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九十四章 夜将军不会脑袋是迷糊了吧?
    “能力?如果说叶小姐的能力尚浅的话那叶小姐未必太过自谦了吧。”叶琳衣驳回了叶如歌的话,不愧是女主,一下子就可以找到事情的关键点,然后逐个击破。

    “就像你说的,叶府属于京城大户,而叶小姐作为叶家的继承人,那能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就算令母对叶小姐太过偏爱,甚至叶小姐直到现在才独自出远门。”

    “那如果叶小姐没有自保的能力的话,令母大人也不会放心的不是吗?”叶琳衣嘴角扯出一抹和阮黎芫一模一样的笑容,开启互怼模式的两个人气势不相上下。

    这种时候,不管是拼人、拼钱、凭实力、拼势力都是没有用的,只有真正的哪家`有理才会是哪家强了啊……所以首先气场上绝对不能弱了下来。

    而叶家、夜家之间的斗争,不管是女皇还是那几个在场的大臣都是喜闻乐见的,毕竟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她们两家斗得越厉害,收益的只会是在旁边观看的人啊……

    “虽说琳衣一直在边关打仗,但是对于叶家这位传奇小姐的信息可是听过不少的,虽然不会武,但是您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以说,‘天才’这个词便是为叶小姐量身定做的。”

    “在雾山的时候叶小姐明明和琳衣一起被困于地墓之中,可是叶小姐居然还能隔空为叶家促成一笔生意,据说叶家雾山小镇现在的发展那是越来越快,显然有占据整个雾山的……”

    叶琳衣说话的时候余光看了一眼女皇,显然是有所顾忌似的。坐在高高在上皇位的那人随意摆了摆了手,明明听到这个“不好”的消息心情非常不爽,但还是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众所周知,叶家对商业这一方面有独门的见解,而叶家所到的地方不管是有多么贫瘠都能很快发展起来,而作为继承人的叶小姐更是如此,据说她们已经快要垄断了整个雾山的经济。”

    “要知道,凰国现如今大量的经济来源都来自雾山,如果叶家独自垄断了雾山,那么凰国几乎会有大半商业陷入瘫痪之中……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叶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呢……”

    “是啊。”纵使叶琳衣这么赤裸裸的挑拨皇族与叶家的关系,可是阮黎芫依旧不在意,毕竟皇族跟叶家一直都是剑拔弩张,不过这样一来,叶家的处境会更加的危险。

    出于安全考虑,叶如歌还是不得不朝女皇拱了拱手,尊敬地说道:“回女皇陛下,事实上,雾山的事情是早年先祖去雾山侦查地形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谋划了的。”

    “雾山地处边境,资源丰厚,靠近水源,除了雾山本身的不利环境以外,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如果利用的好的话将会解决边境长年以来缺粮短水的情况,为战事提供便利。”

    “只是雾山的难题一直没办法解决,从先祖们那一代开始一直到如今,都没办法真正的实现那样的愿望,直到半年前,母亲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说到有办法解决这件事了。”

    “母亲当时激动的紧,恨不得能够长上一对翅膀飞去雾山,然而京城的事情实在忙不过身来,所以便派了我去,这也就是我刚刚所说的地方。”

    “而我到达雾山之后,并未见到那所谓的神秘发信人,再到后来我们在雾山上遇上山贼,那群山贼为人憨厚老实,身家清白,不仅如此,她们体格健魄,并且就住在雾山附近。”

    “虽然不是雾山小镇,但是这些山贼常年为了生计奔波在雾山之中,不仅熟知雾山地形,甚至对雾山毒雾颇为了解,大大增加了我们获取雾山资源的可能性。”

    “当时我们跟山贼们谈判几乎已经成功,却没想到我误入了陷阱,当时情况紧迫,我不得不让巧儿先和山贼们离开雾山,而后我一直待在地墓里。”

    “可能有人会问,雾山如此凶险,又是毒烟又是迷雾的,我为何能够全身而退,事实上地墓之下可以隔绝雾山的毒雾,而我也侥幸的捡回了一条命。”

    “不!你胡说,地墓下面明明更危险,我记得那下面不仅有无数的机关,甚至还有,还有……”叶琳衣的记忆发生了一点错乱,她明明记得当时陷入了一片困境,可是如今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脑海里的场景是一片模糊,眼前似乎有一团黑影在质问这她要不要一起做个交易,可是……可是那交易的内容,还有那团黑影的样子,甚至所发生的一切她似乎忘得一干二净。

    突然,脑子里一阵剧痛,有一道白光从脑海里呼啸而过,而她都记忆很快被一片空白所代替,一片空白……只有在她昏迷的时候,记忆才会是空白的,难道说……

    难道说,那什么交易,那一团黑影,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都是她昏迷期间所做的一场梦?可是那梦的感觉如此的真实,甚至连受伤都感觉都是那么的清晰……

    “夜将军不会脑袋是迷糊了吧?虽然雾山和地墓都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但是那下面确实没什么危险,况且那些找到我们的人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啊!”

    “难道说……夜将军虽然人和我们在一起,可是经历的事情却不一样?但那种情况一般来说都是幻觉,夜将军不会真的被迷惑了吧?”阮黎芫开口,言语十分轻佻,倒像是开玩笑。

    不过这个玩笑开的,把叶琳衣刚想静下心来去好好回忆心思打断,并且把那段真实的记忆直接说成了幻觉,这倒让她想要继续追究下去都不是办法,叶琳衣恼怒的很。

    不过叶琳衣恼怒,阮黎芫倒是开心的很,明明以前十分喜欢男女主,做梦都想和男女主站在一起,如今却也不知道从哪里染上了一种专门整蛊男女主的病。

    不过……看见女主不开心,便是她最大的开心,似乎对于她来说,突然染上这种病也不是什么坏事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