穿好,虽然衣服依旧有点凌乱,好歹比“没穿”好。

    是她……太心急了,没有顾忌周全,所以这一次她自己检讨自己,就算童倪的话说的比较难听,她也没有在意。

    至于“单身狗”一词,她虽然是穿书者,但是也没接触过这个词,她们那个年代还没有网络这种东西,小说都是纸质的。

    虽然她觉得单身狗这个词比较新奇,但她也能理解单身狗的意思,再加上童倪说话向来稀奇古怪,甚至没有把她往“穿越”的方向去想。

    “这位姑娘,你之前确实救过我们的份上,之前的那次并没有和你计较,但是救命之恩并不代表你可以随意‘侮辱’我们,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叶琳衣不跟童倪计较,可不代表凰齐钰不会,他本来就对童倪不满,更何况童倪这次说的可不止叶琳衣一个人,连他都一带“侮辱”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算他听不懂童倪话里的意思,也听不懂“单身狗”的意思,但是她肯定是在骂自己,那他也就是这么反驳了!嗯,兄弟,没毛病!

    “咄咄逼人?我?你有什么资本让我对你咄咄逼人?”童倪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也难怪小歌儿和他们有矛盾了。

    不仅是这女人有毛病,而且病的不轻,就连这男的也不差分毫,也太自恋了吧,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我当然……”不过是一个山贼而已吗?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就算女子为尊,他皇子的身份也能压死她好吗?

    凰齐钰还想说什么,差点忘了自己是隐瞒身份出来的了,幸好叶琳衣及时的阻止了凰齐钰接下来要说的话。

    “好了!阿钰……”叶琳衣拍了拍凰齐钰的背试图让他平息一下怒火,努力维持好自己“白莲花”的形象。

    “恩人,不管怎样,你都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现在被困在地墓中,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和平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母亲是个伟人,她常年奔波在外,记得有一次她出去的时候被困在密室中,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才逃脱出来。”

    “从那以后她诚心研究密室机关,终于研究出了经验,通过那些所得的经验,她做了很多优秀的事情。”

    几人之间虽已有了交集,但是除了叶琳衣她们能够通过衣着猜出童倪的身份以外,童倪对叶琳衣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这几人“不普通”上面。

    为了隐藏身份,为了给接下来她要说的事做铺垫,她只说了母亲是个伟大的人物,没有说她是将军。

    奔波在外是指她母亲常年征战沙场的时候,被困密室就是因为出征时遭了埋伏,幸好她聪明逃了出来。

    后来她母亲确实研究过机关的这种东西,不过为时不久,他也确实用这不久的时间里所学到的东西设下埋伏。

    在跟凤国对战的时候,这些陷阱也确实起了作用,打了几场十分漂亮的仗,成为凰国史上为数不多被记载入册的战役。

    叶琳衣的养母是个真正的伪女子,只可惜后来丧命于战场,不然她还可以继续为凰国带来效益。

    她母亲死了,但是头衔没有被削,依旧是振国大将军,有母亲的这个头衔在,叶琳衣在军队受到了优待。

    而这些东西主剧情里自然是不会提到的,叶琳衣,女主嘛,只需要安静的享受光环就好了,至于光环来历的这种事情便自动忽略好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叶琳衣借用自己母亲的这个故事,巧妙的让自己接下来的话变得名正言顺。

    “后来,母亲跟我提过关于密室的事情,虽然情况跟我们现在的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

    “你试一试?那你之前怎么不早说?”童倪继续抱着胸,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看着叶琳衣的眼神充满了质疑。

    “之前和阿钰一起掉下这里之后,便遭到攻击,直接和前面的“心脏”开战了,后来我们俩一直昏迷不醒。”

    “醒来之后又遇上那种事情,一时间自然想不起来。不过不过刚刚发生意外的时候,我的脑袋突然间开了窍!”

    之前机关被触动,她们就直接掉下了这里,可能这里是麸鬼最“脆弱”的地方,所以他设下了陷阱。

    一旦有人闯入,那颗活的“心脏”便会开始自动攻击入侵者,而她和凰齐钰自然也不例外,为了自保好不容易联手给“心脏”造成了重击。

    却没想到“心脏”在遭受重击之后,居然发射了更厉害的伤害回来,她们一时不注意便中了计,被击晕倒在地上。

    这种事情,虽然是说给童倪听得,可是准确性一定要高,不然凰齐钰一定能够察觉出来不对劲。

    如果连和她“一伙”的人都骗不过,她又怎么欺骗童倪这个外人?更何况谎言的准确率高一点,还不容易被人揭穿。

    “意思就是你现在知道出去的办法咯?那赶紧的吧,你们还欠我一顿饭呢!”童倪有点兴奋,催了催衣,倒不是真想吃那一顿饭。

    只是她并不觉得叶琳衣额话是真的,故意挑衅而已。就算是真的,那能够出去自然也是好事啊,她自然更加兴奋。

    “出去倒是不难,只不过……”叶琳衣说话顿了顿,似是有点为难,“我的能力有限,一次只能带三个人出去,我和阿钰就已经有两个人了……”

    “而恩人你们也有两个人,所以……所以……”叶琳衣的眼神有点恍惚,似是觉得有点对不起童倪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