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 第二十三章 你要怎么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
    也许七宝会觉得这样的她不好,也许周围的人都会不适应这样的她。就连她自己,也不知不觉变得不敢接受……可是那又如何?就像前面说的一样,感情又不能当饭吃,为什么要感情?从小没有体会过情感的她,又为什么要因为这些低贱的情感而改变自己?

    她就是她,不一样的她,只有这样的她才像她不是吗?像那种没有理智,只有所谓感情的她,不仅不能保护她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反而还会害了更多的人……那些所谓的改变,不过是那些掺杂了五味杂陈的感情而已,那些感情甚至会绕乱她对事物的判断,那还要来干什么?

    “……”七宝看着阮黎芫,突然觉得,现在的阮黎芫气场和刚刚的完全不一样,它是不是错了?不应该来看阮黎芫,更不应该说这些话,不然阮黎芫也许还是那个亲切的她……可是,想阮黎芫说的那样,情感这种东西是给人拖后腿的最大主谋。

    若他们想早点完成任务,就必须抛弃这种没必要的情感,而只有那样,才能早点脱离这个虚幻的世界,才能……七宝撇了撇嘴,心里有点难受,主上用这个方法复活小主子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那便是历练,不仅是对人生的阅历,还有心性都需要被磨练。

    以前的小主上和阮黎芫完全不一样。如果阮黎芫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心态指不定以后她复活了会不会出差错。到时候所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只是到时候的场景,又会不会是主上所希望看到的那样呢?

    “照你的意思,救叶琉只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叶琉死了,你在弄点手脚,将责任推脱到叶琳衣或者凰齐钰的身上,你的目的依旧可以实现,又何必要为叶琉解毒,还要那么麻烦的去找那下毒之人?”

    七宝赌气似的说了这么一句,它是真的希望阮黎芫能够变得亲切一些。毕竟那样心狠手辣的阮黎芫是它所惹不起的,而且谁也猜测不到,会不会有一天,它也出个什么意外,而为了利益的阮黎芫,又会利用怎样的手段?

    它不想做人棋子,也不想被人利用,到最后棋盘散了,或者它没有利用价值了,就只能被人无情的抛弃;被人抛弃的下场怎么样,不用说也知道。它更不希望的是——它做棋子,而阮黎芫是那执棋之人……

    那就算是釜底抽薪也不能挽回的事情,难道真的需要冷漠与狠辣才能解决吗?它不觉得这样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难道情感这个东西,真的就那么没用吗?如果情感真的那么卑贱,那么这个世界又为何有那么多真情?

    “哦?那你的意思是,叶琉我们不救了,反正叶如歌也已经是个死人,她的感受我看也不需要顾忌。而叶琉死掉之后,我们只需要完成任务,就可以再去另一个世界,对于这边的留恋神的,完全不需要是吗?”

    “我……我才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曲解我的意思!”七宝听见阮黎芫说出这样的话,立刻跟阮黎芫急了眼。这个阮黎芫,平常看起来还挺好的,一到关键时刻就知道开玩笑!一点都不正经简直太气人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阮黎芫收回笑容,看着七宝,她自然知道七宝到底想表达什么,可是她到底是不能让七宝如愿的,所以也只能装装傻。更何况七宝这么可爱,偶尔让她想起当初的小七和糖宝,逗弄一下也挺不错……

    “哼!”七宝叉着腰,表示着它心中的不满,可它知道,在阮黎芫面前,偶尔发发小脾气就够了,如果不识好歹惹她生气,到时候可不是如今这么简单……七宝放下手,将汞中毒的资料给阮黎芫掉了出来。

    瞬间,一个诺大的屏幕出现在阮黎芫面前,虽然她是医生,但是像水银中毒的这种案例还真没碰到过。毕竟水银是剧毒,要么沾染上就直接毙命,要么慢性中毒太深,直到濒临死亡都没有察觉自己的病情。

    况且水银中毒一般都不在她的研究范围之内,虽然对汞这种东西还算了解,但是她着实没有处理过汞中毒事件。况且在这医学条件有限的地方,就算她医术再高,要根据现有条件研究一种新的解毒方法还是需要时间的。

    而且虽然来了凤凰大陆这么久,但她之前都在对付女主,倒是对凤凰大陆的药物还没有完全熟悉,所以如今只有借助七宝提供的资料来进行分析,找到对叶琉身体损害最小的一种方式来进行解毒。

    事实上,就算为了让叶琉替她接任皇位,但要想说服那个冥顽不化的叶琉,还不如重新找人来代替呢。实在没必要去解毒之类的,更何况就算叶琉病好了,以她的倔强程度,还不一定会答应呢。

    嘴上说叶琉即使死了也和她无关,可是却白费心思的想要去救叶琉。这就像她之前明明说要忘了那些人一样,可是现如今还是忍不住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她阮黎芫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芫芫啊,你说……叶如歌这个人,除了对经商有点头脑之外,对于其他的一窍不通,而且她的性子和你完全不一样,更别说医术了,你要是找到治愈叶琉的方法呢,你要怎么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由安排……”阮黎芫笑了笑,只要找到了方法,那么要实施起来自然是不难的,难的是既要将这件事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又要让这背后主谋察觉她们的计划有所败露,并且只有这背后主谋知道……

    这就和之前阮黎芫给叶琳衣下的局有点像了。毕竟敌在明我在暗,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而如果先激怒那背后之人,引她们自己落入网中,那样倒是会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