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懒,其实并不是真正对世界的绝望,毕竟按照她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若是对社会不满,她早就用尽一切手段去摧毁这样的社会。可是她没有……

    她就算有着反社会倾向,可是并不是整个社会都欠着她什么。这里有那么多的真情与美好,有那么多的繁华等着她,她又为何要将亲手将这些断送?

    师父曾经说过,他是那么的喜欢这个世界。既然他喜欢,那么她愿意将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呈现于他面前,无怨无悔。当然,这是在阮黎芫还没有对任旭尧失望的前提下才会这么做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能够对自己讨厌的东西多以包容,那么她,便是能够委以重任之人。她虽然将公司关闭,可是她将自己的医院越做越大,真正的去以救人为己任,实现医者仁心。

    而作为杀手,她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去执行过任务了。就算有时候手痒想杀人,她也会强行忍住。若是实在忍不住,她才会接那么一次杀手的任务,仅仅一次而已。

    这也正是她如今变得格外“温柔”的原因之一吧——离杀戮愈遥远,她便会变得愈来愈不擅长杀戮,而她,也会愈来愈不喜欢杀戮,不习惯杀戮,从此,变得愈加温和。

    纪裕对她有信心,认为她一定能够通过自己,来处理好有关“裕如”的所有事情。又因为她的性子向来都是十分坚强的,当他走后,她更不会因为悲伤而出现什么萎靡不振的情况的吧……

    毕竟她对他……到现在为止,都不是那么的喜欢,既然不喜欢,他对她来说就相当于陌生人。一个陌生人而已,谁又会为谁的消失,谁的死亡而过度悲伤呢?

    这句话说的十分心酸。而他纪裕,把未来的道路一点点给阮黎芫铺平的同时,处理的更多的——依旧是有关阮黎芫的事情,那些在他看来对芫芫好的事情。

    如同任旭尧一样,他要离开了,却不能突然的离开,他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一个能够说服她的理由,一个……能够让她相信,并且绝对不会起疑的理由……

    车祸什么的来的更加突然,疾病什么的在她这个神医面前又未免显得过于苍白。其他的任何意外、包括一切人为可能造成的事故,都是不可行的一个反感。

    也许就算没有任何理由,阮黎芫也不会起疑可是他知道如果一声不坑就离开的话,以她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的。而他,亦不能让这种事情有发生的机会。

    只是他真的很难找出一个那样合适的理由。

    七宝曾经想过一个办法,那就是复制一个人替他做纪裕。替他看着阮黎芫,替他照顾阮黎芫,替他为阮黎芫扫平一切障碍,替他……

    复制人也算是七彩阁的高科技产品之一了,能力自然不亚于他这个本体。可是说到底,复制的人,没有情感,始终……是有缺陷的。

    更何况阮黎芫那样的人,只要有一点不对劲都会怀疑的人,又怎么骗过她呢?

    话又说回来,他是一个小气的人,任何一个人靠近她,他都会吃醋,尽管那是自己的克隆人。

    由于这些各种各样的原因,他放弃了七宝的这个提议,但是自己却陷入了困境之中。

    有些时候他半夜睡不着觉,心里甚至忘了摆渡人的存在,一直想着如果这是天意的安排,那么他是不是可以不用离开?

    可笑的是,当梦醒十分,他最终回到现实。而现实生活中,让他离开的人便是那可以主宰世界的人,他,是永远不能逃脱的。

    如同之前说的那样,即使下一次还能再见,但那已经是新的一个世界。而纪裕,亦或是以前的任旭尧,郗溟夜,都只有一个……

    每一次的分别,都是每一次的死亡……

    “Boss,外商的人来了。”小秘书在门外敲了敲,算是通知了纪裕。她知道纪裕已经听到了,所以她也不在逗留,转身离开做自己的事去了。

    Boss的性子就是这样,谁也摸不透,似乎除了经常来公司的那个叫做郁非鸢的人意外,从未有过其他的任何女人出入办公室。

    就算不得已出入,也只能停留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一旦超过五分钟,不管是不是紧急重要的事情,Boss都会赶人。

    所以外界才会有Boss不近女色的传言,有这样的老板在,公司里的女精英都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把所有的事情全部简练,如果需要详细说明的全部做成资料,直接递给纪裕,而其他的事情五分钟之内一定能够说完。

    纪裕一般只管事情的结果,而那些人也就只汇报结果,这样下来的好处,就是减少了工作期间的摩擦,加快公司的运转,使得“裕如”集团获得比其他公司更胜一筹的优势,从而更快的垄断经济市场,成为国内巨头。

    不得不说,纪裕的经商头脑非常的大,明明是自己不喜欢那些女人,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和那些女人很亲密,更不不喜欢让阮黎芫吃醋,却不经意间把公司发展了起来。

    如果一件事是这样,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成效,那如果事事都这样呢?在纪裕手底下工作的,痛并快乐着,因为这样的boss,实在让人捉摸不透,给了她们无数的压力。

    但是裕如集团给人的报酬是寻常公司的十倍二十倍。这样的诱惑,和压力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这也就是为什么纪裕明明那么可怕,依旧有人挤破脑袋想要进裕如的原因。

    而此时,他已经到了会客室,与那些外商谈完了合作的事情,外商,就是外国的商人,纪裕的眼光非常独特,而这次来的外商全是他精挑细选的。

    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纪裕连这些外商的兴趣爱好都一一清楚,还有什么是搞不定的呢?这次外商来的目的没有其他。

    她懒,其实并不是真正对世界的绝望,毕竟按照她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若是对社会不满,她早就用尽一切手段去摧毁这样的社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