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16章 团结齐心,一致对外
    “这样做有一样好处——就算夜家其中一脉被人算计倒下,可未伤及夜家根本,那么就还能卷土重来。就算女皇利用完了夜家,认为如今凤国对凰国的威胁不是那么大了,再加上夜家如今功高震主,想要收回那些兵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除此之外,兵权分散,夜家也就没有表面上的那么风光了,外界之人若想对付夜家,摸不透夜家的真正实力,也不敢轻易动手。夜家众脉又团结齐心,一致对外,完全达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境界,实在令人头疼。若真的想要对付夜家,除了女皇株连九族的圣旨……”

    说到这里,阮黎芫冷笑了一声,夜家祖祖辈辈加起来的智商当真不是盖的,能够想出这样的方法,除了他们还能有谁?就像之前说的一样,夜家虽然没有像叶家那样和皇族结下契约,可这么多年以来夜家早已深得民心,再加上她们身上的多年积累下来的那些功勋。

    且不说皇族不能无缘无故的伤害夜家,就算犯了事,夜家身上的那么多免死金牌也能够降低惩罚,不足以让女皇下达那“株连九族”的命令。就算真的株连九族,夜家的兵权分散过来分散过去,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将兵权分到外族那些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的身上?

    就算是要逐个排查,夜家兵权那么多,谁又知道会不会在稍有不慎的情况下有漏掉的?俗话说得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叶琳衣那个有心机的在京城给自己留了那么多条后路,等到所有的风头过去之后她依旧能够轻而易举的东山再起不是吗?

    阮黎芫不缺钱,叶家更不缺钱,更何况还有凤邶夜这个最强助力,要什么没有,根本不需要找叶琳衣要什么。不过是因为手上捏着叶琳衣的把柄不说出来心里不舒服罢了。事实上,激怒叶琳衣与否,都和前面所说的时机成熟与不成熟有关。

    接下来的计划,无非就是铲除夜家。时机成熟,说的就是她已经准备好了这个新计划中的所有事宜,激怒叶琳衣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让她开始行动,等着皇族与夜家鹬蚌相争的时候,然后自己将计就计。等叶琳衣逼宫快成功的时候,再给她致命的一击。

    夜家,毕竟是那样大的夜家,虽然兵权分散,外人没办法一次性就将其铲除。但如果夜家要反叛,就必须着急所有拥有兵权的将军统一意见,这就有点像现代的“董事会”。只有统一意见,召集所有兵力,夜家才能达到真正的巅峰时期。

    在分散时期,各个拥有兵力的将军也就是现代的“股东”们兵力的攻击力和数量都不一样。而反叛不是小事,一旦做了就不允许失败,为了增大成功率,不管兵权的多少,大家都会将其倾注在里面。这倒有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感觉了。

    毕竟一旦大家都聚拢在在一起,也就是说兵权分散的优点没有了,而所有的缺点也就跟着暴露了出来,一旦出现差错,整个夜家也就跟着覆灭。而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更加证明了大家不能遇到任何障碍。所以阮黎芫要想整垮夜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旦所有事情开始,就没有任何收回的权利;一旦有一计划改变,那么要改变的就是整个过程;一旦这事失败,那么整件事也就得跟着失败;一旦整件事都失败,那么……到最后的这后果,不是谁都能承担的起的。

    阮黎芫已经布置好了所有的计划,而这些计划和叶家无关,怎么着也牵扯不到叶家。而她一个人,本来就一无所有,就算失败了,大不了就是回到从前一样罢了。但是夜家可不一样,所以这一局,是夜家也她之间的斗争。

    就算夜家再不谨慎,想必叶琳衣也不敢打这个堵。当然,现在看来还是叶琳衣占上风的,毕竟所有计划的开始都是在她的控制之下。而阮黎芫虽然已经打点好了一切,可她这边到底还是有时机不成熟的地方。

    毕竟就算夜家倒了,皇族就更不足以为惧了,只是如果把那个位子空出来之后,又要推谁坐上那个位子呢?也就是说,如果大家连人选的这一方面还没被搞定,若连登位的人都没准备还,那么就算皇位抢过来了,又有什么用?什么?你说阮黎芫?

    emmm……她如果对那个位子感兴趣的话,她就直接动手抢了,何必费这么大劲去计算这儿计算那儿的?关键是她这么懒得人,连思考问题都不愿意,又何谈治理国家?更何况她这个只适合暴力解决问题的人,要让她做皇帝,还是明君,那还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拆了?

    一切不过是为了叶如歌所谓的愿望。偏偏叶如歌的愿望,简直就像是为阮黎芫量身定做的一样,怕什么来什么。她,为了完成任务,也只能委屈一下,满足叶如歌的愿望,但她不会坐上那个皇位,所以只能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阮黎芫虽然不能登位,但在她的身边有那么多人,随便拉一个都可以。但事实上,不管出于任何原因,由叶琉担任,那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只是叶琉这个人,在商业方面圆滑的很,可一碰上女皇的这件事,就变得愚木起来。明明女皇已经开始对叶家动手,明明叶家已经处于危险之中,可在她的眼里,当年的那份契约竟是那样的重要。

    阮黎芫已经不止一次向她暗示过这件事,可是每一次都因为叶琉的原因不欢而散。这样的叶琉,说的好听是重信重义,但其实就是愚忠,而她自己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一点。

    要想劝她争夺皇位,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更何况对她来说这个皇位来的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等到最后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便可以直接登基,根本不需要她亲自动手去做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