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九十三章 可这一次也算是我第一次出远门……
    慢慢踱步走到宫廷内部,金碧辉煌,还有一些闪闪发光的珠宝,长廊如带,迂回曲折,屋檐高挑,像鸟喙一样在半空飞啄每一面墙壁上都用镀金钿木装饰。

    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若没有专人指引,第一次站在这高达十米的奢侈地方,迟早会迷路。

    更何况阮黎芫还是个实打实的路痴呢?几人一路行走,每格五步就有一名身形高大的侍卫披着铠甲屹立在那里,宛如一座座雕像。

    这样严肃而庄严的气魄,更是让人感觉到压抑。而这也就意味着,越往前走,女皇的“监视”也就越来越多,母女俩再也没有找到机会说过话。

    一直到见到女皇,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和女皇之间看似在闲散唠嗑聊家常,可是暗处里波涛汹涌的杀气也不得不让她们警惕。

    也就是说,叶琉从头到尾都还没有弄懂阮黎芫口中那句“相信我”是什么意思,阮黎芫也没找到机会解释啊……

    “后来母亲传消息让我调头去雾山谈生意,毕竟当时京城的事很多,母亲一个人忙不过来,身边的人更少如此,能够想到的就只有我。”

    回忆结束,画面再一次转到宫内大殿上,叶琉到底还是没有去打断阮黎芫的“胡说八道”,作为叶家家主,优柔寡断一直不是她的性格。

    可是她现在除了沉默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转头再看看阮黎芫,这是她一个人的show time,很明显,她说内容跟事实上完全不符。

    不过没关系,既然女皇都说了现在没什么证据,那这些事情还不是任由她一个人去胡编乱造?更何况叶琳衣不也是这么干的?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在雾山的时候明明已经尽力隐藏自己的身份,还是被叶琳衣认出来了。

    不过看起来她似乎没有想起童倪的事情,要不然这个人“凭空消失”,而她突然大家提出来的话那她还真不好解释。

    等等,按照叶琳衣的性子,她逮着任何一个有用的机会都是不会放过的,而童倪的事情觉得会成为她接下来设计套路的bug。

    如果她连这种事情都不说的话,那才是真正的不太合理啊……到底是她不想说,还是她根本说不出来?难道……

    叶琳衣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自己一回想起雾山的事情,孬子里就会一片空白,可是如果不刻意的去想,她又能记起雾山的全部。

    只是这段记忆当然和她亲自经历的不太一样,她更是不知道麸鬼,不知道童倪的事情,她又怎么会说得出来呢?

    当然,不仅叶琳衣如此,凰齐钰对雾山也是同样的不知所以,智商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为何会这样呢?

    “是的,没错,你猜对了,她失忆了。”而系统空间中,早已经被七宝设定好的程序自动回答阮黎芫。

    七宝虽然也是机器,但是毕竟融合了两个灵魂,和普通的机器多多少少还是有的区别的,而早先被设定好的程序更是显得冷冰冰的了。

    阮黎芫皱了皱眉,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七宝……这家伙又不在啊,去哪儿了呢?只是单纯下线吗?

    罢了罢了,七宝现在虽说是在为她服务,但到底不是她的私有物品,而他也只告诉了叶琳衣失忆的事实,却也没有说原因……

    只不过……不管叶琳衣失忆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失去的只是部分记忆,但就算如此,知道她失忆之后,那事情可就好办的多了……

    “由于我们是第一次去雾山,所以在雾山小镇的时候差点迷路,没办法,我们只能被迫↑雾山绕到而行。”

    “中途发生了一点意外,我们遇上了山贼,可怕的是当时我与我的侍女巧儿她们走散了,掉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后来我才知道那地方原来叫做地墓,并且在那地方遇见了夜将军,当然,在那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夜将军,更是没有见过三皇子。”

    “歌儿也知道,在外界传闻中歌儿一直是不着边际的一个人,但是歌儿好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

    “且不说我对三皇子仅仅是仰慕之情没有私心,就是我真的倾心于他,我也不可能为了一个男人放着整个夜家不管不是?”

    “我也敢以叶家的整个名誉发誓,叶如歌绝对没有私自擅闯边境,更没有去过管道,甚至没有见过封王。”

    “如果说,夜将军……”阮黎芫抬起头,看向旁边都叶琳衣,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似乎是在质问这她。

    “虽然这么问的话显得冒昧了一些,但是夜将军,我虽没有打过仗,但我也知道,作为领将,如果在自己参与都战役中由于自己的原因失败是要负极大责任的。”

    “而在半年前的那几场战役之中你不仅连败……”阮黎芫的语气拖得有点长,似是在讽刺着叶琳衣,“纵使你有悔过之意,可你现如今这么咄咄逼人是什么意思?”

    “像你之前所说的一样,如果没有丝毫证据轻易判下你的罪名那你坚决不认,我也知道,被人误会的滋味并不好受,更何况是要被人强加这么大一条罪名。”

    “可是将心比心,在这样严肃又众目睽睽的场景之下,可你却是明目张胆的……当然,现在没有线索,我们也没办法探讨我们俩的话到底谁真谁假。”

    “可正因为没有证据,您一口咬定了整件事都是我的责任,如果是真的我也倒认了,只是我一个常年住在京城未离开一步的姑娘,资历尚浅,涉世未深。”

    “如果我真的要达到您描绘画面里的那样做到那些计划,那我肯定要深思很久才行。可这一次也算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我又不像将军您一样深谋远虑,我又哪里来的能力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