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133章 小歌儿……你这是要杀了我吗?
    阮黎芫看着巧儿明媚的笑容,心里不知道涌上一股什么什么样的滋味,眼里闪烁着一丝泪花,难受的说不出话来,等她反应过来,巧儿的身影已经化为一个小点——她已经走都很远了……

    “巧儿!注意安全啊……”由于隔得太远,阮黎芫也不知道她听不听得见,可是现在要拉巧儿回来的话,那……身边的这个人怎么办?好不容易才让她忘了这个“假”巧儿的存在……

    “芫……小歌儿……”凤邶夜一瞬间还不太明白,阮黎芫为什么要把巧儿骗走。而且还是那种一时半会儿绝对回不来的那种。可是看见阮黎芫的这副模样,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刚刚为了不被巧儿发现,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凤邶夜一直低着头,并且一直没有说话,任由阮黎芫将他摆弄,可是如今一抬头,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差点,差点……就把她的真实名字说了出来。

    阮黎芫抿了抿唇,不说话,目光一直随着巧儿走向远方,直到再也看不见巧儿的身影,她也没有将目光转移……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一直从巧儿离开到现在,她的右眼都在突突突的跳没有听过。

    她总觉得,巧儿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即使觉得巧儿有危险,即使害怕巧儿遇上危险,她也还是没有阻止巧儿但离开……而那个人,如果不是手上拿着笨重的熏香但话,现在一定是十分开心的蹦蹦跳跳离开的吧……

    “小歌儿……小歌儿……”耳边传来凤邶夜的声音,阮黎芫突然回过神来,看向自己身边的人。刚刚还不觉得,可是为什么她现在突然发现凤邶夜的脸被无限放大,近在眼前,只要一不小心,就能触碰到似的。

    而他的衣服,由于刚刚为了蒙蔽巧儿,被阮黎芫故意扯开了一点点。隔着衣服还是少女一般的身材,可是衣服一被扒开,属于男人专属的温厚胸膛便显了出来。男人,一直都比女人健壮,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凤国如此,凰国亦是如此。只是男人一直被压制,所以才会看起来比女人弱。而凤邶夜,不仅是凤国太子,又拥有自己另外的思想,自然不会被凰国的女权给洗脑了。而阮黎芫使用的是叶如歌的身体。

    叶如歌本来就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女人,没有其他女人健壮。如今和凤邶夜对比起来,更是衬托出两人之间的差距。就连她身材娇小的缺点,也被无限的放大了开来……由于两人隔得太近,鼻翼之间,似乎都是对方的味道……

    空气升温,就连刚刚桥呃呃忘记关上的房门也无声无息的被拉了上来,是风将它吹关的吗?不,那是凤邶夜的内力,原来,凤邶夜已经修炼到了可以随意使用内力的境地……

    “碰!”的一声,只见凤邶夜的脑袋撞上床边上,只一瞬间,他的脑袋后面便出现了一个包,可见他撞得是多么的厉害,可见那个下手的人是多么的狠心,说白了,就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小歌儿……你这是要杀了我吗?”凤邶夜委屈巴巴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向阮黎芫的眼神颇带了一种被人养了很久的宠物突然有一天知道自己要死亡之时的感觉。

    “闭嘴!”阮黎芫坐在床的另一头,目光早已从门那边移到了另外的方向,可是她心里在想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只是看她的眼神,便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俗话说得好,这世间最厉害的读心术,便是能够读懂一个人眼神。就算一个人掩饰的在好,也总juice有那么一瞬间的破绽会漏出,就看你懂不懂得抓住它了。

    而凤邶夜被吼了,他委屈巴巴的看着阮黎芫,不说话。阮黎芫亦是什么都没说,可是他却能从阮黎芫的眼神之中看见她的心疼,也许,是对巧儿的心疼,也许……是其他的。

    “……”凤邶夜张了张嘴,似要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他想要说的话却又被换了一个味道。而这样的话,似乎不适合现在说出来,所以他硬生生的把自己想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凤邶夜……”阮黎芫靠坐在床边,她的眼到处瞅瞅,不知道她那温柔的目光最终会停留在何处,不过她的眼里,终于不再是那种复杂的感情了,而是……

    “疼吗?”阮黎芫顿了一下,眼里的复杂消失的一干二净,她骗过头来看了看凤邶夜,突然反常的摸了摸他脑袋上的包,凤邶夜被她摸得不知所措,只得装装可怜点点头。

    “疼你还来找打?”阮黎芫心里没来由的一股气,反正尽往凤邶夜身上撒去了,她使了使劲儿捏了捏凤邶夜头上的包,直疼的凤邶夜哇哇的大叫,却又不敢还手。

    “疼疼疼疼!”凤邶夜秉着要把‘怂’这个词发扬光大的原则,也不介意多喊几声,反正面前的人又不是外人不是?“那……那啥……媳妇,你能不能轻点儿,真的很疼诶!”

    “疼?现在知道疼了!那你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来,还打扮成巧儿但样子,那个时候你就没想过你会有现在的情况?”阮黎芫皱了皱眉,“还有,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媳妇?”

    “媳……小歌儿啊……咱有话能不能好好说?真的很疼诶!”凤邶夜强忍着疼痛,虽然这种程度的疼痛对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脑袋上的疼痛,真的让他说不出话来啊喂!

    “……”阮黎芫不说话,只是在凤邶夜头上按着得手不觉的收了几分力道,但一想起刚刚巧儿的场景,她也就不想就这么放过面前的这个家伙,所以手上的力度虽然减了,但她的手却依旧没有收回来。

    “你说……你来到底是干什么?”阮黎芫凑近了凤邶夜的耳朵,周身散发出一种压迫感,似是那寒冷的冬天吹来一阵阵凉风,“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我可坚决不会放过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