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八章 就算是用眼泪逼……她也绝对要逼管家就位!
    可她这一次,不是以女儿的身份去看叶琉,不是以叶如歌的身份去看叶琉,而是以一个医者的身份……虽然古代没有先进的仪器,但作为医圣,她就算没有专门学习古代的把脉技术,但对于人体的脉象还是十分清楚的,只要她能够接触叶琉。

    就算只有一瞬间,她也可以知道叶琉到底得了什么病;就算只有一瞬间,她也可以在有限的医疗技术下想出治疗的办法!医圣的名号自然是名不虚传的,只是现在管家不让她进去,她又不可能傻乎乎的告诉别人自己会医……看样子,就算心里不愿,也不得不软下声了……

    “管家啊……你说得对,母亲既已歇息,那我便不该缠着她不放。刚刚冲撞了您是我的不对,还希望您不要介意。”管家对于叶家来说,虽然只是奴,但她的年纪可以算是叶如歌的老前辈了,对她尊重一些也并没有是那么,更没有主仆不分的情况。

    “额……小姐……咳咳,小姐此言说笑了,老奴倒是受不起啊……”只是刚刚还寒气逼人的小姐,突然对自己笑脸相迎,管家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小姐都在笑,自己总不可能苦着个脸给她看吧,只好也绷着个笑脸,看着阮黎芫。

    “管家啊,刚刚其实是我有事急着见母亲,所以说话也急了些。不过你能不介意那是最好了,不过既然母亲在歇息,那我也不打扰了,不过我这里有一封刚刚写好的信,想要交给母亲,不知管家可否代劳一下?”阮黎芫从袖中摸出一封包装完好的信笺,递给管家。

    “既然是小姐的请求,那老奴又怎么可以推辞呢?虽然不知道家主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不过老奴一定会将信笺收好,等家主醒来之后第一时间交给她……”管家笑着伸出手,想要从阮黎芫手中结接过信,谁料她的手还没接触到信笺,阮黎芫的手就缩了回去。

    “哎呀!管家大人啊,我突然想起来这封信的内容,必须要亲手交给母亲才行啊……要不你让我进去,我把信放在她身边马上就出来,绝对不会打扰她,如何?”阮黎芫把玩着手上的信封,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仿佛里面真的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内容似的。

    可只有她知道,这信笺不过是之前她准备拿来写其他内容的。既然是准备拿来写,那就说明还没有写。而这里面,看起来用信封包装的十分晚好,却只有她知道,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是空的信笺罢了,她当然不能让管家看见这封信的内容。

    之所以拿出这这封信,说到底也不过是用来见叶琉的一个幌子罢了。要是被管家知道信里是空的,那还不得知道她的意图了?当然,这封信最后更是不能到达叶琉的手中,万一叶琉真的醒了,莫名其妙嗯就看见一封空白的信,那阮黎芫就尴尬了啊喂……

    “这……”管家眼睁睁看着阮黎芫将信收了回去,觉得一脸懵逼,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阮黎芫实在耍她emmm……可是人家无缘无故耍自己干什么?就算她真的是在耍自己,她一个下人又能说些什么?

    只是对于阮黎芫的要求,她又觉得自己为难了,毕竟家主的情况……万一小姐一进去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可如果不让小姐进去,看小姐的样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可真是一件难题啊……

    “怎么了?管家,这都不行吗?我只是去放一下信件,又不会做其他什么,如果连这都不让我……”阮黎芫埋了埋头,看起来十分伤心的样子,仿佛之前那个逼得管家和大夫不知所措的那个人不是她一般,前后对比真的是……

    “不……小姐……”管家实在看不下去阮黎芫这个样子,这样的她,瞬间让管家觉得自己看见了以前的那个小姐……以前那个小姐虽好,但是性子却十分任性,而且根本没有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样子,时时让家主头疼。

    而如今的小姐,虽然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可是如今的她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至少也不会让家主那么烦心了。而且小姐能够早日操持叶家事物,家主也能早日得到真正的空闲,是身体也不会一天比一天差了。

    就算是她们这些下人,看着小姐一步步的改变,一步步的成长,心里也觉得十分安慰。而如今……管家如果小姐又变回了以前那样,那她自然是受不了小姐的软磨硬泡,会答应小姐的要求,可是如果小姐真的变回去……

    “真的不可以吗?”阮黎芫眼泪汪汪的看着管家,她知道,叶如歌不仅对于叶琉来说是软肋,这些下人一个都受不了叶如歌的眼泪。毕竟身处凰国,女人掉眼泪像什么话?所以为了尽量迁就叶如歌,这些下人也算是尽了一番心思。

    只是叶如歌的性子并不坏,却被她们这些人给宠的不像话。明明是一个好好的苗子,偏偏被宠出了公主病。要不是A在死之前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认真悔过,并且留下除了“皇位”以外还不算太过分的愿望。

    不然就她这暴脾气,早就“”撸起袖子走人了!谁还特么等得到这种时候,受这些委屈?

    “不……其实也不是不行啦……”被叶如歌眼泪熏陶惯了,管家还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却没想到,好久没有见到这眼泪,如今一看见,居然是那么的怀念,还是那么的无法让人拒绝啊……mmp,怀念个屁,拒绝个屁!管家表示,自己的心好累!

    “管家……你说,需要我怎么做,只要能把信交给母亲,要我做什么都愿意!”阮黎芫眼里依旧含着眼泪,似是要死抓住管家的这个名门似的。

    就算是用眼泪逼……她也绝对要逼管家就位!呸呸呸,是就犯!对,一定要逼管家就犯!她就不信,她今天还见不着叶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