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七章 不知管家可否代劳一下?
    此刻的大夫瞬间有种想哭的感觉,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上管家的话。俗话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她虽不是出家人,可是作为大夫,要为病人负责,自然也不能撒谎,可是如今……这也许是她第一次,也绝对是最一次撒谎了吧!

    “是吗?”阮黎芫挑了挑眉,显然是不相信这两人的话,但看着大夫的眼神瞬间变得柔和起来,一副十分好说话的样子,她笑了笑,“和我说话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吃人不是?”

    “回小姐的话,小的……小的不紧张……”大夫表示,自己只是想早点回自己的诊所,如果早一点回去也就没有如今的这么多事了不是?这什么叶小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可外界到底为什么将她传的那么不堪?

    “是吗?那你不紧张的话,你又为何全身发抖?”阮黎芫撇了撇大夫,只见她双腿发抖,软的不行,就连额头都开始冒着丝丝细汗,那模样简直滑稽极了。很明显,既然这大夫被管家拖下了“水”,那阮黎芫便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更何况她现在心情不好,要是那么容易就放过她,岂不是一笔很亏的买卖?她阮黎芫不会做生意没错,可是像这种会吃亏的事情她可绝对不干!前面就已经说过了,她这个暴脾气,一旦惹起来确实不好收场啊……

    #昕昕:mmp,你这都要是不会做生意,那为什么前年我借你的钱你到现在都还能记住?#

    #阮黎芫:(白眼)有关钱的事,就算我在不会算计,我也能记得清楚啊!对了,你不提醒我还忘了,你啥时候还钱?#

    #昕昕:就你……还不会算计?那我真是呵呵了……(嘴里小声楠楠道,但一想起自己借的钱……)#

    #阮黎芫:(看见昕昕准备逃走的身影)喂,你又要跑了,给我回来!你就不能有一次不怂的吗?#

    #昕昕:(理直气壮)不能!谁让你还借高利贷来着,反正我还不起,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阮黎芫:……(愣了一会儿,随即便果断撩起袖子)来来来,#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送你一程!#

    #昕昕(泪奔):……芫芫大大,我错了……#

    “我……我……”没事的……没事的,叶家小姐虽然看起来恐怖,但她确实很温柔……虽然大夫在心里一直劝解自己,但她越是这么想,可她却更紧张,就连全身也抖动的更加厉害了,可以说是全程泪奔ing……

    “我我我,我什么?连话都说不清楚……是不是母亲根本没有病,而是你们这些下人在这里危言耸听?还是说你们觉得本小姐很好骗,所以才敢像如今这样胆大妄为?哼!我倒想知道,到底到底谁给你们的权利,才敢让你们这么明目张胆!”

    “小姐,您真的不能进去啊!”阮黎芫说着说着就要往里屋里闯去,还好管家反应及时,连忙将她拦了下来,不然家主额度秘密……就要被知道了……“恕老奴不敬,只是家主确实已经歇下了,绝没有欺骗小姐之心,还请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管家!”看着大夫之前的那个样子,阮黎芫瞬间想起了刚刚一瞬间被自己遗忘的叶琉。在看了看挡在自己面前的管家,“管家啊,是不是最近在叶家掌权越来越多了,连我这个小姐都不放在眼里了?为难你?难道你觉得本小姐想去看看母亲,便是为难你吗?”

    “小姐啊……话可不能这样说啊……家主的事情确实是她亲自吩咐下来的,老奴只是按命令行事而已。更何况家主一直以来都奔波劳苦,好不容易有了时间可以休息,难道小姐真的忍心要吵醒家主吗?”管家依旧拦在阮黎芫面前,丝毫不肯退让。

    “……”阮黎芫这下子没话了。说起来,如果叶琉真的在休息,那她确实不忍心去打扰。只是叶琉在里面昏迷不醒,隔着一面墙她都能感受到叶琉脸上的苍白。说实话,她现在真的不会做什么,只是进去看看叶琉的情况而已……难道这都不被允许吗?

    可她这一次,不是以女儿的身份去看叶琉,不是以叶如歌的身份去看叶琉,而是以一个医者的身份……虽然古代没有先进的仪器,但作为医圣,她就算没有专门学习古代的把脉技术,但对于人体的脉象还是十分清楚的,只要她能够接触叶琉。

    就算只有一瞬间,她也可以知道叶琉到底得了什么病;就算只有一瞬间,她也可以在有限的医疗技术下想出治疗的办法!医圣的名号自然是名不虚传的,只是现在管家不让她进去,她又不可能傻乎乎的告诉别人自己会医……看样子,就算心里不愿,也不得不软下声了……

    “管家啊……你说得对,母亲既已歇息,那我便不该缠着她不放。刚刚冲撞了您是我的不对,还希望您不要介意。”管家对于叶家来说,虽然只是奴,但她的年纪可以算是叶如歌的老前辈了,对她尊重一些也并没有是那么,更没有主仆不分的情况。

    “额……小姐……咳咳,小姐此言说笑了,老奴倒是受不起啊……”只是刚刚还寒气逼人的小姐,突然对自己笑脸相迎,管家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小姐都在笑,自己总不可能苦着个脸给她看吧,只好也绷着个笑脸,看着阮黎芫。

    “管家啊,刚刚其实是我有事急着见母亲,所以说话也急了些。不过你能不介意那是最好了,不过既然母亲在歇息,那我也不打扰了,不过我这里有一封刚刚写好的信,想要交给母亲,不知管家可否代劳一下?”阮黎芫从袖中摸出一封包装完好的信笺,递给管家。

    “既然是小姐的请求,那老奴又怎么可以推辞呢?虽然不知道家主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不过老奴一定会将信笺收好,等家主醒来之后第一时间交给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