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九章 母亲到底还让不让我们见了?
    “真的不可以吗?”阮黎芫眼泪汪汪的看着管家,她知道,叶如歌不仅对于叶琉来说是软肋,这些下人一个都受不了叶如歌的眼泪“。毕竟身处凰国,女人掉眼泪像什么话?所以为了尽量迁就叶如歌,这些下人也算是尽了一番心思。

    只是叶如歌的性子并不坏,却被她们这些人给宠的不像话。明明是一个好好的苗子,偏偏被宠出了公主病。要不是A在死之前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认真悔过,并且留下除了“皇位”以外还不算太过分的愿望。

    不然就她这暴脾气,早就“”撸起袖子走人了!谁还特么等得到这种时候,受这些委屈?

    “不……其实也不是不行啦……”被叶如歌眼泪熏陶惯了,管家还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却没想到,好久没有见到这眼泪,如今一看见,居然是那么的怀念,还是那么的无法让人拒绝啊……mmp,怀念个屁,拒绝个屁!管家表示,自己的心好累!

    “管家……你说,需要我怎么做,只要能把信交给母亲,要我做什么都愿意!”阮黎芫眼里依旧含着眼泪,似是要死抓住管家的这个名门似的。

    就算是用眼泪逼……她也绝对要逼管家就位!呸呸呸,是就犯!对,一定要逼管家就犯!她就不信,她今天还见不着叶琉了!

    “这……”即使阮黎芫的‘杀手锏’已经放出来了,可是管家依旧不怎么放心,毕竟叶琉之事乃叶家大事……管家看了看阮黎芫身后的大夫一眼,不停的跟大夫使着眼色,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

    隔着阮黎芫,也要跟身后的大夫传话,要是换作阮黎芫以前的脾气,早就给这两位骂起来了。可是现在她就算是看见,她也得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毕竟这两位只有商量好了,才能决定她到底能不能去看叶琉不是?

    当然,作为她,还是有点私心的。她可以对这两位在容忍一次,但如果她们还是不同意的话……那可就别怪她硬闯了,虽然现在这种情况,并不适合将脸皮撕破,更不适合将事情做的太绝,可她相信,管家大人这么好……

    阮黎芫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漫无目的似的看着周围的摆设,而管家和大夫趁着这个机会,赶紧交流了一下信息。很明显,家主的那个样子,管家并不确定小姐会不会一眼就看出不对劲。或者说会不会家主突然醒过来……

    醒过来都还算好的,毕竟家主没有继续昏睡,作为下人的她也不用过于担心了。况且家主反应那么快,应该能够轻松的蒙混过去。最怕的就是房里有之前为家主擦伤用的药,而且还有那么浓重的药味,想不被发现都难啊……

    “让她进去……”大夫在阮黎芫身后比着小动作,她的面部表情并不丰富,所以也只能比小动作,指了指里屋的门,示意阮黎芫完全可以进去。要知道,叶琉身上的伤虽然都不重,但是伤的面积十分大。

    所以涂药也就涂的多了点,味道也就重了点。而且叶琉脸色苍白,休息了那么久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这样?管家心里的忧虑完全是有必要的,只是叶琉用的药是她的,叶琉也是她治疗的。如果说叶琉会半途醒过来,那完全不可能。

    她倒不是在诅咒叶琉,只不过叶琉现在的状况,不昏个几个时辰绝对醒不过来。而她用的药虽然味道大,但是十分温和,而且里屋通风性非常好,药味到现在早就散了。至于叶琉脸色苍白的问题……

    按照管家说的,她反应那么快,完全可以编个理由糊弄过去。只要让阮黎芫进去,然后驱除掉她内心的怀疑,那她肯定会走。而送走了这位大神之后,她们也算是过了危险期,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不是?

    大夫心里想的倒是挺周到的,只是她的动作太明显,就连“巧儿”也能看见,更别说阮黎芫了。“巧儿”状作不经意的往大夫那里撇了撇,然后看向阮黎芫,似是要提醒她一些什么。只是阮黎芫不说话,也是往自己使着眼色……

    心里思量了了一番,“巧儿”倒是能够懂得阮黎芫的意思了,请了清嗓子,她往大夫那边看去:“咳咳,这位大夫,你在干什么呢?抽风了还是怎么的,若你实在不舒服……哦,不对,你自己就是大夫啊,要不要给自己看一看?”

    “我……”大夫被巧儿点名,愣了一下,赶紧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也不知道管家有没有懂自己的意思,但看着‘巧儿’脸上的笑容,心里慎得慌,赶紧拱了拱手,“作为大夫,自己的身体自己当然清楚,还多谢姑娘关心。”

    “大夫,看你的样子并不是什么小毛病啊……若是不方便,我们这些人回避便是,何苦为难自己呢?”‘巧儿’开了口,轻声笑了一下,似是并没有将大夫的辩解放在心上。

    “诶!巧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为人医者便应该受人尊敬,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大夫呢?”阮黎芫撇了撇嘴,严厉的指责了‘巧儿’一番,直至巧儿认了错,她才罢休。

    趁着众人不注意,她悄悄给‘巧儿’比了个大拇指,是夸赞的意思。不过大拇指的时间不长,她很快便将目光移向管家,开口道,“不知道大人考虑的怎么样了呢?母亲到底还让不让我们见了?”

    “让!为什么不让!”管家笑了笑,虽然之前大夫做小动作时候,她并没有理解到大夫所要表达的意思。不过有了巧儿和阮黎芫的打岔。

    虽然时间很短,但也足够让她去消化消化了,而她这次放人倒是放的爽快,毕竟人家‘专业人士’都发了话,那她在拦着也没意思不是?

    就这样,阮黎芫终于走近了里屋,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叶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狗皮膏药’的味道,她皱了皱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